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在七千人大会后的经济调整中

 




  1961年的调整是有成效的。但是,“左”的影响及其阻力还相当大,调整的指导思想还不十分明确,调整的幅度和步子还不够大。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的七千人大会与2月21日至23日的西楼会议之后,提高了对经济调整重要性的认识,加强了经济调整的力度。周恩来认为,以前对调整“虽然做了许多工作,但是,在有些方面贯彻不力,调整不够全面,没有迅速地在应该后退的地方退够,没有迅速地在应该加强的地方加强。”〔1〕他说:“原来还想慢慢转弯,现在看来不行,要有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如果说,过去是改良的办法,那么,现在就要采取革命的办法。”〔2〕对于全面调整的必要性,周恩来指出:“在我国前几年社会主义建设的大发展中,出现了许多不协调的现象。为了改变这种不协调的现象,为了巩固已有的成绩,为了给以后的国民经济的新的大发展创造条件,就必须用一个较长的时间,即用几年的时间,通过综合平衡、全面安排,进行较大幅度的调整。”〔3〕
  西楼会议后,酝酿恢复中央财经小组,陈云为组长,周恩来为成员之一,以加强对全面的、大幅度的经济调整工作的领导。当时,陈云身体十分虚弱,医生要他长期休养。1962年3月7日、8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小组会议。陈云抱病参加会议并于3月7日作了相当长的发言。3月8日,周恩来在中央财经小组会议上讲了话。
  3月7日,在陈云发言时,周恩来多次插话。陈云说:“要把工业生产和基本建设的发展放慢一点,以便把重点真正放在农业和市场上。”他建议拨一点钢材,制造一些机帆船,增添一些捕鱼网具,让水产部门出海多捕一些鱼,以增加副食品供应,使大中城市的6。。。多万人平均每人每月有半斤鱼吃。周恩来插话:“陈云同志以前提出的每人每天供应一两豆子的办法很好。但人的营养光有植物蛋白不行,还要有动物蛋白。和尚尼姑,每天打坐,有植物蛋白也许就行了。我们这些人不行,劳动量比我们大的人更不行,有了植物蛋白,还需要有点动物蛋白,”当陈云说:“我看今年的年度计划要做相当大的调整。要准备对重工业、基本建设的指标‘伤筋动骨’。重点是‘伤筋动骨’这四个字。要痛痛快快地下来,不要拒绝‘伤筋动骨’。现在,再不能犹豫了。”周恩来插话;“可以写一副对联,上联是先抓吃穿用,下联是实现农轻重,横批是综合平衡。”〔4〕
  3月8日,在周恩来讲话时,陈云也多次插话.对如何进行大幅度调整?怎样转?周恩来讲了八条。当周恩来说:“按节约原则安排生产,把材料用于质量好、消耗低的企业。要讲究经济效果,讲究经济核算。”陈云插话:“搞经济工作哪有不讲经济核算的?赔钱实际是赔到人民身上。”当周恩来说:“基本建设规模还要缩,投资还要削。基建的安排不能扩大矛盾,而要缩小矛盾。”陈云插话:“要注意三点:一、考虑今后五年总的经济形势;二、要按照材料的短线安排,不能按长线安排,否则就会有厂房没有机器,有主机没有辅机;三、必须有骨头有肉,过去几年规模太大,就削,削到最后只剩骨头,结果就不能投入生产,今后基建必须配套,必须各方面相互衔接。”〔5〕
  3月7日陈云的发言和3月8日周恩来的讲话,是运筹经济全面调整的两份重要文献。陈云发言时周恩来的插话和周恩来讲话时陈云的插话,是全面调整决策中周、陈相互补充、相互支持、密切配合的典型例证。两位主要经济负责人之间的这种协作,对全面调整决策的出台与切实保证其贯彻执行,无疑起到了重要的积极作用。
  3月7日、8日的中央财经小组会议是陈云因病要去杭州休养临行前召开的.陈云赴杭州后,中央财经小组的工作由周恩来亲自主持。他要薛暮桥、邓力群、许明、梅行、房维中、吴俊扬等起草《中央财经小组关于讨论1962年调整计划的报告》.在《报告》起草过程中,周恩来多次听取汇报、参加讨论,解决疑难问题,每次讨论往往长达三四个小时.《报告》建议对耗煤过多的小企业(主要是10万个小高炉)和大部分没有前途的地方建设项目实行“关、停、并、转”,并对关停的企业和建设项目要“拆架子、收摊子”,以便在1961年已经精减1000万城市职工的基础上,1962年再精减1000万人,回到农村加强农业生产战线。周恩来对《报告》审查修改后,叫中央财经小组秘书薛暮桥把草案带到杭州去征求陈云意见。薛暮桥回忆.“这时陈云同志的身体仍很虚弱,每天只能谈2小时,分3天报告完毕,他完全同意草案所提出的意见,要我把他的意见转告总理。”〔6〕5月7日至1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工作会议讨论并通过了这一报告。经毛泽东批准,5月26日以中央名义向全国批发了中央财经小组关于讨论1962年调整计划的报告。在认真贯彻执行中央所批发的中央财经小组的报告后,国民经济的形势开始全面好转。
