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统一规划、集中领导

 




  治水要协调国民经济各部门之间的关系,才能实现综合利用.要协调上中下游之间的关系,才能保证整体利益;要协调专家与群众之间的关系,才能把治水热情和科学态度结合起来。要协调救灾和治水之间的关系,才能取得最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怎样才能做好上述各方面的协调工作,以克服分散主义、地方主义和片面性呢?周恩来的思想是统一规划,集中领导。
  1950年11月3日,在第57次政务会议上讨论治淮报告时,周恩来把集中领导作为治淮的重要原则之一。要对治淮集中领导,就必须成立治淮委员会,以便集河南、安徽、江苏、山东四省之力,共同治淮。为了便于集中领导,治淮委员会必须设在蚌埠,而不能设在南京。因为蚌埠濒临淮河,是淮河流域的中心。周恩来说:“过去治淮机构设在南京,有几栋房子,我们的治淮组织又舍不得放弃那地方,是很不对的。为了集中领导,治淮机构应该靠近淮河,搬到蚌埠才能更好地办事。”〔1〕新中国对长江的治理、黄河的治理也坚持了集中领导的原则,并在武汉设立“长办”,在郑州设立“黄委”,以行使治江、治黄统一领导的职能。在讨论长江流域规划时,周恩来提出了“统一规划,全面发展,适当分工,分期进行”的方针,对防止长江治理与开发分割、条条与块块分割,起了重要作用。
  强调对治水的统一规划与集中领导.并不否定适当分散以发挥各地的积极性.1951年1月12日,在第67次政务会议上讨论水利工作1950年的总结和1951年的方针与任务时,周恩来论述了统一性与积极性、集中与分散的辩证关系.他说,要有统一性,但若无积极,性也做不好。现在地方的积极性很高,对工作又熟悉,若不顾地方的积极性,把中央不熟悉的工作,骤然集中到中央来,会把工作搞乱的。集中与分散,统一性与积极性要恰当注意才好.对各地建设工作要有统一领导,要克服其盲目性,以统一性和计划性反对盲目性。但另一方面,却不能以统一性妨碍了积极性。
  “大跃进”期间,权利下放,集中领导的治水原则也遭到破坏。特别是治淮,不要统一规划,不要统一的治淮委员会,结果地方主义大发展,任意堵水截水,引起土壤盐碱化和涝灾,带来了严重的不良后果。60年代初期国民经济调整过程中,周恩来严厉批评了治淮工作中的地方主义.1963年9月中央工作会议,周恩来再次强调:中央要统一管理对黄河、淮河和海河流域的治理,并将制订统一的远期规划。
  建国40年来的治水实践证明,统一规划,集中领导的原则是正确的。离开统一规划,集中领导,治水工作就会出现分散主义、地方主义和片面性,就不能解决各个部门、各个地方之间的水利纠纷。

  【参考文献】
  〔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80页。



 
 

2007/09/10

八、统一规划、集中领导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