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修建葛洲坝水利枢纽

 




  一九六九年,丹江口水利枢纽拦洪并开始发电后,长江流域继续兴建大型水电站面临着三个选择:开发长江支流清江隔河岩,装机容量60万至100万千瓦;开发三峡下游的航运梯级葛洲坝,装机容量200万千瓦以上;开发三峡,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以上。一九六九年六月,毛泽东到武汉,张体学提出要开始修三峡大坝,毛泽东泼了“冷水”。十月,毛泽东在武汉,曾思玉等再次提议修三峡大坝。毛泽东说:“目前备战时期不宜作此想”。
  一九七○年,毛泽东、周恩来支持了武汉军区和湖北省提出的先建葛洲坝工程的意见,并明确提出修建葛洲坝水利枢纽是三峡工程的实战准备。
  一九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周恩来在国务院会议厅主持召开葛洲坝工程设计汇报会。会上,周恩来指出,要有战争观念,高坝大库是我们子孙的事,二十一世纪的事。又说,三峡和葛洲坝,两个同时修,形势不允许,“四五”计划同时修两个也不可能。六十年代,周恩来曾说,毛泽东同志有首诗,其中有一句“高峡出平湖”。理想总是要实现的,但是要经过一个历史时期,不能急,不能随便搞。从国力、技术水平及国际形势出发,循序渐进、准备条件、积累经验,这就是周恩来处理葛洲坝与三峡两个工程之间关系的指导思想。
  一九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周恩来主持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兴建宜昌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批复》,指出:“修建葛洲坝水利枢纽,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实现伟大领袖毛主席‘高峡出平湖’伟大理想的实战准备”,修建中“既要考虑战时万一遭到敌人破坏不致危害下游的可靠措施,也要考虑今后保证三峡高坝建设的有效措施”。二十四日,周恩来致信毛泽东和林彪,赞成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信中陈述了兴建葛洲坝工程的效益等,并提出“至于三峡大坝,需视国际形势和国内防空炸的技术力量的增长,修高坝经验的积累,再在‘四五’期间考虑何时兴建”。〔1〕
  一九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泽东在77岁寿辰的这天,看了周恩来的信和《中共中央关于兴建宜昌长江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批复》后,写下以下批示:“赞成兴建此坝。现在文件设想是一回事。兴建过程中将要遇到一些现在想不到的困难问题,那又是一回事。那时,要准备修改设计。”毛泽东对当时修建葛洲坝工程尚且认为将要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从这里也可以理解他为什么不同意当时上三峡工程了。
  先上葛洲坝工程的决策,是又一次把目标和步骤结合起来既积极又慎重的重大决策。
  但是,由于“文化大革命”混乱的形势和其他各种原因,葛洲坝工程开工后,暴露出很多问题。
  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八日、九日、二十一日,周恩来抱病三次主持召开葛洲坝工程汇报会。第一,周恩来针对当时“左”的指导思想和做法,强调搞水利工程不能用军事体制与军事办法;不能搞空头政治,要精通业务,重视质量;不能急于求成、急躁冒进。第二,周恩来果断地决定把葛洲坝工程停下来,整顿队伍,修改设计,并成立林一山、钱正英、张体学、王英先、马耀骥、沈鸿、谢北一、袁宝华、廉荣禄九人组成的葛洲坝工程技术委员会,使葛洲坝工程技术有了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核心。第三,葛洲坝出了问题?是不是先修葛洲坝的战略决策错了?是不是应该先修三峡?对此,周恩来组织大家平心静气地进行讨论,再一次统一大家对先修葛洲坝战略决策的认识。十一月二十一日汇报会上,周恩来对林一山和葛洲坝工程技术委员会的其他同志说:“修葛洲坝要成为三峡大坝的试验坝”,“搞好了葛洲坝就是大成功。”葛洲坝工程技术委员会的成员们牢记周恩来的嘱托,兢兢业业地工作,终于胜利完成了建设任务,并创造了“静水通航,动水冲沙”等誉满中外的工程技术杰作。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周恩来曾解释毛泽东这两句诗说:“首创的人,没有等到事业的成功,也就是看到别的花开的时候它谢了。”“你首创,但不一定能自己享受。”周恩来生前虽然未能亲眼看到“高峡出平湖”的壮丽图景,但他做了大量的筹划与准备工作,特别是他亲手开创了长江第一坝——葛洲坝工程的建设,为三峡工程建设积累下经验,锻炼了队伍,奠定了基础。

  【参考文献】
  〔1〕《周恩来书信选集》第608页。



 
 

2007/09/10

四、修建葛洲坝水利枢纽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