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综合利用、除害兴利

 




  治水要协调不同部门、不同方面之间的关系,既要注意综合的经济效益,也要注意整体的社会效益和长远的生态效益,要有主有从,不能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对此,周恩来的思想是综合利用。
  早在1950年确定治淮原则时,周恩来就精辟地指出,治淮既要重视泄洪入海,也要有利于灌溉农田,还要注意配合发电,配合航运.这实际上是指出了治淮要协调农业、工业和交通运输业之间的关系,要发挥治淮系统工程的作用。对于治黄,周恩来既注意利用含泥沙的黄河水灌溉土地以解决干旱和提高土地肥力,也注意预防泥沙淤积引起洪灾问题。周恩来认为治黄也有灌溉、发电、航运等综合利用的问题,但防洪应放在第一位,不能跟前三者等量齐观。对于长江、汉水的治理,周恩来多次指出要把远景与近期的开发、干流与支流的关系、大中小型工程联系起来考虑,力争做到防洪、发电、灌溉、航运、养殖五利俱全。他认为水利工程要注意鱼道,要注意便利运输。他指出新安江工程木材不能过坝是个缺陷。
  综合利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各个部门从各自的角度出发容易陷入片面性。1961年7月4日,周恩来说,计算水利资源,专业部门只算他们需要的那部分,不是综合计算,发电的只算发电,把所有的水都算来发电;讲灌溉的,只算灌溉,按最好的情况算灌溉多少公顷地,防洪就算洪水多大;搞运输的想将河道搞得越深越宽、来往的船只越多越好。还有计算水土保持的,他就算种多少树就可以绿化保持水土多少,实际上这些问题要结合起来研究才行。有多少水可用?丰水年、平水年、枯水年的情况各如何?要改变现状对地下水的影响如何?蒸发多少?渗漏多少?都是复杂的学问,要综合起来计算。周恩来这段精彩的论述,既指出了各个部门在用水上的矛盾,也强调了从全局出发、综合计算、综合利用的重要性。
  治水既要处理好一利与多利的关系,综合利用;也要处理好利与害的关系,把除害和兴利结合起来。1951年1月12日,周恩来说:“增加水利时,同时要减少水害,只有这样,才能逐步达到用水目的。”〔1〕未知水之害者,不能尽知水之利。水害可以转化为水利,水利也可能转化为水害。对一个地方一个方面从害变利,对另一地方另一方面也可能从利变害.周恩来认为除害兴利需要全面比较、综合研究,以便做到趋利避害,两害相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避免做出不能得益反受其害的蠢事。一个大的水库工程的兴建,首先要侵占土地,迁移居民,然后才能发挥它的效益。周恩来说,有时候坝未修起来,灌溉等作用还未发挥,已淹没了很多土地,群众有意见。另一方面,围湖造田,蓄洪垦殖,虽然增加耕地,增加生产,但会影响水产和水利.周恩来说,围垸,别处会淹没更多,不然这样大的洪水又往何处去挤?洪水泛滥为害,缺水干旱亦为害.不能为治洪水之害而忽视兴灌溉之利。周恩来指出,除涝不忘抗旱,防涝亦防旱。
  70年代初,随着人口的过度增长和工业的发展,水资源短缺与河流污染问题逐渐暴露出来。这时,周恩来综合利用,除害兴利的治水思想中,强调了治理三废、保护水源水质问题。1970年11月21日,周恩来说,上海炼油厂的废油、废渣、废水怎么办了统统回收,综合利用才好。不然,倒进黄浦江里把鱼都弄死了,这是一个新课题。他还针对工业“三废”,意味深长地说,搞工业不能给人民生活带来不利。1972年初,在国务院召开的全国工业会议上,周恩来指示,为确保茅台酒的质量,维护国家民族的荣誉,茅台河上游数十公里不准建化工厂,不准污染茅台河水。今天水资源短缺、河流污染、生态失衡,威胁着当代和子孙后代的生存.让我们奉劝那些浪费水资源、污染河流、破坏生态的人们,请听听周恩来在70年代初期的声音,不要再做竭泽而渔、贻患子孙的蠢事。

  【参考文献】
  〔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87页。



 
 

2007/09/10

五、综合利用、除害兴利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