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成立北方农业小组

 




  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确定把山西、河北、山东、河南、陕西、内蒙古、辽宁、北京8个省市区的抗旱防涝、摆脱落后,作为农业战线上的一个战略主攻方向。这个战略决策出台后,需要一定的组织形式贯彻执行.1966年1月下旬至2月初的北方抗旱会议上,初步拟定成立北方农业领导小组。周恩来在2月1日总结发言中,将8个省市区分成7组,有组长,配一两个副组长.他自告奋勇担任河北、北京组组长,并拟要钱正英担任副组长,因钱正英已去河南参加四清工作,他要陈正人、李人俊担任副组长。他在会上宣布:“要经中央批准成立北方农业领导小组,并建立各级农业领导小组”。“我抓河北和北京,先念抓河南,震林抓山西,余秋里抓陕西,乎加抓山东,光伟抓内蒙古,富春抓辽宁,富春要是身体不好,一波代上。”〔1〕他说:这次只是一个开端,今年开始抓,要下去蹲点,和省市一道开会,出点主意,帮助检查,进行督促,起鼓舞带头作用。
  抗旱会议后,周恩来立即研究部署北京抗旱。他的副手陈正人、李人俊、赵鹏飞等则奔赴河北抗旱第一线。
  2月15日,他听取了陈正人关于抗旱工作队的汇报。他对陈正人说,抗旱工作组下去后,不能增加地方负担,不要去指手划足。首先向当地干部、群众学习,帮助地方工作,听从领导指挥。“一学、二帮、三听指挥”是工作组的三大纪律。
  3月2日、4日、5日,他连续几天听取北方八省市区抗旱情况汇报.5日,他在北方八省市区农业小组汇报会议上讲话,表扬许多同志下去看了,发现了一些问题,也发现了一些好的典型,取了一些经回来。他再次强调抗旱工作队下去要遵守一学、二帮、三听指挥的三大纪律,下去的干部千万注意不要瞎指挥。他说:“有人提我们叫北方八省市自治区农业领导小组,我想还是叫农业小组,不要提‘领导’二字,一提领导,问题就多了,也与我们帮的作用有矛盾。主要还是依靠地方,不靠地方,光靠我们几个人能干出什么来。”他还说:“现在农业小组管八个省、市、自治区就够了,不要再增加了,主攻战略方向还是要集中,不能再扩大战线了。”他分析了水肥土种问题。“改土是比较长期的基本功,搞水也是长期的基本功.如打井,要求一年都打起来,就要犯错误,打多了一定会出毛病,会劳而无功,要提醒人们注意。水对摆脱落后把粮食搞上去,是一个主要矛盾方面,但是也有时间性,有时防涝,有时抗旱,因此要因地制宜,因势利导,不能千篇一律。抗旱应防涝,抗灾要保畜,内蒙古不提保畜不行。种子要经过试验也需要时间,试验了还要年年选种,良种时间长了也会退化.肥来的快一些。总之,要考虑土、种、水、肥等等的相互关系,不要取其一点,要八字宪法,综合运用,但也要有重点。”〔2〕
  3月7日下午,周恩来在北方农业小组会上讲话,并讨论通过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成立北方八省(市、区)农业小组的通知》。他说:“四天的汇报得到一个印象,就是抗旱抗灾要抓下去。从抗旱入手一直抓下去,搞个自下而上的规划.更重要的是抗旱防涝,抗灾保畜,争取丰收,改变这个地区农业的落后面貌。”他强调要发挥地方的积极性,“南粮北调这一情况改变要狠下苦工。我们要协助,主人是地方,成立农业小组主人还是地方。”他又说:“我们抓北方八省、市、区,不是放松南方,而主要是解决南粮北调问题。《通知》根据周恩来的意见,将原定的“北方农业领导小组”名称改为“北方农业小组”。《通知》指出:“为了具体协助这个地区的农业发展,抓紧目前这个地区的抗旱防涝、抗灾保畜,争取丰收的群众动员和国家支援工作,以便深入基层,接触实际,协助各级领导,由下而上地制定各省农业规划,逐步改变这个地区的农业面貌,中央和国务院决定成立中央北方八省(市、区)农业小组。”小组成员共24人,周恩来任组长,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李雪峰、薄一波、谢富治、余秋里任副组长。其他成员是:谷牧、解学恭、林乎加、李人俊、陶鲁笳、姚依林、陈正人、王光伟、郑汉涛、韩光、张际春、周荣鑫、赵凡、吴波、陈国栋、袁宝华。中央北方农业小组下设7个地方小组和一个办公室,由王光伟兼任办公室主任,周荣鑫、钱正英、郝中士,惠中权、梁步庭、杨煜等分别任辽宁、河南、山西、陕西、山东、内蒙组副组长。
  中央北方农业小组及其7个地方小组的成立与工作的开展,极大地推动了北方八省特别是华北地区的抗旱防涝与农业生产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578页。
  〔2〕《周恩来经济文选》第594一597页。



 
 

2007/09/10

三、成立北方农业小组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