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土洋结合,水陆空并重

 




  怎样发展交通运输业,保证交通运输先行呢?对此,周恩来进行了宝贵的探索。
  第一,土洋结合,多方协力。
  土洋结合,即既要大力发展近代交通运输工具,是为主,也要充分利用民间传统的运输工具,是为辅,使之主辅结合,相得为用。1956年9月16日,周恩来指出:“由于我国近代运输工具不足,运输线路不够,并且分布得很不平衡,而我国现有的木帆船和兽力车等民间运输工具数量大,分布广,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是重要的辅助运输力量,在有些地区,目前还是主要的运输力量,因此,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和适当发展民间运输工具,并且逐步地对他们进行技术改良。在可能的条件下,我们还应该把近代运输工具同民间运输工具结合使用,以适应运输增长的需要。”〔1〕
  多方协力,即发展交通运输业既要充分发挥国家的作用,也要充分发挥地方和民间的作用,还要充分发挥其它部门的支援作用。首先,国家财政投资要将兴办近代交通作为重点之一。经济恢复时期,周恩来指出:“中央人民政府的经济投资,将着重用在发展工农业所首先需要的水利事业、铁道事业和交通事业方面,用在农业和纺织业方面.用在一切工业所首先需要的燃料工业、钢铁工业和化学工业方面。”〔2〕“一五”计划时期,周恩来在说明交通运输是先行企业之后,接着强调“交通运输业在五年建设中还要占很大的比重,投资也比较大。”〔3〕在这一思想指导下,三年经济恢复时期,国家对铁路投资11.34亿元,占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的14,47写;“一五”计划时期,国家对铁路投资62.89亿元.占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总额的11.44%。其次,各级地方政府和民间要大力兴办交通运输业,包括发展民间运输工具。例如,要加强老根据地的经济建设,首先必须开辟交通。怎样做广必须分级负责,采取发动群众义务劳动为主、国家出资为辅的办法,有计划地修好老区主要的交通干线如公路、大车路、驮骡路,人行路以及河道等,利用当地一切可能利用的交通工具如大车、手推车、船筏等,并扶助群众添置这些交通工具,发展运输业。”〔4〕
  再次,其它部门要大力支持交通运输业的发展。比如,要恢复、修建铁路,.钢铁工业、机械工业,先要为铁路制造钢轨、火车头、车厢、车皮”。〔5〕在交通运输建设与保留纪念馆旧址的关系上,要首先考虑交通运输建设的需要。1973年2月15日,王冶秋就重庆市梨树湾至菜园坝铁路通过红岩村和新华日报馆旧址问题向国务院写了请示报告。2月26日,周恩来批示:“铁路线要多快好省,按一九七三年底襄渝全线通车任务完成,不要为红岩纪念馆作任何改动。”“待襄渝全线修好通车后,再看有无必要,由地方在绿化全线计划中加点工。”他还提出了一个重要原则:“纪念馆要服从基建工程,绝不许基建工程服从纪念馆。”
  第二,车船互补,水陆空并重。
  周恩来不仅重视铁道交通建设,也重视公路、内河航运、海运、航空等交通建设,重视发挥不同交通工具的互补作用,从总体上不断提高我国的运输能力和交通水平,经济恢复时期,他指出:恢复交通运输,“铁路的恢复最重要”,“公路、航运等的恢复放在其次。”〔6〕1954年9月23日,他提出“合理发挥水运对于陆运的配合作用。”〔7〕1956年9月16日,他提出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必须以铁路为重点相应地进行全国运输网和通讯网的建设.“一方面,应该对原有线路和设备进行必要的改建和技术改造;另一方面,应该继续进行新的线路的建设,主要是西北和西南两个地区的铁路、公路的建设,沿海、长江的港口的建设,同时,还应该增加必要的运输和通讯的设备。”〔8〕
