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在交通运输第一线

 




  周恩来不仅直接筹划、过问铁路、公路、港口、机场、桥梁、隧道的建设,而且多次亲自到交通运输现场调查研究、解决疑难问题。
  雄伟壮丽的武汉长江大桥和南京长江大桥是在周恩来精心筹划与具体负责下建成的。1953年周恩来批准成立武汉大桥工程局。1954年1月,周恩来主持政务院第203次会议作出了《关于修建武汉长江大桥的决议》.在施工方法上,周恩来听取各方面意见,决定采用苏联专家康·谢·西林提出的管柱钻孔法,在世界建桥史上第一次代替传统的气压沉箱法修筑桥墩,攻克深水基础的难关,为整个大桥的顺利施工开辟了道路。修建南京长江大桥时,周恩来亲自审查批准净空高度,对铁道部设计的几十个方案,经过反复比较之后选定了一个最佳方案.修建南京长江大桥也采用了管柱钻孔法。1971年6月,周恩来陪同外宾参观南京长江大桥,他指出,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是发展了武汉大桥建设的经验,再次肯定提出管柱钻孔法的西林对我国的大桥建设是有功劳的。
  1958年7月,黄河发大水,郑州黄河铁桥十一号桥墩被冲毁,京广线受阻.周恩来知道后,立即停下会议,飞临现场,视察灾情,并亲自指挥抢修大桥,恢复南北交通.当他在郑州听到济南黄河铁桥出现险情的消息时,又不顾劳累,飞抵济南,上桥查看,对大桥哪里该维修,哪里该加固一一作出指示,并且亲自上大堤指导抢修加固。
  1954年的一天,周恩来对何谦秘书和赵行杰卫士说:“群众反映现在北京市公共汽车拥挤很厉害,上下班要在路上浪费一两个小时,今天咱们去乘公共汽车,了解一下情况,你们不要告诉保卫部门。”他领何谦、赵行杰上了公共汽车,下来后,又上了无轨电车,在北京城转了大半圈,同乘客交谈,掌握了不少交通情况。回西花厅后,周恩来很快将有关领导同志找来,召开专门会议,讨论和制定了如何解决公共汽车拥挤问题的具体措施。周恩来轻装简出在公共汽车上向乘客调查掌握交通情况的事何止这一次?1958年9月26日晚上10时,北京市5路公共汽车上的售票员和乘客见到的是其中的另一次。
  修建北京火车站时,周恩来亲自审查设计图纸。在第一次设计图上没有东西两个塔楼,周恩来说:“这样长的建筑,东西两翼有两个塔楼似乎好看些。”后来,设计人员根据周恩来的意见,对图纸作了修改,在主体大楼的两侧增加了两个塔楼,使车站显得更加协调壮观,同时也扩大了使用面积.施工期间.周恩来还三次到工地视察和参加劳动。车站竣工后,他又多次去检查工程质量,发现问题,及时提出改进措施。1969年5月29日,由于受极左思潮影响,不遵守红灯禁行的规定,北京站发生两列客车相撞的重大事故。5月30日,周恩来亲临现场紧张地工作了五个多小时。同北京站干部、职工一起研究、解决安全运输问题,给北京站人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1966年3月,周恩来视察地震灾区。在隆尧县城内西大街路口,救灾的干部、群众、解放军、医生等乘坐的运送物资的车辆挤塞了街道,他走下车往交通岗上一站,当“交通警”指挥交通。1970年4月,周恩来视察北京地下铁道.他对地下铁道的道轨、路基、车厢、站台一一作出具体指示,甚至连车厢里座位窄了点,胖人坐不下也想到了。长安街上的“安全岛”就是根据周恩来的要求设立的。他考虑到城市交通安全,指示在繁华路口的马路中间要设“安全岛”好让行人走到马路中间时也有个地方躲车。
  周恩来对交通建设、交通问题就是这样不厌其烦、事必躬亲,过问得就是这样细致、这样周到。



 
 

2007/09/10

一、在交通运输第一线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