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三上三门峡

 




  历史上黄河经常决口改道,洪水泛滥所及,北至天津,淤塞破坏海河水系,南至淮阴,淤塞破坏淮河水系,被称为“中国的忧患”。三门峡工程是新中国治理、开发黄河最大和最重要的综合性工程。三门峡工程修建过程中,周恩来三上三门峡,在水库工地度过了八个日夜。
  三门峡工程由苏联帮助设计,一届人大二次会议批准修建,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三日开工。
  但是,三门峡工程开工一年后,在要不要修建、大坝泄水孔底槛高程多高为宜等问题上,仍然争论很大。陕西极力反对修建三门峡工程,理由是水土保持能解决问题,无须修三门峡。
  周恩来为掌握情况、解决问题,于一九五八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在三门峡主持召开了现场会议。为了便于对陕西做说服工作,周恩来还请了对西北局有很大影响的彭德怀、习仲勋去参加会议。
  三门峡现场会争论热烈、气氛活跃。国务院副总理彭德怀和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讲了话,陕、豫、晋和水电部、黄委会、三门峡工程局的负责人及有关专家都在会上发了言。特别是陕西省去了不少人参加会议,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说水位高了,西安地区的土地会碱化等等。周恩来在会上认真听取不同意见;会下跑工地,同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们交谈,掌握第一手材料。
  二十四日,周恩来作了总结发言。他肯定了争论的意义;阐述了上游与下游,一般洪水与特大洪水,防洪与兴利,局部与整体,战略与战术等辩证关系;指出了兴建三门峡水库以“防洪为主,其他为辅”、“确保西安,确保下游”的原则;强调围绕三门峡工程要加紧水土保持、整治河道和修建黄河干支流水库的规划。对于泄水孔底槛高程,周恩来说:“原订320,这就太高了。320就是高出库底42公尺,是不是能够降低?我们说可以减低到300,但是和苏联专家商量,最多让步到310,不然关闸比较困难。”“还可以继续争一争,看是不是能改到300,因为减低一点,总可以使泥沙多冲出去些。”
  这次现场会,突出了整体利益,适当照顾了局部利益;进一步明确了修建三门峡水库对治理黄河特别对下游五省防洪的重要作用,回答了陕西关于三门峡水库有没有必要修建的疑问。同时,采纳了大坝泄水孔底槛高程降低20米的意见,对水库兴建和改建后长期减少库区淤积和淹没损失,起了重要作用。
  一九五九年十月十二日至十四日,周恩来第二次上三门峡工地并主持现场会。十二日,他与吴芝圃、卫恒等研究河南、陕西、山西三省水利与运输问题。十三日,他同与会人员讨论了三门峡枢纽一九六○年拦洪发电以后继续根治黄河的问题。十四日,他同水电部、晋、豫、陕、黄委会、三门峡工程局负责同志谈黄河泥沙问题。
  一九六一年十月八日,周恩来第三次上三门峡。他这次和陈毅副总理陪同尼泊尔马亨德拉国王先视察了三门峡水工机械厂,接着又视察了三门峡水利枢纽,了解水库蓄水运用的情况。三个月前,为解决分瓣水轮机转子的焊接问题,周恩来两次同沈鸿、李强、冯仲云等研究具体办法,并指示把全国各地具有丰富焊接经验的老工人和专家集中起来解决这个问题。这天在现场,周恩来仔细观看了水轮机转子,并询问沈鸿焊接会不会出毛病。沈鸿说:“估计不会。”周恩来听了十分高兴。
  周恩来每次到三门峡都不顾疲劳,深入现场,掌握实情。他勉励工程建设者好好学习政治、文化和技术,为工程作出更大的贡献。他关心水利职工生活,询问伙食情况。一次,一个小伙子一边吃着馍,一边挤到周恩来面前,他随手掰了一块放到嘴里尝尝,乐得大家亲切地笑了起来。当他得知灌浆工人长期在潮湿的廓道内工作,已有一些人患关节炎时,十分关心,当场指示工程局的领导注意解决这个问题。他回京后不久派来了调查组,又从北京送来医疗设备、药品和保暖防潮劳保用品,安排患者到疗养院治疗、休养,工地上为灌浆工人成立了保健食堂。他就是这样关怀水利职工,就是这样深入实际排忧解难。



 
 

2007/09/10

五、三上三门峡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