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断提高运输能力”

 




  周恩来为庆贺成渝铁路通车写下了“修建铁路,巩固国防,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的题词。
  铁路同公路、水运、航空、管道等一起,构成现代运输的五种方式.在我国,铁路还是诸种运输方式中的骨干,承担着国计民生的大部分运输任务。周恩来的题词不仅是为修建铁路写的,也是为发展整个交通运输业写的。它通过修建铁路这一具体的运输方式,集中表达了为什么要交通运输先行的思想。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在现代战争中依然如此。交通运输对巩固国防,对保证卫国战争的胜利是极为重要的。聂荣臻说:“运输战线上的辉煌成绩,是我们取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的重要因素之一。”“整个后勤工作,当时都是在周恩来同志的领导关怀下进行的。这方面的事情,我几乎每件都向他请示。他抓得很细。在志愿军准备出国前夕,恩来同志多次听取后勤保障工作的情况汇报或出席有关的会议,对出国部队的粮食、被装、武器弹药等的供应、交通运输、伤病员救护治疗,后勤干部的调配等等,都一一作了明确指示。”〔1〕为了确保抗美援朝战争和国内经济恢复、发展两方面对交通运输的需要,周恩来经常直接处理交通运输中的难题。1950年11月4日,他在《目前全国运输情况报告》上批道:“一、各部所提运输计划必须具体,无具体计划者铁道部得要求主管部门代拟好计划并得负责机关批准后才接收任务。二、所有军事运输计划必须经军委批准,物资运输计划必须经财委批准,两种计划超过实施可能性时,应先军事后财经;如因紧急而发生先后和分配争执时,得提交我来解决。三、今年内整个运输计划,已责成杨立三于两日内拟好军运计划,至本月七日召集军事财经两方面一道开会解决。”由于敌人对我交通运输线实行“绞杀战”,日夜狂轰滥炸,一度影响了前方的物资供应。吕正操回忆道:“为此,周总理每天夜里十二点前后,都要来电话或把我找去询问铁路修复的情况。到次日凌晨四、五点钟,还要来电话查问通过了多少车,车上装的什么物资,以及装车、卸车的情况。有时他还直接和前方指挥所通电话,了解存在的问题并及时加以指导。直到听说物资运上去了,他才放心。后来,总理及时肯定r群众创造的抢修、抢运、防空结合进行的经验,并指示我们坚持下去,我们才按时完成了铁路前运后送的计划,保证了前方部队的物资供应。”〔2〕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生动地证明了交通运输畅通是巩固国防、保证卫国战争胜利须臾不可缺少的必要条件。
  关于交通运输对发展经济的关键作用,周恩来在立国之初就进行了充分的论述。从流通方面来看,只有交通运输发展了,才能使商品流通,使城乡交流、内外交流发展起来。“修铁路,首先要想到这条铁路在城乡交流、工业品与农产品的交换中所能起的作用。”〔3〕“运输便利了,才便于调整工商业,便于城乡交流、内外交流。”〔4〕从生产方面来看,只有交通运输畅通,才能保证生产的恢复与发展。“比如淮南的铁道恢复了。就可以使淮南的煤产量增加.保证上海工业的恢复。’〔5〕1950年9月14日,周恩来通过东北与关内铁路交通条件的比较,阐明了交通运输发达对发展经济的重要性。他说:“东北的工业商业之所以调整得快,发展得快,固然是因为土地改革完成了,农村的购买力提高了,同时也决定了城市工商业发展的中间桥梁-一铁路的修复。”〔4〕当时东北的人口约占全国的10%,东北的铁路约占全国的40%。与此相联系,当时全国工业的比例只有10%,90%是农业、手工业;而东北的工业比例则达到40%。由于东北交通发达,工业发展,工业品可以深入农村,农村的粮食也可以运到城市。由东北而论及全国,周恩来说:“要建成中国的铁路网,城乡交流,内外交流,这样才能使工业恢复、发展。”〔6〕
  1953年5月14日,周恩来在中央各部门负责人会议上宣布将铁道部、邮电部、交通部划归政务院副总理邓小平领导,并突出强调了交通运输特别是铁路对经济发展的关键作用。他说:在国家建设初期,铁路就成了国家建设的开路先锋。哪里没有铁路,哪里的经济就不会有很大的发展。比如说粮食,在统计数字上有时很好看,他如果没有铁路,只靠大车、木船就运不出来,就没有用。我们国家经济上的特点,一方面是落后,一方面是不平衡,忽视了任何一方面,都要犯错误。要想克服经济上的不平衡只有修铁路。因为工业需要高度的集中,如果铁路不能到达,那近代工业也就不能到达,在没有铁路的地方,说发展工业,也只有发展手工业。不仅要修铁路,而且还应发展轮船航运事业。
