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和平利用原子能

 




  有人曾经悲观地预测,地球上宝贵的石油、煤炭、天然气等等不能再生的能源,有可能在几十年到一二百年内被人类耗费殆尽。这种预测的准确性尚待考究,但能源逐年衰竭的现实是人所共知的。有没有解决能源危机的途径?有!和平利用原子能就是解决能源危机的途径之一。
  周恩来在运筹发展中国的原子能事业时,自一开始就指出:“原子能给人类提供了无比强大的新的动力泉源。”〔1〕当中国的原子弹、氢弹先后试验成功之后,发展核动力成了周恩来主持的中央专委会的重要议题之一。一方面,核潜艇的研制进程加快了。另一方面,周恩来提出,二机部不能只是“爆炸”部,除了搞核弹以外,还要搞核电站。
  核动力装置是研制核潜艇的关键项目。我国在核动力装置上艇之前,建造了陆上模拟潜艇核动力装置反应堆(简称陆上模式堆)。一九七○年七月,核动力陆上模式堆运行试验准备就绪,周恩来派专机接有关人员进京汇报。七月十五日、十六日,周恩来主持的中央专委会讨论了模式堆启动提升功率问题。会上,周恩来着重审查了启动运行安全。他要求对每个环节都要认真研究,指示二机部要吸收本部门以外的一些专家来“挑毛病”。会议决定清华大学、二机部二院专家和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会后立即去现场,与那里的领导同志一起跟班工作,及时处理出现的问题。启动运行试验期间,周恩来还作了两次电话指示,要求参试人员不要急,要仔细做工作,要加强检查,全力以赴,一丝不苟。〔2〕参试人员在15昼夜艰苦、紧张的试验中,对反应堆各系统进行了调试,并对堆物理、热工、水力、化学、屏蔽、剂量、应力、振动、噪音等131个项目进行了测试,取得了全部数据,为第一艘核潜艇的下水试航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一九七○年,周恩来先后三次提出我国要搞核电站。一九七○年二月八日,他在一次国务院会议上指出,从长远看,要解决上海和华东用电问题,要靠核电。这就是著名的“728”指示,秦山核电站工程也因此以“728”为代号。一九七○年七月,在审议核潜艇陆上模式堆的中央专委会议上,周恩来指出,这是核动力的起点,也是奠定核电站的基础。一九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底层小会议室听取了上海“728”工程汇报。当时北京清华大学也有发展核动力的初步设想方案。周恩来请国防科委、二机部、清华大学和上海的有关专家参加花两天时间论证一下。按照周恩来的要求,二机部的专家准备了关于国外核电站发展情况的资料,包括有多少类型、功率多大、特点如何、发展前景等,并在会上作了汇报。会上,周恩来明确提出我国发展核电站的方针是“安全、适用、经济、自力更生”。他解释道:第一是安全,无论多好,出事故、伤人不行,安全第一。第二是适用,要有发展前途,不能将来搞起来不能用。第三是经济,如果为了安全,开始为了试验,费用多些是可以的。
  一九七一年九月九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听取“728”工程的汇报。当时中国正处于“文革”氛围中,核电建设空想一步登天,因此提出搞熔盐堆核电站。熔盐堆是一种液体燃料堆型,以燃化的氟盐混合物为燃料,石墨为慢化剂,理论证明它生产过程中能实现燃料增殖,节省昂贵的燃料元件的制造经费。然而这尚处于理论研究阶段,在实践中还无法应用。当汇报人谈到熔盐堆的种种优点时,周恩来以极其冷静的头脑和明察秋毫的洞察力,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们不要想得太美了。要实事求是。”“搞科研是相当复杂的事,不管别人怎么催,没有把握不要轻易上。”会后,经过专家们两年的调查论证,核电站的堆型改为适用、可靠、安全的压水堆,功率也由2.5万千瓦改为30万千瓦。〔3〕
  一九七四年三月三十一日、四月十二日,是周恩来生前主持召开的最后一次中央专委会议。会议的第一项议题是审查代号为“728工程”的核电站建设方案。那时周恩来已重病在身,他跟叶剑英元帅一起审查批准了上海核电站工程(即现在的浙江秦山核电站)的建设方案。周恩来要求核电站建设绝对安全可靠。他指示:有关部门要选派好的设计人员支援上海,通过这个工程锻炼一支又红又专的技术队伍;二机部、七机部、国防科委、国防工办,要总结经验,指派专人抓这件事;在南方选址要注意防潮、防腐蚀、防风化;要从体制上整顿被林彪一伙搞乱了的尖端科研队伍。他一再叮嘱:核电站的设计建设,对放射性废水、废气、废渣的处理必须长远考虑,以不污染国土、不危害人民为原则,要想到21、22世纪,要为子孙后代着想。
  一九八三年六月一日,我国第一座核电站建设在秦山拉开帷幕;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并网发电,实现了周恩来发展核电的遗愿。

  【参考文献】
  〔1〕《周恩来选集》下卷,第181页。
  〔2〕朱光亚:《我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前后》,《不尽的思念》第310页。
  〔3〕葛洪升:《浙江电力建设的奠基人》,《周恩来与浙江》第18、19页。中共党史出版社一九九二年版。



 
 

2007/09/10

十一、和平利用原子能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