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抓好基础、突破尖端

 




  我国是一个基础差、底子薄、人口多的大国。在这样的国情条件下发展科学技术决不能全面铺开,齐头并进,应该把有限的人力、物力、财力集中起来,形成拳头,重点突破,由全局劣势变为局部优势。一九五六年,周恩来在听取科学规划汇报时强调指出,要尽量采用世界先进技术,瞄准当时的新兴科学、新兴技术,不失时机地“迎头赶上”,同时也要根据国力有限的客观实际,“重点发展”,避免力量分散,拖延时日。党的八大会议上,周恩来说:“由于这些任务十分繁重,现有的科学研究人才不足,而现代科学和技术又在一日千里地发展着,也由于当前我国科学研究的重点,大多数是我们工作中的薄弱环节,甚至是缺门,因此,我们应该集中力量,首先解决重要方面的问题,防止百废俱兴,平均使用力量的偏向。”〔1〕
  周恩来领导制定的一九五六年至一九六七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重点任务有12项,原子能和导弹等尖端科技被列在榜首,视为重中之重。为什么要把突破尖端视为重中之重?其一,只有突破尖端才能带动和促进我国整个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技术新发展中的最高峰是原子能的利用。原子能给人类提供了无比强大的新的动力泉源,给科学的各个部门开辟了革新的远大前途。”其二,只有突破尖端才能带动和促进我国整个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的发展。“只有掌握了最先进的科学,我们才能有巩固的国防,才能有强大的先进的经济力量”。其三,只有突破尖端才能赶上世界先进科学水平,不断缩小差距。如果跟在人家后面把所有的程序都走一遍,那就永远赶不上人家。“我们要记着,当我们向前赶的时候,别人也在继续迅速地前进”。〔2〕
  突破尖端,就科学技术发展的内在联系而言,必须以一定的理论科学的研究作基础。在这一方面,周恩来又一次表现了他的远见卓识,表现了他不同凡响的战略眼光。他认为“技术科学上的落后同理论科学基础的薄弱是分不开的”。他说:“为了有系统地提高我国科学水平,还必须打破近视的倾向,在理论工作和技术工作之间,在长远需要和目前需要之间,分配的力量应该保持适当的比例,并且形成正确的分工和合作,以免有所偏废。”振兴科学,不能急功近利、鼠目寸光。他强调指出:“如果我们还不及时地加强对于长远需要和理论工作的注意,那么,我们就要犯很大的错误。没有一定的理论科学的研究作基础,技术上就不可能有根本性质的进步和革新。”〔3〕在周恩来直接指导与支持下,12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增列了《现代自然科学中若干基本理论问题的研究》,并且把它列为12项重点任务之一。周恩来的主张是对科学技术发展规律的深刻理解,被实践证明是完全正确的。例如,研制原子弹,我国原来几乎没有专门搞这方面工作的人员,正是由于我国有了邓稼先等一批具有较深造诣的理论物理学家,使原子弹理论设计这个“龙头”的三次方工程难关被攻克了,从而使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取得了圆满成功。又如,从原子弹到氢弹的飞跃,关键是理论上的突破。一九六五年二月,二机部在《关于加速发展核武器问题的报告》中,把原理探索作为突破氢弹技术的首要措施提出来时,立即得到了周恩来的赞成与支持。后来,正是由于邓稼先、于敏等科学家在理论上有了重大突破,才使氢弹设计方案形成和付诸试验,取得了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
  一九七二年七月二日,周恩来会见杨振宁时说:“你说我们的科学理论弱了一些,现在不大注意了,出国交流太少了,恐怕你看到我们的毛病了”。他还询问杨振宁:“你有什么办法吗?”同月,他指出要把综合大学的理科办好,提高基础理论水平,并强调有什么障碍就要拔除。九月五日,周恩来会见巴基斯坦总统科学顾问萨拉姆再次强调了自然科学理论研究工作的重要性。九月十一日,周恩来对张文裕等18位科学工作者的来信作出了重要批示:“科学院必须把基础科学和理论研究抓起来,同时又要把理论研究与科学实验结合起来,高能物理研究和高能加速器的预制研究,应该成为科学院要抓的主要项目之一。”〔4〕在周恩来关心下,中国科学院建立高能物理研究所这件事就决定下来了。
  在抓好基础,突破尖端的思想指导下,我国不仅取得了令世界为之惊叹的“两弹一星”的光辉成就,而且在理论科学研究上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其影响更加深远。

  【参考文献】
  〔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318页。
  〔2〕《周恩来经济文选》第234-235页。
  〔3〕《周恩来选集》下卷,第166、183页。
  〔4〕《周恩来选集》下卷,第473页。



 
 

2007/09/10

二、抓好基础、突破尖端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