  周恩来曾多次过问大西南的公路建设。1950年1月7日,关于修建昆明至打洛公路问题,他致电宋任穷并西南军区和军政委员会,一方面指出所提筑桥材料因大部或全部须向外国订购,一时难以解决。一方面指示:昆明到峨山段129公里,已通过车,可以整修一下。峨山至墨江段约304公里,可同时开始勘测设计修建,经费约可批准4878万斤米。墨江以下则先勘测,暂不修建。为修建拉萨到日喀则的公路,1954年12月17日,周恩来将此事批给国务院第六办公室主任王首道办,并写道:“路线有两条:一自黑河以南直通日喀则,路短好修。一经拉萨通日喀则,沿河或绕山路均有一段难修;因此,必须先勘定一条路线,然后才好修建,"
  江河既给人类带来了舟楫航运之利,也给人类带来了陆路通行的障碍。长江对陆路通行自古就有“天堑”之说。周恩来十分重视长江上修建大桥,以消除陆路通行的障碍,并重视对大桥进行保护.1962年7月10日,长江航运局201号拖轮顶推90个铁驳通过长江武汉大桥时,其中第103号铁驳撞了第5号桥墩两处。初查原因是:船长罗新雨对长江水性不了解,是第一次通过大桥航行;长江水涨,航标不准确。7月12日,周恩来看了上述情况报告后立即批示:“即送邓(小平)、彭(真)、富春传阅。请送吕正操同志阅办。最好会同交通部派人前往查明情况,做出结论,迅速修整,严禁再犯。”周恩来也十分重视发挥轮船航运的作用。他过问大江大河的治理、开发时.始终强调力争做到防洪、发电、灌溉、航运、养殖五利俱全,反对顾此失彼,抓住一点不及其余。长江素有“黄金水道”之称,干流横贯东西,支流辐辏南北,江阔水深,终年不冻,四季通航,在世界同类河流中,航运条件最为优越。周恩来非常重视改善长江航运条件,发挥“黄金水道”的作用。在葛洲坝工程修建过程中,他多次强调航运问题,指出不能为了发电而影响航运.1971年6月23日,他说:如果航运中断了,坝是要拆的。两利相权哪个重,两害相权哪个轻,要比较。修葛洲坝,既不灌溉,又不防洪,就是发电和航运。一百多亿度电哪里搞不出来,如果航运断了那就是大罪。1972年11月8日,他嘱咐林一山:我给你一个任务,如果船闸不通航或减少航运效益,葛洲坝工程要停下来一条长江抵多少条铁路啊,一条铁路也不许中断,何况长江!1972年11月21日,当林一山在会上汇报设计要解决航运问题时,周恩来又深情地说:是呀,长江如果不能通航,那我们这一代犯的错误不得了。水利建设者们牢记周恩来的嘱托,在葛洲坝工程建设中把航运放在第一位,通航建筑物按两条航道布置,其中一、二号船闸是目前世界上内河航运最大船闸之一,可以一次通过15000吨左右的船队。
  70年代初,随着石油出口量的增长、对外贸易的扩大,我国的港口设施和远洋运输能力明显不相适应的矛盾突出出来。“9·13”事件后,周恩来委托谷牧抓一抓港口建设,并指示国家计委提出港口建设计划。1973年2月,中央政治局在听取国民经济计划汇报时,又专门讨论了港口建设问题,周恩来站在很高的角度.讲了搞好港口建设对于发展国民经济的重要意义,并发出了“三年改变港口面貌”的号召,同一期间,周恩来还提出要在积极发展自己造船工业的同时,利用中国银行的贷款,在有利的条件下,适当购买一批外国货船,包括仍可行驶的旧船,组成自己的远洋船队,力争在1975年基本改变主要依靠租用外轮的局面。余秋里说:“我国能有现在的250多个万吨级以上的深水码头泊位和现代化装卸设施,能有一支将近2000万吨的远洋运输队,是同当时周总理的远见卓识、正确决策分不开的。”〔9〕
  中国航空交通建设也浇灌着周恩来大量心血。“中国民航”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是周恩来亲笔所题。1957年,他提出了“保证安全第一,改善服务质量,争取飞行正常”的民航工作方针。1965年上半年,他指示说:“中国民航不飞出去就打不开局面,一定要飞出去才能打开局面。”他预见到首都机场不能适应飞进来和飞出去的困难,亲自提议并批准扩建首都机场,把它列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在审查候机楼设计时,他提出“经济、适用、朴素、明朗”的八字要求.1974年,他针对国际通航问题,在一个批示中十分关切地询问:“下半年开始国际通航条件是否具备,保证双方往来,不致发生空中导航、通讯、气象、指挥、机场、起降、供应、修理、运输、食、住、安全等事故.如条件不够,必须加快准备。”〔10〕1975年4月27日,他请李先念转告谷牧。“在抓紧港口建设的同时,也要注意抓飞机场的建设,海运空运,我们都很落后。”〔11〕
  第三,严格管理,提高效率。
