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照周恩来的指示做

 




  童小鹏领我上汽车,已不是来时坐的车。驶到明孝陵荒僻处,我下车,车飞快开走。我步行很长一段路,找到公共汽车站。
  我把有关情况告诉谌筱华,并说,一旦我出事,请你另找对象。她说,别废话,你马上收拾一下去上海,这里的事由我办。我只有一个要求,如果你到苏北解放区,不要忘了想法把我接去。
  照周恩来指示,我在上海躲了十来天,接到谌筱华的信,内写“王兄康泰,阁府安祥”。这表明一切如常。
  照周恩来指示,我回南京办留美手续,先把中央大学的英文证件寄给在美国的一位友人,请他同美国的大学接洽。我看望胡宗南驻南京办事处徐处长,告以我必须在南京等一段时间。他为我办好所需费用的美元汇单。
  从《新华日报》上,我看到蒋军六月下旬大举进攻鄂、豫边境,李先念率部突围的消息;我看到七月七日中共中央发表宣言,要求美国政府停止助长中国内战;我看到七月中旬周恩来向记者发表谈话,指出现在的情况是由局部内战向全面内战发展。
  八月中旬,我接到美国密西根大学研究院的入学许可证,入学日期是翌年二月。我据此向外交部申请护照,向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申请签证,拖到九月底才办完。
  周恩来曾面示,如那个“事故”未产生问题,在留美手续办好后,应该看看胡宗南。我于十月初飞到西安。胡对我态度未变,但他的境况大变。一方面,李先念率部突围后,七月初进入陕西,胡派兵堵截围剿,历时两月,以失败告终;另一方面,蒋命胡于七月上旬派主力部队整编第一军渡河到山西打通同蒲路北段,遭到解放军痛击。九月下旬,胡赖以起家的第一师改成的整编第一旅中伏被歼,旅长黄正成被俘,使胡宗南大大丢脸。
  我回西安后,胡宗南正焦思苦虑,力图摆脱困境。十月中旬,他借口解放军有进攻榆林意图,再次向蒋介石提出突袭延安、侵占陕北的作战计划,要求从山西调回整编第一军,会同他在陕甘的残存部队,于十一月初开始行动。蒋又复电暂缓,命他继续打通同蒲路,攻取长治,与阎锡山的晋军夹击刘伯承率领的解放军,消灭其主力。
  我将这一情况告知王石坚。不久,王对我说,中央对此很重视,延安将进行疏散(十一月十七日南京《新华日报》发表《周恩来答记者问》,谈及“延安附近地区军事情况”时,指出“胡宗南在南线集中十个旅”,“据我估计,国民党政府将作试探性进攻”)。
  十一月下旬,胡宗南为我饯行,希望我在美国早点获得学位。我又回到南京。我以为周恩来给我的“特殊任务”至此告一段落,想不到没过多久又有下文。



 
 

2007/09/10

二十、照周恩来的指示做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