  1954年9月23日,在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周恩来一方面报告五年内交通运输业的恢复与发展情况:“铁路正线的通车里程一九四九年为二万一千七百公里;由于历年修复和新建了不少铁路,今年预计将达二万五千五百公里。宝鸡成都线今年可以由成都铺轨到广元;兰州新疆线今年可以向西铺轨到武威西北的怀西堡。全国公路的通车里程今年将达十四万多公里。工程艰险、意义重大的康藏公路将在今年内全线初步通车.海上运输和内河航运也都有发展。”〔7〕另一方面,他强调指出:“不断提高运输能力以适应国民经济迅速增长的需要,是交通运输业的主要任务之一。”〔8〕1956年9月16日,周恩来在党的八大会议上作《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建议的报告》时,再次强调指出:“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基本建设规模的扩大,内地和边远地区的开发和建设,都需要大大地增加运输和通讯的能力,要求我们必须以铁路为重点,相应地进行全国运输网和通讯网的建设。”〔9〕1957年8月,针对新疆的开发,周恩来指出:“不仅要修通从兰州到新疆的铁路,而且要修通北疆到南疆的铁路,才能开发。”〔10〕
  关于交通运输对改善人民生活的关键作用,周恩来也多有论列。1950年6月26日,在政务院第37次政务会议上讨论西北地区民族工作时,周恩来指出,西北地区“交通很不方便,日用品自然很贵,以后应该设法解决交通问题。”〔11〕1952年1月28日,周恩来署名发表的政务院关于加强老根据地工作的指示指出;“恢复与开辟交通,这是改善老根据地人民生活的主要关键。”要求“建立转运货站,把运输工作加以组织,以利推销土产和供应山区人民所需要的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12〕1956年7月24日,针对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和凉山彝族自治州的工作,周恩来说:“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生活比较落后。要改变这种落后的状态,首先必须发展交通事业。甘孜藏族自治州决定要修从康定到巴塘的公路,凉山彝族自治州也要修两条公路,我们已经请交通部研究修筑这几条公路的方案。”〔13〕
  今天,经济学家们喜欢把交通部门比做社会经济发展的瓶颈,意在强调交通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交通上不去,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也就上不去。回顾30多年前周恩来关于交通运输对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的关键作用的观点,我们不能不敬佩他的远见卓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周恩来十分重视观察铁路交通这一国民经济的大动脉,通过了解交通信息掌握全国的经济形势。1955年,周恩来带着几位部长和国家建委副主任谷牧去东北开协作区会议。当飞机快飞到山海关时,周恩来让秘书通知驾驶员,飞得低一点、慢一点,飞到山海关的时候,在上空转一个圈子,让机上的几位部长把下面的情况好好看一看。接着,他对谷牧说:“你是管工交的,坐在飞机上也可以搞点调查嘛。到山海关的时候,你从窗口往下看,数一数几分钟之内有多少列火车进出山海关。山海关是连接东北地区与华北地区的咽喉,东北地区是我们国家的工业基地,以山海关的车辆进出情况,可以看出点我国目前工业交通方面的大情况呢!”〔14〕谷牧回忆的这一事例,是周恩来调查交通情况许多事例中的一例。“文革”中,周恩来每天都看《铁路运输日报》,不仅是在关注着铁路交通这个先行部门的状况,也是在通过了解交通情况掌握全国经济的“大情况。”

  【参考文献】
  〔1〕《聂荣臻回忆录》(下),第756、749页。
  〔2〕吕正操:《永远怀念周总理》.《怀念周恩来》第58页。
  〔3〕同上,第30页。
  〔4〕同上,第59页。
  〔5〕同上,第14页。
  〔6〕《周恩来经济文选》第60页。
  〔7〕同上,第189页。
  〔8〕同上,第190页。
  〔9〕《周恩来经济文选》第307页。
  〔10〕《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376页。
  〔11〕同上,第193页。
  〔12〕《周恩来经济文选》第103一104页。
  〔13〕《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第327页。
  〔14〕谷牧:《回忆敬爱的周总理》,《我们的周总理》第6页。



 
 

2007/09/10

三、“不断提高运输能力”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