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央专委会成立和图纸上的原子弹完成

 




  1962年3月,周恩来在全军编制装备会议上指出,对尖端技术丝毫也不能放松。6月,毛泽东在听取杨成武关于战备情况的汇报时,也一再叮嘱,对尖端武器的研究试制工作,仍应抓紧进行,不能放松。8月,刘杰在向中央的报告中提出争取1964年至迟1965年进行第一颗原子弹试验的奋斗目标.10月30日,罗瑞卿向中央呈送了发展我国尖端事业的报告,建议成立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以加强对尖端事业的领导。11月2日,邓小平在报告上批示:“拟同意,送主席、刘、周、朱、彭核阅。”毛泽东在报告上批了“很好,照办。要大力协同做好这件工作。”随后,刘少奇说:“这件事要请总理出面才行。”11月17日,成立了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由总理周恩来,副总理贺龙、李富春、李先念、薄一波、陆定一、聂荣臻、罗瑞卿以及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赵尔陆、张爱萍、王鹤寿、刘杰、孙志远、段君毅、高扬等组成,周恩来任主任。
  中央15人专门委员会成立后半个多月时间里,周恩来连续主持召开了三次专委会议。
  周恩来主持召开的第一、二次专委会议,详细听取了二机部部长刘杰的汇报.会上,周恩来针对核工业的薄弱环节,当即决定加强二机部的科技力量以及党和行政的领导力量。限令各有关部门、部队和高等院校、科研单位于12月底前,为二机部选调各方面出类拔萃的人员500名,并调配1100多台仪器设备,同时决定有些技术设备设法从资本主义国家引进。许多领导干部和科学技术专家是经周恩来亲自审定或提名调到二机部的。这批力量和二机部原有队伍一道投入了研制第一颗原子弹、氢弹和建设核工业的战斗中。后来,周恩来又决定:从煤炭部抽调矿山干部和一个100人的全套矿务局有经验的班子,又从其他工业部门划拨了几个重要工厂和一些研究力量。〔1〕所有这些措施,都体现了周恩来集中力量、集智攻关的指导思想。
  1962年12月4日,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主持第三次专委会,审议二机部提出的1963年、1964年的原子弹研制计划(简称两年计划)。由于这一计划几乎牵动全国各条战线,许多问题需要在会上商定,会议从上午开到下午,周恩来留与会者在西花厅吃午饭.下午,专委会批准了两年计划,周恩来作了重要指示,提出了:有实事求是,循序而进,坚持不懈,戒骄戒躁”的指导原则。
  两年计划是张爱萍、刘杰等受周恩来、聂荣臻的重托到二机部所属单位进行了几个月的调查研究之后提出来的。第三次专委会后,二机部有人反映在两年计划的制定和实施中存在不落实等问题。周恩来办事向来周到、细致、严谨,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他得悉这一反映后,为进一步掌握情况以便最后下决心,于1963年初派出以刘西尧为组长的国防工办、国防科委联合工作组,到二机部调查研究、检查帮助工作。工作组深入到部机关和二机部所属的厂、矿、研究所,历时两个月,查清了情况和问题。
  行家们认为原子弹的理论设计是整个核试验系统工程的“龙头”,龙头搞对了.龙身龙尾才能摆动起来。不抓龙头.原子弹出不来。有人说,研制原子弹,全国的关键在二机部,二机部的关键在九院,九院的关键在理论部,理论设计是龙头的三次方。早在1958年8月,在钱三强推荐下,邓稼先就挑起了“龙头”的“立方”的重担,任二机部九院理论部主任。苏联撤退专家之后,邓稼先率领他的同事们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经过了艰辛的。次运算的历程.二机部敢于提出1964年爆炸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两年计划,敢于立下这样的军令状,其重要原因之一是“龙头”的“立方”已经有了一个眉目。1963年3月,邓稼先领导的理论部正式拿出了第一颗原子弹的理论设计方案。
  此后,周恩来、聂荣臻、罗瑞卿听取了刘西尧的汇报,认为二机部认真执行了自力更生的方针,克服了重重困难,技术攻关和重点工程建设取得了很大成绩,存在的薄弱环节正在迅速改变,完成两年计划具有良好基础,应同心同德,努力争取如期实现。周恩来对邓稼先等拿出的理论设计方案,内心充满着喜悦。他鼓励道:要相信中国人民的智慧,外国能够搞出来的,我们也一定能够搞出来.接着,周恩来主持第五次专委会,批准了二机部提出的两年计划的具体进度安排和措施。周恩来在肯定了二机部前两年的工作成绩后指出:完成两年计划,中央专委有很大责任,但主要责任还在二机部领导身上;国务院各部、委,各省、市对二机部都积极支持,要人给人,要物给物,二机部要把调来的人安排妥当,让他们发挥最大作用,仪器设备要用好管好,把力量集中用在研制原子弹这个刀刃上;二机部的工作要有“高度的政治思想性、高度的计划科学性、高度的组织纪律性”。〔2〕周恩来的指示特别是“三高”要求,很快在二机部及其他国防尖端部门传开了.并迅速得到贯彻,成为我国尖端事业队伍建设的一项重要的指导思想,对发展我国两弹一星事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63年4月,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接见了二机部在京单位的部分技术骨干和专业会议的代表,给参加原子弹研制的全体人员以极大鼓舞。
  国际上,美、英、苏三国在莫斯科于1963年7月25日草签《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8月5日正式签字。三国企图以此巩固核大国的垄断地位,限制其他国家发展核武器。三国条约并不禁止在地下进行核试验,美国8月5日签字后就进行了三次地下核试验。中国政府自一开始就反对三国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7月31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提出关于召开世界各国政府首脑会议讨论全面、彻底、干净、坚决地禁止和销毁核武器问题的建设。8月2日,周恩来发信给世界各国政府首脑,转达我国政府上述声明中提出的建议。8月11日,周恩来会见哥伦比亚议员访华代表团时说:“我们主张全面禁止和坚决销毁核武器。”〔3〕9月5日,周恩来同肯尼亚非洲民族联盟代表团谈话时,系统阐述了我国为什么反对三国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原则立场。1963年底,当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制工作接近过关时,周恩来主持专委会作出决定:关于试验工作的安排,地面试验放在第一位,并继续完成空投试验的准备工作,地下试验作为科研设计项目立即着手安排.我国核试验一直是沿着这个方向进行的。我们不受“三国条约”的束缚,走自己的路。
  继第一颗原子弹的理论设计方案完成之后,实验科研人员进行了上千次的爆轰试验,于1963年12月24日在西北核武器研制基地进行的聚合爆轰出中子试验,获得了成功。兰州铀浓缩厂在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后,于1964年1月14日拿到了可以作为原子弹装料的合格的高浓铀产品.对此,毛泽东批示:“很好”。周恩来批示秘书:“请转告刘杰同志,庆贺他们提前完成关键性生产和解决了关键性的技术试验,仍望他们积极谨慎,坚持不懈地继续完成今后各项任务。”〔4〕

  【参考文献】
  〔1〕刘柏罗:《我国尖端科技事业凝聚着周总理的心血》、《不尽的思念》第343页。
  〔2〕刘杰:《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决策者和组织者》,《不尽的思念》第320页。
  〔3〕《周恩来外交文选》第333页,
  〔4〕刘杰:《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决策者和组织者》,《不尽的思念》第322页。



 
 

2007/09/10

六、中央专委会成立和图纸上的原子弹完成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