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第三次反共高潮  七、周恩来在延安告急时到达西安

 




  一九四三年六月下旬,周恩来、邓颖超、林彪等一百余人乘汽车由渝返延,七月九日到达西安。这时,延安及整个陕甘宁边区正处于紧急状态。
  胡宗南已升任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副长官部设在西安南郊一座庙宇——俗称小雁塔的荐福寺。一九四三年二月,驻兰州的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以绝密件向胡宗南及该战区所属驻宁夏的马鸿速、驻青海的马步芳,下达经蒋介石亲自审定的《对陕北奸区作战计划》,指令有关部队“于现地掩蔽,作攻势防御”,俟机“转取攻势”时,“先迅速收复囊形地带”,进而“收复陕北地区”。胡宗南按此计划部署兵力。他指挥的三个集团军,除第三十四集团军(下辖三个军)担负自潼关至宜川的黄河防务抵御日军外,第三十七集团军总部驻三原,第三十八集团军总部驻平凉,各辖三个军,对“陕北地区”和囊形地带“作攻势防御”。
  囊形地带主要指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早在一九三九年,蒋介石即令当时驻西安的蒋鼎文进攻关中分区,侵占了淳化、栒邑、正宁、宁县、镇原五座县城(借口是,这五县不属行政院划定的陕甘宁边区管辖范围),但上述五县大部地区仍由陕甘宁边区掌握。蒋、朱、胡都认为,以栒邑城北马栏镇为中心的关中分区,位于洛川侧后,形成插入蒋管区的囊形地带,向南可进逼西安,向东可切断咸(阳)榆(林)公路,是必争的战略要地。
  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公开宣布《解散共产国际的决议》,声言这是为了适应反法西斯战争的发展,便于各国共产党独立处理问题。五月二十六日,中共中央发表决定,完全同意解散共产国际〔1〕。蒋介石密电胡宗南,电称:确悉,奸党连年整风,内争激烈,共产国际解散对奸党是沉重打击;命胡乘此良机,闪击延安,一举攻占陕甘宁边区,限六月底完成部署,行动绝对保密。为此,对共产国际解散不公开置评。
  胡宗南于一九四三年六月初到三原、耀县视察部队,六月十八日在洛川召开军事会议,内定由第三十八集团军迅速攻占囊形地带后,协同第三十七集团军攻占陕北地区。六月下旬,胡返回西安时,第三十八集团军已不能按原计划执行任务。原因是:一九四二年以来,甘肃南部出现了“西北各民族抗日救国联军”、“西北农民义勇抗日救国集团军”等自发组织,互相联络配合,提出“甘人治甘、反对征兵征粮”口号,得到汉、回、藏群众的拥护、支持,影响逐步扩大,到一九四三年五月,武装力量达五万余,活动区域达二十余县,震动兰州。朱绍良、胡宗南乃令第三十八集团军于六月五日起进行镇压。原期速战速决,在十日内弭平,但到六月底仍未奏功(延至七月中旬才暂告平息)〔2〕。蒋介石遂令胡宗南抽调第三十四集团军下辖的第一军和第九十军攻占囊形地带。为免过早暴露,胡密令各参战部队先派出少量先遣人员,大部队在发起进攻前两日再开到指定的前进位置。预定的进攻日期是七月九日,恰好是周恩来到达西安这一天。
  我及时将上述情况告知王石坚,他通过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的密台迅报延安。

  【注释】
  〔1〕《周恩来年谱(1898—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第555页。
  〔2〕参见《爱党爱民模范民族团结楷模——纪念甘南藏族农民起义领袖怀来仑·肋巴佛遇难四十周年》,1987年4月23日《人民日报》。



 
 

2007/09/10

第二部分第三次反共高潮  七、周恩来在延安告急时到达西安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