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改善消费构成,抑制集团消费

 




  消费构成,从档次上可以分为生存资料、享受资料和发展资料的消费;从种类上可以分为吃、穿、用、住、行、烧等等。周恩来认为在人口多、耕地少、底子薄,农业没有过关的条件下,中国人民的消费从档次上主要是满足生存性消费需要,即满足最低的需要;在种类上主要是满足吃的需要,其次才是满足穿、用、住、行、烧等等需要.吃的方面也有个构成问题,主食与副食、植物与动物、粮食与瓜果应该合理搭配。1962年4月28日,周恩来接见波兰驻华大使克诺泰时说,你们吃肉多。我们东方民族肉吃得少。朝鲜是用鱼的办法来解决,鱼含的脂肪蛋白也不少。日本也是用的这个办法。1962年9月16日,周恩来接见松村谦三时说,日本人民主食节约,主副食的配合合理,主食需要量比中国少,副食品营养价值很高,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1962年10月30日,周恩来接见麦克唐纳时说,中国的农业落后,使食品满足人民需要是长期的问题,不仅要农业增产粮食,还要林业发展核桃等木本粮食作物,还要发展水产、果树。中国人民的食品问题要从多方面解决。
  针对“大跃进”中的公共食堂,周恩来阐述了避免浪费和提高消费效果的思想。中国人多、经济落后,采取集体消费的方式,吃饭不要钱,放开肚皮吃,会造成极大的浪费.1959年5月28日,周恩来在天津大学说,去年大办工业、大炼钢铁等,打破了过去的定量。差不多有5个月吃得多,把一年的东西都吃掉了,把2000多亿斤的储粮也吃了。农村比过去吃的多一倍,有时吃饭还来个比赛,粮食就是吃多了才有点紧。猪肉也是一样。1958年12月24日,周恩来视察河北农村时说,不能浪费,允许吃饱,我对放开肚皮子吃这个口号有点怀疑,人吃太多了,对胃没有好处,人身上每天需要的营养是有一定数量的。消费效果是通过消费支出和消费收益的比较反映出来的。在吃的方面,吃得太多,消费支出很大,但人体接受不了那么多营养,这就是低的消费效果,如果吃伤了食,这就是无益而有害,就是负消费效果。根据人体需要,适量饮食,才能做到支出小而消费收益大。
  周恩来主张抑制集团消费。1961年12月28日,中央工作会议上,周恩来预计1962年集团购买力45亿元。周恩来指出,1958、1959、1960这3年995亿元的投资里头,楼、堂、厅、院、馆就用了22亿。22亿对995亿,数目好像有限,但这是一个高级的消费.楼、堂、厅、院、馆的建筑面积占了整整3000万平方米.如果把22亿用在建造职工宿舍,标准就可以降低,就不是建筑3000万平方米,就可以建600。多万平方米,可供120。万人住。周恩来坚决反对动用公款请客.送礼。1961年春节之前,淮安县委送给周恩来和邓颖超一些藕粉、莲子、馓子、工艺品和针织品。周恩来和邓颖超从自己薪金中拿出100元寄到淮安作为偿付藕粉、莲子、馓子、工艺品的价款,并严肃指出,在中央三令五申不准送礼的情况下,你们这样做是不好的。周恩来不仅是抑制集团消费的思想倡导者,而且是抑制集团消费的政策制订者,还是抑制集团消费的身体力行者。
  学习和研究周恩来的消费思想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第一,学习周恩来关于生产的发展和社会财富的增长是改善人民生活的物质基础的思想,当前要从产业政策、分配政策上努力根治消费膨胀问题,把过度的消费资金转移到生产和建设上来.据悉,1978一1986年期间,私人经营者用于扩大再生产的投资约212亿元,占同期业主净收入的26.4%;业主净收入中退出经营活动的,占73.6%,达591.2亿元,再加上私人企业中工资支出838.3亿元,合计为1429.5亿元,均转化为消费资金.国营企业中则有不少借款发奖金的。这是消费膨胀的重要原因之一。我们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明确国营企业的产权,改变国营企业滥发奖金的问题;并且设法消除私有企业的投资顾虑,增强私有企业的投资信心,增加私有企业收入中的投资比例。
  第二,学习周恩来在增加生产、计划生育的基础上改善生活的思想,当前要进一步抓紧抓好计划生育工作,控制人口增长。据悉,有些省区人口增长抵销了粮食的增长,人均拥有粮食量反而下降.1956年,宁夏人均有粮440公斤,1988年的粮食产量比1956年增长170%,而人均占有粮却下降到345公斤。从全国看,1984年人口增长率为14.6%。,而1985年以来的种植业增长仅为13.7%,显然粮食的增长落后于人口的增长。要解决粮食供不应求的矛盾,一方面要通过各种办法大力发展农业.另一方面要控制人口增长。如果放松计划生育工作,我国人民的消费水平将难以提高。
  第三,学习周恩来抑制集团消费的思想,当前要坚决刹住挥霍公款之风。据掌握的资料:1981年至1986年,全国单是进口小汽车用去的外汇大约折合人民币200亿元。这笔钱,足可兴建十几个第一汽车制造厂,或可以搞百万元的大型科研项目两万个。综合新华社报道:1987年,全国各地无帐可查的、白吃、白拿和胡乱购买豪华进口小车等挥霍掉的钱,约有530多亿人民币,与国家统计局掌握的“按章办事”的社会集团高消费的款项一样多。两者相加,1060多亿元!约相当于当年国民生产总值1/10!是当年国家用于农村生产和发展各项农业事业支出的8倍!在治理社会经济环境中,对“按章办事”的社会集团消费必须压缩,对违章挥霍公款者必须绳之以法。
  让我们坚持改革、开放,在消费领域中进一步丰富和发展周恩来的消费思想。



 
 

2007/09/10

四、改善消费构成,抑制集团消费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