  陈云在杭州养病期间,心里仍经常盘算着怎样解救缺粮的农民,怎样加快恢复农业生产力?当时台湾国民党叫嚣要反攻大陆,怎样对付蒋介石?也是陈云集中思考的问题之一。他看了安徽搞责任田的材料后,非常重视,认为与他在农村所见、所设想的恢复农业生产的办法是一个路子。他指出,这是非常时期必须采取的办法,叫“分田到户,,也好,叫’‘包产到户”也好,总之,国家遇到了如此大的天灾人祸,必须发动全体农民实行《国际歌》号召的“全靠我们自己”,依靠广大农民,尽快恢复农业生产。陈云打算向毛泽东进言。有些同志曾经劝陈云再慎重考虑,不必急于提出。如姚依林对陈云说:“这个问题,毛主席怕不会接受。”“这要慎重,估计毛主席处通不过。”〔7〕陈云说:“我担负全国经济工作的领导任务,要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此事既然看准了,找到了办法,提与不提,变与不变,关系到党的声誉,关系到人心向背,怎能延误时机!”〔8〕7月初,陈云回京,先与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交换意见,看法基本一致.7月6日,陈云致信毛泽东,信中说。“对于农业恢复问题的办法,我想了一些意见,希望与你谈一谈,估计一小时够了。我可以走路了,可以到你处来。”〔9〕3天后,毛泽东从邯郸回京,当夜约陈云谈了一个多小时。陈云阐述了个体经营与合作经济在我国农村相当长的时期内还要并存的问题,当前要注意发挥个体生产积极性,以克服困难。当时毛泽东未表态.第二天传出,毛主席很生气,严厉批评说:“分田单干”是瓦解农村集体经济,解散人民公社,是中国式的修正主义,是走哪一条道路的问题。陈云听到后态度深沉,久久沉默不语。〔10〕8月上旬,中央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提出阶级斗争问题,点名批评提倡包产到户的邓子恢.对陈云,毛泽东表示,陈云的意见是错误的,但他是向中央常委陈述的,有组织纪律观念,没有对外宣传。会上未点名批评陈云。但是,这次会议后停止了陈云中央财经小组组长的工作。
  在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请陈云讲话,陈云说对问题摸得不清,没有讲。西楼会议上,周恩来提议下决心对国民经济进行大幅度调整。陈云在会上对当时的经济形势及克服困难的办法作了重要讲话。听了陈云的讲话,刘少奇建议召开国务院全体会议,请陈云再展开讲一讲,统一大家认识,并征求意见。2月26日,陈云在国务院各部、委党组成员会议上作了《目前财政经济的情况和克服困难的若干办法》的讲话。周恩来对陈云这次讲话及3天前在西楼会议上的讲话给予很高的评价和高度的重视。在对困难情况的分析上,周恩来说:“陈云同志说,农民的底子不如开国初期。我看是这样。”〔11〕陈云上述两次讲话的一个中心思想是经济调整和恢复要成为一个阶段。陈云要求“把十年经济规划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恢复阶段,后一阶段是发展阶段。”陈云说:“现在无论农业或者工业,都需要有一个恢复时期.农业的恢复大约要三年到五年,工业在这三五年内,也只能放慢速度,只能是调整和恢复。恢复阶段要几年?我个人看来,从一九六0年算起,大体上要五年。”〔12〕对此,5月11日,周恩来说:“前年经济调整的时候,觉得很快就可以调整过来了,去年也还是这样想。今年七千人大会之后,在西楼开会,陈云同志讲了话,少奇同志作了结论,毛泽东同志也同意,就是说,调整时期要成为一个阶段,主要的内容就是恢复。”“一般设想,第三个五年计划时期恐怕就是个调整阶段,甚至于还不够。”〔13〕
  1962年8月北戴河会议后,有些人头脑再次发热,不讲调整是一个阶段,甚至不敢提“调整”二字。周恩来继续坚持陈云提出的五年调整恢复的意见。国家计委在讨论1963年的年度计划的时候,曾发生调整任务是否完成,1963年计划还提不提调整的争论。周恩来坚定不移地说,1963年还是调整时期,再要三年才能完成调整任务。1963年8月23日,周恩来在讨论《关于工业发展问题(初稿)》时批评指出:“伯达同志起草的文件试图作些经验的总结,但是太简略了,甚至连‘调整’都不敢说。不要讳疾忌医,因噎废食,我们在调整中做了很多好的工作。”〔14〕全国人大二届四次会议上,周恩来说:“经过三年调整,我们克服了困难,开始了全面好转,打下了独立的国民经济体系的初步基础。”“但是,这三年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工作只是初步的,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进行,以争取进一步的好转。”〔15〕由于周恩来坚持调整是一个阶段,防止了过早结束调整工作,保证了陈云提出的五年调整恢复计划的顺利完成。

  【参考文献】
  〔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467页。
  〔2〕同上,第459页。
  〔3〕《周恩来经济文选》,第461一462页。
  〔4〕《陈云文选》第三卷,第208一210页。
  〔5〕周恩来:《1962年3月8日在中央财经小组会议上的讲话》。
  〔6〕薛暮桥:《杰出的经济工作领导者——陈云同志》,〈陈云与新中国经济建设》第42页。
  〔7〕姚娜:《姚依林百夕谈》,《传记文学》1995年12期第36页。
  〔8〕引自周太和回忆,见《陈云与新中国经济建设》第168页。
  〔9〕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卷,第1085页。
  〔10〕参见周太和回忆,见《陈云与新中国经济建设》第169页。
  〔1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459页。
  〔12〕《陈云文选》第三卷,第200页。
  〔13〕《周恩来经济文选》第483一484页。
  〔14〕同上,第517页。
  〔15〕同上。第529页。



 
 

2007/09/10

六、在七千人大会后的经济调整中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