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要钻原子能”,下定研制原子弹、导弹的决心

 




  1955年1月14日下午,李四光、钱三强应约来到中南海西花厅。周恩来向他们询问了我国核科学研究人员和设备、资源等情况,还详细地了解了核反应堆和原子弹的原理以及发展核能技术所需要的条件等。周恩来告诉他们中央要讨论发展原子能问题,届时要他们带着铀矿石和简单探测仪器,进行汇报并操作表演。
  这天晚上,周恩来致信毛泽东。
  主席:
  今日下午已约李四光、钱三强两位谈过,一波、刘杰两同志参加.时间谈得较长,李四光因治牙痛先走,故今晚不可能续谈。现将有关文件送上请先阅。最好能在明(十五)日下午三时后约李四光、钱三强一谈,除书记处外,彭、彭、邓、富春、一波、刘杰均可参加。下午三时前,李四光午睡。晚间,李四光身体支持不了。请主席明日起床后通知我,我可先一小时来汇报下今日所谈,以便节省一些时间。
  信末又补了一句.“明日下午谈时,他们可带仪器来,便于说明。”〔1〕
  1月15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了有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彭真、彭德怀、邓小平、李富春、薄一波等参加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听取了李四光、钱三强、刘杰的汇报。根据周恩来会前的嘱咐,李四光、钱三强用铀矿标本和探测器进行现场表演,当盖革计数器接近铀矿石发出嘎嘎响声时,大家都高兴地笑了。接着毛泽东询问了发展原子能事业的有关问题,周恩来坐在毛泽东身旁,一边插话补充情况,一边提醒李四光、钱三强抓住重点,讲得尽可能详细和通俗一些。听完汇报后,毛泽东十分高兴地说:“我们国家现在已经找到铀矿,进一步勘探一定会找出更多的矿床。解放以来,我们训练了一些人,科学研究有了一定基础,创造了一定的条件,过去几年你们也经常反映,但其他事情很多,来不及抓这件事。这件事总是要抓的。现在到时候了,该抓了。只要排上日程,认真抓一下,一定可以搞起来。”毛泽东还强调说:“现在苏联对我们援助,我们一定要搞好!我们自己干,也一定能干好!我们只要有人,又有资源,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2〕会上,周恩来特别强调,对人才培养需要大力加强。
  这次会议作出了发展原子能事业、研制原子弹的决定,拉开了中国核科学技术研究和核工业建设的序幕。
  这次会议前后,为了争取苏联援助,周恩来多次出面与苏联驻华大使尤金谈判,达成了苏联援建一座实验性反应堆和一台回旋加速器的协定。1月14日,周恩来向毛泽东报送了《关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放射性原素的寻找、鉴定和地质勘察工作的议定书(草案)》,并准备亲自和代表苏联政府的尤金大使在议定书上签字。1月20日,两国签订了关于在中国联合勘察铀矿的协定。
  1955年1月18日,报纸上刊登了苏联部长会议关于苏联帮助中国和平利用原子能问题的声明。1月31日,周恩来在国务院全体会议第四次会议上作了《关于苏联在促进原子能和平用途的研究方面给予中国以科学、技术和工业上的帮助问题的报告》,既向国务院全体会议通报了情况,也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发展原子能事业的决定作了重要动员。周恩来号召:“现在是原子时代,原子能不论用于和平或者用于战争,都必须懂得才行。我们必须要掌握原子能。”他反对对原子武器的漠视和恐怖态度,从积极方面和消极方面诩明了掌握原子能的意义和作用:“从积极方面来说,我们要公开地进行教育,认真地进行工作,积极促进原子能的和平利用。从消极方面来说,我们要号召人民起来,反对使用原子武器、反对进行原子战争。”〔3〕两个月后,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提出“要钻原子能”,“必须对那些钻不进去的人,浮在皮面上的人进行教育,使他们都成为内行。”〔4〕
  “要钻原子能”,“必须要掌握原子能”——这就是当时毛泽东、周恩来的声音。
  在中共中央作出发展原子能事业、研制原子弹的决策后,国务院、中央军委即开始研究发展导弹技术的有关问题。1955年10月8日,在周恩来外交努力下,钱学森从美国归来.这年冬初,钱学森去东北看中国的工业,到哈尔滨时,陈赓大将特地从北京赶到哈尔滨接见、招待钱学森.陈赓问钱学森的第一个问题是:“中国人能不能搞导弹?”钱学森答道:“为什么不能搞!外国人能搞,我们中国人就不能搞?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矮一截!”陈赓听后高兴地说.“好!”彭德怀元帅在会见钱学森时,讨论了研制近程导弹等问题。不久,叶剑英元帅和陈赓大将陪同钱学森去找周恩来,周恩来交给钱学森二个任务:写个意见―怎么组织发展航空、导弹这个研究机构?在周恩来启示下,钱学森于1956年2月17日提出了《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意见书》,对中国发展航空及导弹火箭技术,从领导、科研、设计、生产等方面提出了建议。钱学森认为:健全的航空工业,除了制造工厂之外,还应该有一个强大的为设计而服务的研究及试验单位,应该有一个作长远及基本研究的单位。自然,这几个部门应该有一个统一领导的机构,作全面规划及安排的工作.钱学森还提出,调派高校毕业生到苏联去学习飞弹火箭制造工艺,同时请苏联专家为我国设计飞弹火箭制造的一系列工厂,预备到1958年生产我国自制的飞弹及火箭。周恩来非常重视钱学森的意见书.2月21日,他逐字逐句地审阅,对个别标点、字、句作了修改,并在标题下署上“钱学森”三个字。看完后,他吩咐秘书打印6份.2月22日,周恩来在送请毛泽东审阅的意见书打印稿上写道:“即送主席阅,这是我要钱学森写的意见,准备在今晚谈原子能时一谈。”此后,周恩来亲自主持军委会议,决定组建导弹航空科学研究方面的领导机构―航空工业委员会,开始由周恩来、聂荣臻、钱学森筹备。5月26日,周恩来再次出席中央军委会议,作出了发展导弹的决定。会上,周恩来说,中国发展导弹不能等待一切条件都具备了才开始进行研究工作,应当采取集中力量,突破一点的方针。

  【参考文献】
  〔1〕《周恩来书信选集》第512页。
  〔2〕钱三强:《新中国原子核科学技术事业的领导者》,《不尽的思念》第299页。
  〔3〕《党的文献》1994年第3期,第18——19页。
  〔4〕《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第144页。



 
 

2007/09/10

三、“要钻原子能”,下定研制原子弹、导弹的决心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