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派胡宗南的机要交通员送情报

 




  三月十日晚十时,胡宗南在洛川中心小学礼堂召集整一军及整二十九军的军、师、旅长开会,先举行“布达式”〔1〕,任裴昌会〔2〕为“前进指挥所”主任,薛敏泉为参谋长,王超凡为政治部主任,汪承钊为参谋处长,……任我为机要秘书。布达毕,胡宗南指授蒋介石核准的攻略延安方案,下达作战令,命各军、师、旅并转命所属团、营、连,于三月十二日晚六时前就攻击准备位置,十三日拂晓攻击前进。
  薛敏泉、汪承钊就行军、作战注意事项作了我事先不知的具体布置。主要是:陕北地形复杂,严防共军伏击、夜袭,要求携七天干粮;拂晓进军,薄暮露营,采取“蛇蜕皮”、“方阵式”进军方法,派前卫占领阵地,依次掩护本队前进,首尾相顾,左右相联,走山不走川,遇小股敌人即行歼灭,遇大股敌人可先绕道,吸引于延安附近围歼;并对通讯联络、后勤保障及便于空军识别的标志等作了规定。
  下达作战命令后,胡宗南果真如他所说,“闲情逸致”起来。但有例外:
  联勤总部只拨给十七万人份半个月的干粮,胡多次命薛敏泉分向联勤总部及陕西省政府催索,务求解决供粮难、运粮难的问题。
  胡多次约见从南京专程到洛川的保密局研究室主任魏大铭,他带来美国最新侦测无线电台方向位置的设备及操作人员,编为一个分队,配属给胡宗南。连日侦测共区,发现山西兴县无线电台最多,由此判定中共首脑部在兴县。但对电波弱的电台不易侦测。该分队将积极工作,力求判明陕北共军各级指挥部的位置。
  上述新知情况很重要,关系中央安危,但我不能去西安面告王石坚。我从来没有也从不需要密写、密码、缩影之类的技术手段,这些情况又不能用暗语,只得违反秘密工作常例,白纸黑字写在纸上,封入信封,上写王石坚代名,另写一信给潘裕然,请他对附信勿拆,迅交。然后一并装进第一战区司令部长官专用信封,封好后,上写西安西大街“研究书店”潘裕然经理亲收。
  人们知道,“研究书店”的后台是陈忠经。潘裕然是服务团旧友,受过胡宗南的政治“培训”,在西安三青团等政治机关工作过,以文职人员获上校军衔,与王石坚有自然联系,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情工人员,但知他诚实可靠,他的父亲潘家询是北大名教授,他与陕西省主席祝绍周有亲戚关系。胡宗南部的机要交通员常乘吉普车来往西安、洛川,传送书面文件。我同他们都很熟,他们对我交办事项一向奉命唯谨,我面嘱亲交潘裕然并索收条。虽知也有风险,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可能掉脑袋,但这是我所能采取的唯一办法。

  【注释】
  〔1〕布达式,即宣布军官任命的仪式。
  〔2〕裴昌会,1949年6月任胡宗南下属的兵团司令时在四川宣布起义。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2007/09/10

二十五、派胡宗南的机要交通员送情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