  无论是铁路、公路,还是水运、空运的发展都不仅有一个扩大规模的问题,还有一个提高效率的问题。提高效率,根本的办法是严格管理.1954年9月23日,周恩来指出:“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运愉需要,除了必须增加线路、改进设备以外,还应当改善经营管理,发掘运输的潜力,特别是要进一步缩短车辆和船舶的周转时间。”他还说:“逐步消灭过远、过短、对流和其他不合理的浪费的运输,不但可以节省整个运输能力,而且可以大大减少运输费用。”〔12〕
  对交通工程建设也要严格管理。1962年11月11日,周恩来批评说:铁道兵9000人,出工不到5000人,每年工作不到200天,这样怎么行呢?他指示:铁道兵要按修铁路的工程部队性质确定编制、工作制度,也可以按交通工程兵的性质考虑,除了修铁路外,还可以担任修建公路、机场、码头的任务。
  “文革”动乱中合理的规章制度被破除,管理混乱,交通事故频繁,交通大动脉时常中断。对此,周恩来反复强调交通部门严格管理的重要性。1967年11月30日,周恩来接见郑州铁路局全体代表及在京学习和开会的铁路局部分代表时说:铁路是最集中的产业,高度集中统一,你们从调度上可以看出,只要稍微差一点,就会出乱子。1968年5月12日,周恩来接见全国铁路、交通会议全体代表时指出:交通的特点是近代化的组织,只要有一个站通不过,其它站虽然开出了列车,全线还是通不过,这就是一个关键。还有卸货,运到一个地方卸不下来,把车辆占着,船占了;或者是卸下了,但又运不走,占满了仓库,这也是不行的.拿长江来说,重庆那里两派斗争非常激烈,把船打了,货卸不下来,因而很多东西不能出川入川,使长江航务受到很大影响,这也是一点影响全局。他说:铁路、交通系统像一台机器一样,一个螺丝钉坏了,就会影响整个机器,影响全局。铁路运转、港口运转、装卸、保养是一套机器,不可分开。铁路、交通上的每一个人等于一个螺丝钉,缺一个就交不了班,接不了班,机车停了,火车停运。由于受极左思潮的影响,红卫兵在北京街头贴出了要将红灯改为行进,绿灯改为停止的大字报。周恩来几次找贴大字报的红卫兵做工作,讲述理由,说服他们。1969年5月29日,北京站发生两列列车相撞的重大事故,就是一个机车司机闯红灯造成的。周恩来以此为戒,教育大家。7月26日,他说:铁路是全国一盘棋,铁路规章制度很重要,极左思潮不允许,不能一风吹,一风吹非出事不可。北京站撞车,就是没有认真执行规章制度。在“文革”动乱之中,周恩来根据近代交通的特点,强调严格管理,对抑制极左思潮,稳定全国交通,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周恩来担任总理26年期间,不仅提出并始终坚持交通先行的指导思想;而且从巩固国防、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等方面论述了为什么要交通先行;还从土洋结合、多方协力,车船互补、水陆空并重,严格管理,提高效率等多方面、多角度探索了怎样保证交通先行的具体办法。周恩来的交通先行思想不是坐而论道的书本理论,而是在躬亲交通运输第一线的领导与决策中产生、发展的,对当时交通运输业的恢复、发展与稳定发挥着直接的重大的积极影响。今天,我国的交通运输业已远非昔比。仅新建铁路1985年就达到3万多公里。但是,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日益增长的需要,交通运输能力仍严重短缺。学习周恩来交通先行思想,加速交通运输业的发展,仍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308页。
  〔2〕同上,第71页。
  〔3〕同上,第162页。
  〔4〕同上,第103一J04页。
  〔5〕《周恩来经济文选》第15页。
  〔6〕同上,第27页。
  〔7〕同上,第190页。
  〔8〕同上,第308页。
  〔9〕余秋里:《中流砥柱力挽狂澜》.《我们的周总理》第59页。
  〔10〕参见1977年2月10日《解放军报》。
  〔11〕谷牧:《回忆敬爱的周总理》,《我们的周总理》第38页,
  〔12〕《周恩来经济文选》第190页。



 
 

2007/09/10

四、土洋结合,水陆空并重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