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同周恩来、董必武共进“工作午餐”

 




  餐桌上摆了一个冷盘,四菜一汤,一小杯葡萄酒。董老说:你来一趟不容易,喝这一杯酒,慰劳慰劳你,也慰劳慰劳恩来。周恩来为我夹菜,最好吃的是“狮子头”。
  周恩来问我:胡宗南要进攻陕北,为什么蒋介石要他暂缓?我说:胡在抗战期间没有多少战功,想攻占陕北,提高声望。蒋认为目前攻占陕北,军事上意义不大,政治上不到火候,命他暂缓。周又问:日本投降以来,局部战争不断,你看蒋介石会不会发动全面内战?我列举所知的情况,指出蒋早就策划全面内战,“复员整军”只是汰弱留强、汰疏留亲,“战区”将改成“绥靖公署”,就是适应全面内战的体制,全面内战的军事部署已经完成。蒋已判明苏联不会干预,蒋已确知美国将给予支持。蒋抢东北,夺华北,还都南京后,为巩固中枢,要向苏北、中原开刀,发动全面内战为期不远,胡进攻陕北将是最后一着。
  周恩来说,他从其他方面也获得蒋将发动全面内战的消息,听到我的介绍,更加清楚。他说:我党同蒋斗争了许多年,经验很丰富,蒋的任何阴谋诡计都骗不了我们。日本一投降,毛主席、党中央就作了应付全面内战的准备。蒋邀毛主席去重庆会谈,你和其他一些同志提供了蒋毫无诚意的情报,这和毛主席、党中央的判断相符。毛主席本来不想去,蒋再三邀请,考虑到国内国际的情况,毛主席接受邀请,目的是揭穿蒋的和谈骗局。签订《双十协定》前后,没有摸清美国的底。我们很了解蒋介石,很不了解美国,我们缺少同美国打交道的经验,以为美国愿做“和事佬”,以为马歇尔来调处,当初态度还算公正。当然,美国的对华政策有一个演变过程,美国内部也有过不同意见,但是我们对美国本质的认识,远远不如对蒋介石、国民党本质的认识那样清楚。现在看来,美国从抗战期间的“扶蒋用共”转到日本投降以后的“扶蒋压共”,又逐渐转到“扶蒋灭共”。美蒋利用和谈掩盖内战。我们不主动放弃和谈旗帜,同时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已有准备。现在要进一步准备蒋在美支持下发动全面内战以后怎样打垮他。
  主要问题谈完。我说:遵照周副主席和董老的指示,我先去上海躲半个月。如果不发生意外,我想直接回西安,不去美国留学。全面内战就要开始,胡宗南进攻陕北只是迟早的问题,我留下来还可以继续起点作用,对党有利。
  周恩来说:胡宗南保荐你去美国留学,中央也同意,你怎么好说不去?去美国留学,许多人都求之不得,你不求而得,自愿放弃,不合常情,只会使别人感到奇怪,可能还会引起胡宗南的怀疑。我刚才讲,我们对美国了解不多,同美国打交道缺少经验。现在我们没有条件派自己的同志去美国留学,胡宗南代我们“培养”你,得益的是我们。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结局肯定是惨败。如果战争时间长,你回国以后在国民党可以提高地位,更有利于做情报工作。如果战争时间短,你回国以后可以做新中国的外交工作。如果胡宗南主动留下你,你就继续做现在的工作,但你自己绝不要提出不去美国〔1〕。当前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怎样解决我丢了小本子可能带来的问题,闯过这一关。
  临别时,周恩来说,一九四三年我在西安同你说过,胜利以后再见。今天我重复一遍,胜利以后再见。董老说,我看不是重复,那次说的胜利是抗日战争的胜利,今天说的胜利是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我也说一句:胜利以后再见。

  【注释】
  〔1〕《周恩来年谱(1898—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第671页。



 
 

2007/09/10

十九、同周恩来、董必武共进“工作午餐”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