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上密云水库

 




  海河水系是我国北方的重要水系。周恩来为治理海河倾注了大量心血。
  官厅水库是根治永定河的重点工程,也是治理海河的第一个工程。周恩来说:永定河“清朝的皇帝封它为‘永定’,它还是时常泛滥。不去治它,只是封它,有什么用?”〔1〕一九五○年在治淮的同时,周恩来主持批准修建永定河上的官厅水库,以控制永定河的洪水,并作为首都工农业的水源。官厅水库工程一九五一年十月开工,一九五四年五月竣工,总库容22.7亿立方米,是继根治淮河第一期工程,荆江分洪工程,又一项举国瞩目的重大水利工程。一九五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周恩来视察官厅水库,详细了解了水库工程和效益情况。
  五十年代后期,周恩来过问了岳城水库、岗南水库、黄壁庄水库、十三陵水库、怀柔水库、密云水库的修建。一九五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六月十五日、六月二十日至二十三日,他三次到十三陵水库工地参加劳动。特别是第三次,他同广大水利建设者同吃、同住、同劳动。唯一特殊的是,每天大家都入睡了,周恩来那间工棚还亮着灯光。他坐在那硬木椅上看材料、批文件直到深夜。一九五九年六月五日,他在邯郸研究解决开采六合沟煤矿与修建岳城水库的矛盾。他说:“岳城镇水库将来势必要修的,开煤要服从水库。”六月七日,他视察了岗南水库和黄壁庄水库。在黄壁庄水库工地,他同有关人员讨论了防洪问题。在岗南水库工地,他察看了设计图纸,向工地领导和工程技术人员详细询问水库设计与施工情况。
  一九六三年海河大水,周恩来带领钱正英等亲自到天津部署如何根治海河。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六六年,华北大旱,周恩来直接部署抗旱打井工作。
  特别是密云水库的修建,周恩来不仅是主要决策者,也是主要指挥员。他从勘选坝址、组织拦洪到处理基础渗漏、水库移民等问题,无不一一过问。他七上密云水库,既有修建前的勘察;也有修建中的组织指挥;还有建成后的关怀与保护。
  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周恩来驱车来到密云县境内的潮河、白河河畔,为规划中修建的密云水库勘选坝址。在南碱厂村潮河河滩,他踩着滚烫的沙滩和不平的乱石堆,远望近视,察看地形。他在认真听取水利专家们关于潮白河历史灾害和修建水库规划设想的汇报后,又提出问题与大家共同磋商,经过仔细推敲、认真论证和优化对比,同意了潮河主坝与九松山副坝的规划坝址。在周恩来具体筹划下,一九五八年九月一日,密云水库工程正式开工。
  一九五九年五月十九日,周恩来第二次到密云水库工地。拦洪是修建水库的重要阶段,他这次是为组织和安排抢工拦洪而来的。他到指挥部看了沙盘模型和各项进度图表,听取了水库工程总指挥王宪和工程技术人员的汇报。他了解情况后,对白河主坝拦洪有些不放心,决定再调一万名解放军来支援白河,务必确保全面拦洪。后来,幸亏一万名解放军的及时支援,否则大汛之前,白河大坝难以筑到48米高的拦洪高度。庐山会议期间,潮白河流域发生特大暴雨,周恩来几乎天天向钱正英和密云水库工地通电话,询问施工情况,鼓励夺取拦洪的胜利。一九五九年九月一日,密云水库胜利拦洪。
  一九五九年九月七日,周恩来第三次到密云水库工地。他这次是陪同阿富汗副首相萨·穆·纳伊姆亲王来的。一方面,他要亲眼看看水库拦洪后的情况;另一方面,他要部署拦洪后的施工,调整一部分民工回去,使水利、农业两不误。
  一九五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周恩来陪同日本松村谦三先生参观密云水库。这是他第四次上密云水库。
  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周恩来率领出席全国水利水电会议的省、市、自治区水利电力厅(局)、农业厅(局)长到密云水库参观、视察。这是他第五次上密云水库。
  一九六○年三月十三日,周恩来陪同尼泊尔王国首相柯伊拉腊参观密云水库。这是他第六次上密云水库。
  一九六○年八月三十日,周恩来陪同美国作家斯诺参观密云水库,对水库的移民安置工作再次作了重要指示。这是他第七次上密云水库。
  一九六九年国庆节前夕,林彪头脑一热,要放掉密云水库的水,说是为了防备敌人利用节日进行轰炸,防止因轰炸造成水库决堤。黄永胜把林彪的意见用电话告诉了周恩来。周恩来为保护密云水库,保证首都人民的用水和生命财产的安全,同林彪集团的破坏行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他当即召集水电部负责人开会,否决了放水的意见。
  今天,密云水库之水已成为北京的生命水。斯人已逝,功业长存。

  【参考文献】
  〔1〕《周恩来选集》下卷,第24页。



 
 

2007/09/10

七、七上密云水库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