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邢台两次地震之后

 




  4月6日,周恩来从地震灾区返回北京,但他的心仍然留在地震灾区,仍在关怀着抗震救灾的工作,仍在思索着如何加强地震科研工作、如何尽快解决地震预报问题。
  4月7日、9日,周恩来两次约见地震科研人员,商讨地震预报问题,反复强调地震预报的重要性,要大家好好地搞。他说,任何事物的变化都是有规律的,地震也是由小到大.不可能一下子就来个突变。他要求有关科研单位,包括地球物理、地质、大地测量等学科,必须加强研究,对邢台地震抓住不放,对地震的形成、发展趋势等问题,尽量探索规律,总结经验;对地震的各种现象,任何微弱的变化,都要记录下来,综合起来,用辩证的观点分析,也许地震预报能在这次找出头绪来。
  地震科学工作者按照周恩来的指示,把邢台地震现场作为科学研究的实验场,相继开展了测震、地形变、地倾斜、地应力、地电、地磁、重力、地下水及动物习性等多方面的观测实验工作,积累了很多有价值的资料,发现了不少与地震有关的现象。
  1966年5月,邢台地震科学讨论会上,周恩来接见了400多位会议代表,勉励大家要把地震科学研究作为终身事业抓一辈子,“石油已放出异彩,我们要在地震问题上也放出异彩”。他要求地震研究与预报工作,不能依靠哪一方面,要群策群力,大力协作,协同作战。他赞扬邢台地震发生后,“的确是多兵种联合作战。参加的有科学院、地质部、石油部、水电部、农业部、建工部、测绘总局,地方的同志,海洋局,北京大学,科技大学等单位。只有这样,才能把力量用上,进行比较”。
  邢台地震后的几年里,北京周围地区小震活动很频繁。有一次,有人向国务院打了一个报告,预报第二天早晨7时,北京将会有7级地震发生,要求国务院通知全市居民都搬出去住,并建议毛主席也搬到帐篷里去睡。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周恩来主持国务院会议,紧急通知李四光参加.周恩来在听了各种意见之后,间李四光:“情况是否这样紧急?”李四光从几个地应力台站的数据判断,无异常现象,就对周恩来说:“问题不大,北京不像有大地震马上要发生的样子,最好不要发警报,天气那么冷,老人和小孩都出来过夜要冻病的。”李四光还轻轻地对周恩来说:“最好毛主席也不要出来,万一受冻感冒了,怎么办?”周恩来信任李四光,采纳了李四光的意见,决定不发临震预报.会议结束后,为了照顾李四光的身体,周恩来让李四光早点回家休息,自己却和大家一起,坚守工作岗位,直到第二天早晨7时之后,才放下心来。由于周恩来采纳了李四光的意见,使人民群众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保证了生产和生活的正常进行。
  1969年7月18日下午1时25分,山东渤海发生地震,北京波动也相当大.当时,周恩来正在会见外宾。送走外宾之后,他立即在中南海主持召开紧急会议,听取地震专家的汇报。他关切地对大家说:“我正在会见外宾,电灯晃动了,不知我国哪儿又发生了地震,心里很惦记。”他摊开一叠纸,拿起一支笔,一边问,一边记。当地震专家汇报到这次地震发生在北纬38.20东经119.40时,周恩来说:“等一等。”他轻声地重述了这个位置,沉思了一下,关切地问:“是庙岛群岛吗?”接着又说;“北边是辽宁,有许多重要工厂,有铁有煤,南边是山东胜利油田,往西就是京津地区。”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工厂、矿山、油田的安危,都装在他的心里。会议结束后,周恩来向毛泽东作了书面报告:“今(十八)日已召开有关部门会议,组成地震工作小组,以李四光为组长,刘西尧为副组长,吸收地质部、科学院、科委、石油部、海洋局等有关同志参加,联合派出地震观察组往山东、辽宁等地,加强那里的观察和预报能力,并定十九日派出空中观察组沿渤海湾并玉长山岛上空视察地震现场灾情和地面出现变化,以利地震规律的探讨.救灾工作已在部署中。”这次地震因发生在海中,震源深,所以损失小。
  1970年1月5日,云南通海发生7.3级地震.周恩来在当天听取震情汇报时得知,震区有的群众在震前曾观测到一些宏观现象,采取了预防措施而减少了损失。2月7日,在全国地震工作会议上,周恩来明确提出地震工作要像对地方病那样以预防为主,从预测到预防。他说:“地震是伤害人的,劳动人民要对付它,总会想出一些办法来。对今天发生的地反,要到地震现场去,到地震区去,通过实践,不断总结劳动人民的经验,做好预测,然后实现预防。”“一定要加强预测预防工作,不要等地震后才去救,去救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预防,防首先就要预测。”“各种预测的办法都要采用,进行综合比较。”“不仅要有专业队伍,还要有业余群众队伍,团结在专业队伍周围,用土办法观测,要专群结合、‘土’洋结合,实现预测预防。”他还要求土木工程,特别是水利工程在修建之前必须考虑防震问题。他说:“钱正英同志,你的水库还要‘更立西江石壁’,‘高峡出平湖’。要到现场去总结经验,研究在什么情况下工程震不垮,使我们知道以后怎样更好地去做。”
  在“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岁月中,周恩来砥柱中流、日理万机.但是,他仍然始终如一地关注着地震工作的发展,期望地震预报上有所前进。他对每份震情简报都仔细阅看,有的还作了重要批示.1971年8月,四川马边地区发生5.8级地震.事先凉山地区因观测到某些现象,采取了预防措施而减少损失,但没有将预测情况通知马边。周恩来在这份简报上批示:“也要通知周围专区,不应局限自己管辖地区。”1974年4月22日,江苏省溧阳县发生5.5级地震。江苏本来是少震区,突然发生破坏性地震,这是一个新的情况。周恩来立即在《震情》上给国务院有关工作人员批示:“请随时过间,随时上报。”1975年2月5日,辽宁海城发生7.3级地震,由于作出了预报,采取了预防措施,大大减少了摄失。此时周恩来已病重住院,还亲自批准由国务院通报表扬了这次作出预报的有功单位,这对地震战线上的全体工作者是一个极大的鼓舞.2月10日,周恩来看了普及地震知识的科教片《地震》,在一封信中写了这样的意见:“我今天看了地震科教片,虽然中间还少了些震前的征兆(我于一九六六年邢台地区两次地震都看了不少征兆和记录),但还是一个好片子,可以在国内多印拷贝进行地震知识教育。”周恩来在病中特别牵挂京津地区的安全.1975年3月的一个深夜,当他得知北京通县麦庄公社发现一条地裂缝的情况后,立即让办公室通知国家地震局连夜派人去调查,弄清是新出现的还是过去已有的。他批评说,这么紧急的事,为什么非等到明天?晚上看不清,难道不能解决照明问题?这是周恩来最后一次过问地震工作。
  在邢台地震的危难时刻,周恩来两次深入地震灾区,与灾区人民共患难,极大地激发了灾区人民多难兴邦的信心。同时,周恩来亲眼目睹了地震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的重大损失,增强了抓好地震预测预报工作的决心。邢台地震之后,周恩来对地震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他的关怀和期望,极大地鼓舞着地震工作者去努力攻克地震预测预报难关。



 
 

2007/09/10

四、邢台两次地震之后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