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南水北调与水土保持

 




  中国大陆受季风影响,降水量夏多冬少、南多北少。为解决北方缺水问题,毛泽东提出了南水北调的设想。一九五二年十月底,毛泽东视察黄河时曾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一点来是可以的。”一九五八年三月,中央成都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打开通开河、白龙江与洮河,借长江济黄。丹江口引汉济黄,引黄济卫,同北京连起来”的南水北调方案。
  周恩来具体过问南水北调工程。他十分重视把务虚与务实、理想与现实、目标与步骤、远景与近期、战略与战术结合起来。
  一九五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周恩来在北戴河长江会议上指出:“江水北调有四条引水线路,长江的上中下游都可以设想,要搞一个全面的规划。”九月下旬至十月中旬,黄河水利委员会、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会同有关部门,对引汉济黄郑州至丹江口段的引水路线进行查勘。确定引水枢纽选在陈岗,经方城缺口,至燕山水库经调节后沿线经鲁山、宝丰、郏县、禹县、新郑、郑州,在桃花峪或岗李入黄。不久,黄河水利委员会又组织查勘了郑州至北京段引水线路。
  一九五九年春,周恩来在北京主持召开了讨论南水北调问题的会议,讨论了好几天,充分听取到会者的意见。水电部有个叫萧秉钧的工作人员有一套南水北调的方案,他知道召开这次会议的情况后也跑了去。警卫人员不让他进会议室,他就写了一张条子送到周恩来那里。尽管多数人认为萧秉钧的方案离现实太远,并称之为“萧方案”,但周恩来非常重视不同意见,当即请萧秉钧进去讲了一个多小时。
  我国在五十年代与六十年代的经济、技术条件下,全面实施宏伟的南水北调工程是不现实的。但是,在毛泽东、周恩来关怀下,五十年代与六十年代,水利工作者为南水北调做了大量的规划、研究与有关线路的查勘工作,付出了艰巨的劳动,积累了宝贵的资料,为南水北调工程的全面实施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治水必须治山,森林植被的破坏是水土流失和沙漠化的根源。周恩来把水土保持工作作为江河治理长期性、根本性的工作之一。他说,在水利工作方面,除一般水利工程外,还需要注意到植林,我们的祖先把许多山上的树木砍伐过多,以致形成严重的水土流失。
  周恩来多次主持政务或国务会议研究水土保持工作。为解决地广人稀地区的水土保持问题,他还亲自批准有关省配备安2型飞机,用以飞播造林、种草。黄河流域是水土流失最严重的地区,周恩来特别重视黄河流域的水土保持工作。
  黄土高原在四千年前是林茂草丰之地。湟水、清水河、陕北皇甫川等地,在宋末还有原始森林。由于代代砍多于造,这块我们祖宗的摇篮地、民族文化的发源地森林被破坏了,带来了严重的水土流失,恶化了生态环境。怎样改造黄土高原,根治黄河水患,变西北为江南?这是挂在周恩来心上并竭尽全力为之解决的一大问题。一九五八年四月,三门峡现场会上,周恩来说,黄河流域与欧洲的德国、法国、意大利处于大抵相同的纬度;历史上汉唐长安柳暗花明,有许多像江南样子。不管是从同一纬度的西方国家看,还是从我们历史上看,黄河流域都是可以改变面貌的。周恩来认为治理黄河、改变黄河流域水土流失的面貌,“中心基础就是水土保持”。一九五八年八月三十日在北戴河,一九五九年十月十三日在三门峡,周恩来又一再强调根治黄河要做好水土保持工作。一九六六年二月,他提出:“西北局要搞一个领导小组,管农垦、水土保持。农林互相支援有好处。植树造林是百年大计。总得坚持到二十一世纪。”〔1〕
  周恩来较早指出了长江流域的水土流失问题,并提出了重视长江流域的水土保持工作。一九六○年五月,他视察贵州,对当地树木砍伐得多了一点深表不安,主张通过蓄水、造林,改变气候,减少旱象。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他说,长江上游地区由于开垦荒地多,砍伐的森林也多,因此泥沙更易流失。三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他指示江西省负责人刘俊秀,解决兴国的淤沙,根本的办法是“严禁上游的森林滥砍乱伐,大力开展植树造林,搞好水土保持,固住泥沙不下流”。“江西山区多,我们不能光采伐不造林育林,光吃祖宗饭,造子孙孽。”〔2〕
  周恩来视察大庆、大寨、延边、西双版纳和海南,每到一处都反复嘱咐:一定要植树绿化,保护森林,保护植被,搞好水土保持,可不要做历史的罪人。
  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恩来说:“从新民主主义开步走,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子孙打下万年根基,‘其功不在禹下’。大禹治水,为中华民族取得了福利,中国科学家的努力,一定会比大禹创造出更大的功绩。”〔3〕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周恩来要求科学家所做的,也正是他自己所努力去做的。

  【参考文献】
  〔1〕《周恩来选集》下卷,第447页。
  〔2〕参见《怀念周恩来》第68页。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六年版。
  〔3〕《周恩来选集》下卷,第30页。



 
 

2007/09/10

九、南水北调与水土保持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