三、察勘三峡坝址

 




  一九五四年长江大水,通过运用荆江分洪工程减缓了灾情,但仍有耕地4755万亩受淹,受灾人口达1880万人,死亡33000多人,京广铁路不能正常运行达百日之久。周恩来说:“讲起一九五四年长江洪水,大家总有点谈虎色变,总是希望快一点进行长江的根治。”另一方面,周恩来号召:“为充分利用五亿四千万瓩的水力资源和建设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远大目标而奋斗。”周恩来把三峡工程看成长江防洪与水电建设的重点工程。“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毛泽东则以诗的形式肯定了治理、开发长江的战略重点在三峡。
  一九五八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三月五日,为研究治理长江规划、察勘与选择三峡工程坝址,周恩来偕同李富春、李先念带领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有关省的负责人以及中苏专家、工程技术人员100余人,从武汉溯江而上,进行实地考察。这是一次规模大、时间长、影响深远的实地考察。
  二月二十六日,周恩来、李富春、李先念等从北京坐火车到达汉口大智门车站。晚上,他们登上江峡号客轮,开始西上。
  二月二十七日,周恩来在船上主持讨论了汉江流域规划和丹江口工程。
  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周恩来冒着鹅毛大雪,视察荆江大堤,在堤上认真听取了林一山等关于“万里长江,险在荆江”的现场介绍。他赞成林一山等人的看法:只有修建三峡大坝,迎头拦蓄调节汛期上游来的洪水(占中游洪水来量的70%),才能从根本上防止洪水可能产生的大灾难。他又指出,在三峡大坝没有修建之前,必须重视加高培厚江堤和分洪工程等治标工作;有了三峡大坝,也还要修堤防汛。下午,周恩来到沙市同荆江地委负责人座谈治理荆江和加固荆江大堤问题。在沙市逗留约1小时后,复乘江峡轮西上。
  三月一日上午,周恩来率队考察了萨凡奇提出的南津关坝址。他踏着青石板路,攀上南津关制高点,观看了三游洞和地质工作者打的斜钻孔,了解了溶洞情况。下午,周恩来率队考察了三斗坪坝址。他在中堡岛一个土台上摊开设计图纸,听取李镇南总工程师汇报三峡枢纽布置及施工方案,实地对照研究了工程设计方案。在了解地质勘测工作,观看地质钻探岩蕊时,周恩来还取了一截花岗岩蕊准备带到北京。
  三月二日上午,周恩来在船上主持开会,苏联专家组长德米特利也夫斯基汇报了三峡水利枢纽建设的技术、造价、工程期限问题;对南津关和三斗坪两个坝址的优劣作了客观的分析、比较;认为建设三峡大坝的综合效益是肯定的,技术上是有把握的。下午,周恩来和大家一起游览了巫峡。
  三月三日,周恩来在船上主持讨论,要求大家敞开思想,各抒己见。不仅观点对立的林一山和李锐畅谈了各自的主张,而且王任重、张劲夫、阎红彦、刘西尧、李葆华、刘澜波、钱正英、李镇南以及苏联专家也都发表了意见。讨论会结束时已是深夜。
  三月五日,周恩来60岁生日是在狮子滩水电站度过的。狮子滩水电站是“一五”计划期间建成投产的,当时被誉为“新中国水电建设中先开的第一朵鲜花”。为了验证狮子滩水电站的工程质量,周恩来没用任何防护用品,查看了设置在50多米高的堆石坝底部长一公里多的廊道。从廊道出来,他查看了水轮发电机组,向有关人员询问了发电机运行情况与发电量。辞别之前,他为狮子滩水电站题词:“为综合利用四川水力资源树立榜样,为全面发展四川经济开辟道路。”
  三月六日上午,周恩来在重庆主持讨论《总结纪要》(即为中央文件写的草稿)。下午,他为三峡现场会作了总结讲话。他一方面肯定有关方面在三峡工程研究上有成绩,一方面指出“争论也是必要的”。“不争论哪会有这样多的材料回答各个方面提出的问题?”“在今后工作中,还允许有反对的意见,这是我们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三峡是千年大计,对问题只发展一面,很容易走到片面,为三峡搞得更好,还是可以争论的。”对于以三峡为主体的长江流域规划,周恩来提出了“统一规划,全面发展,适当分工,分期进行”的十六字原则;指出要解决好远景与近期、干流与支流、上中下游、大中小型工程以及水火电等“相济”关系;强调在三峡工程未兴建之前,防洪要加紧进行,要防止等待三峡工程和以为有了三峡工程就万事大吉的思想。这次讲话集中了各方面积极有益的意见,既肯定了修建三峡工程的必要性,又指出了要防止片面看待三峡工程的错误,是三峡工程决策中的一份重要文献。
  三月八日至二十六日,中共中央在成都召开工作会议。二十三日,周恩来在大组会上作了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报告。此前,周恩来还向毛泽东作了口头汇报。会议讨论并同意周恩来的报告。形成了《中共中央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意见》的文件,四月五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予以批准。文件指出:“从国家长远的经济发展和技术条件两个方面考虑,三峡水利枢纽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但是最后下决心确定修建及何时开始修建,要待各个重要方面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之后,才能作出决定。”
  周恩来负责长江流域规划,赞成把三峡工程作为长江流域规划的主体工程,但反对三峡工程在经济、技术等条件不具备、时机不恰当的情况下草率上马。周恩来建议先搞丹江口工程。一九五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周恩来主持的北戴河长江会议同意丹江口水利枢纽上马。一九五八年九月一日,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正式动工兴建。这个决策既避免了“二五”计划期间贸然上三峡工程的风险,又为三峡工程建设开辟了前进的道路。



 
 

2007/09/10

三、察勘三峡坝址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