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批评派性,倡导联合,确保运输正常

 




  1967年8月21日,周恩来同李富春、李先念接见工交、财贸、农林系统群众组织代表和军管会人员时说,要说服铁路上的两派斗争,不要和另外的组织串连,更不要叫外地组织来参加斗争,这样很不利,来了就受影响,经济上、生活上都受影响。他还说,铁道、交通本来想军管后好些,现在又下降了,铁道部要首先响应下去,劝铁路上的两派不要再武斗,更不要殴打、抢东西。
  仅1967年10月29日到12月2日的不到40天的时间内,周恩来就6次接见铁路职工,解决东北、西北、西南、中南、华东等地铁路部门的两派争执和运输生产问题。10月29日,接见全国铁路运输工作会议代表。11月1日,接见广州铁路分局两派代表。11月25日,接见铁路系统代表。11月30日凌晨零时43分至3时21分,在人民大会堂安徽厅接见郑州铁路局全体代表及在京学习和开会的铁路局部分代表。11月30日23时5分至12月1日3时25分,又在人民大会堂西会议厅接见郑州、西安、哈尔滨、乌鲁木齐等铁路局在京开会和学习的代表.12月2日,接见郑州铁路两派代表.这样频繁地接见铁路职工,目的在于批评说服闹派性的人,推动大联合,确保运输生产正常进行。此间,周恩来还亲自过问铁道部门举办学习班两期,其成员多为各铁路局、分局的革命群众组织代表、军管负责干部和业务干部,其目的亦为推动各派实现大联合,“以利抓革命、促生产."12月4日,周恩来对有关人员起草的中央对郑州铁路局系统七个单位和西安铁路局达成革命大联合协议的批语进行了审阅和修改。12月5日,他将这一文件以“特急件”形式连同书面请示呈送毛泽东、林彪审批。
  1967年12月28日,周恩来接见在京的东北,江苏地区铁路代表,这次接见从晚上11时25分至次日早晨5时45分,通宵达旦,循循善诱,苦口婆心,讲了6个多小时。他劝解派性武斗,不仅动之以情,而且晓之以理。他说:1967年快完了,从今年1月起,抓铁路到现在整整一年,现在装车数越来越少,我觉得心里沉重,对不起伟大领袖毛主席,你们就那么安心吗?就这样武斗下去啊?周恩来针对常州市“工农学革命串联会”向14次列车开枪一事,气愤地说:你们协议上写的要将武器封存、上交,停止武斗,可是还在打,这就证明你们根本没有停止武斗,根本没有实施你们的协议。我问你们,你们达成的协议,是准备实施,还是准备欺骗中央的?如果中央派部队去,你们是不是接受,是不是能马上交枪,停止武斗?凡是有你们组织的地方,都要封存、交枪,你们能保证吗?当对方代表们齐声回答“能保证”时,周恩来才松了口气。镇江“三代会”、常州“主力军”,强迫209次客车把五捆枪运走,当护路部队发现制止时,被,’三代会”围攻,有11名战士被打伤,后来被抢走三捆枪,并抓走9名战士在镇江吊打。针对这一事件,周恩来痛心地说:这是矛头对解放军,你们不觉得难过!有“二七”光荣传统的铁路工人,这样做,我简直不能想象。针对蚌埠铁路分局的派战,周恩来说,运动已经一年半了,还有P派,P够了嘛!你们看现在铁路这个样子,还相互不在一起活动,你一派独掌一片,行不行?总要大家一起做嘛!淮南的煤运不出来,就是待卸车多。铁路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你们仍然抱着自己小团体的利益不放,不想想大局.针对沈阳铁路分局又分出一派组织,周恩来说,今天四派,明天五派怎么办?你们这不是为大局,为阶级利益,是派性膨胀。三派变六派,六派变十二派,十二派变二十四派,那还得了!派性像毒蛇一样,缠在身上摆不脱,直至被毒蛇咬死.你们要搞大联合,大家在一起要多作自我批评,求大同,存小异.你们沈阳铁路局有七千辆车卸不下来。你们这些领导人搞成这样,我们心中不安。首先,你们得跟沈阳三大派割断.不但是组织上,还有思想上。
  1968年新年伊始,在周恩来过问下,全国铁路抓革命促生产会议在北京召开.全国18个铁路局、52个分局共70个单位的军管会代表、群众组织代表和部分业务人员,参加会议。1月5日,周恩来出席开幕式,并作了即席讲话.他说,为什么去年抓了铁路,今年一开始就抓铁路,这是因为铁路运输关系到国民经济的大发展.他指出,去年铁路系统暴露了一些弱点,派性在铁路上发展得比较高,在铁路业务上表现装车减少,货运量减少.周转时间增加,援外物资受到阻挠,甚至被抢,战备物资、部队转移也受影响。他要求实现大联合,推动三结合.不管怎么样,总要把派性去掉;制止武斗,把武器封存起来,大家放心,铁道系统内外不串连,与地方脱钩,把生产、革命、运输搞好。
  1月8日,周恩来对有关人员起草的中央对沈阳等铁路局达成革命大联合协议的批语进行了审阅与修改.其中,周恩来增写了这样的内容:中央要求你们,“服从铁路系统全面军管的决定,脱离与地方革命群众组织的串连和隶属关系。”1月11日,周恩来将上面文件改题为《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对全国各铁路局达成革命大联合协议的通知》,并以“特急件”形式连同书面请示呈送毛泽东审阅.周恩来在书面请示中写道;“为使今年先在铁路线上解决这个关系到全国抓革命、促生产的关键问题,现拟出一个中央指示,已经中央文革扩大碰头会通过,特送上,请主席批示."1月13日,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中央大厅再次接见全国铁路抓革命促生产会议代表,宣读并讲解《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对全国各铁路局达成革命大联合协议的通知》。宣讲中,哈尔滨铁路局炮轰派的人打断周恩来的讲话,高喊:“哈尔滨没有实现大联合。”周恩来生气地说:“你们等一下,不要干扰嘛。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大动脉,18个铁路局.一百多万员工,就因为你们几个人、一派不满意,这个会议就不开了!有这样干扰会场的吗!”周恩来对铁路部门派性的说服,既是耐心的,也是严肃的。宣讲中周恩来说,沪宁线不能畅通,连云港不能装卸,直到现在,武斗还停不下来。中南不仅南宁,还有一个株洲也是这样。我们总要使铁路畅通嘛。他再次要求服从铁路系统全面军管的决定,脱离和地方群众组织的隶属关系,不要互相串连。地方不要影响铁路,铁路也不要影响地方。
  通过1968年1月会议,全国18个铁路局及一些基本建设、工业生产单位,在各自范围内初步实现了两派群众组织的联合。此后,周恩来又多次在铁道、交通会议上强调,要使铁路、航运畅通,必须树立一盘棋思想,不能闹派性搞分裂各行其是。铁路运转、港口运转,装卸保养是一套机器,不可分开。他还严肃批评了怠工、旷工、无组织无纪律的现象。周恩来的批评、说服、指示,得到铁道、交通部门各级军管会和广大职工的拥护,减少了派性武斗对铁道、交通的破坏.1968年货运量下降幅度比1967年显著缩小。



 
 

2007/09/10

三、批评派性,倡导联合,确保运输正常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