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胡宗南“解放延安”的喜与忧

 




  三月十九日晨七时许,裴昌会电话告我,整一六七旅攻占延安宝塔山,要我告胡宗南并问是否即向蒋介石报捷。胡答:不。八时许,整九十师到达延安市郊,胡仍不向蒋报捷。我很奇怪。十时左右,整一旅进入延安。胡闻讯大乐,亲自拟电给蒋,说整一师之整一旅率先夺取延安。电发后,我问胡:这是何故?胡哈哈大笑,说这是为整一旅恢复名誉。我才想起,去年整一旅在晋南进攻解放军时被歼,旅长被俘,胡认为是奇耻大辱。
  胡宗南终止了“闲情逸致”,召集前进指挥所主管成员连续开会。莫斯科会议尚在进行,迅速夺取延安的任务已完成,只是限于军事机密,不能宣布部队番号,因而不能为整一旅公开“平反”。但歼灭陕北共军主力的任务远未完成,如谎报,一旦陕北共军主力出现,无法交代。据裴昌会说:自发起进攻至占领延安,只打了两个硬仗,毙、伤、俘共军数字估计不会超过一千。如照实讲,战果平平,也无法交代。胡宗南反复推敲,延至午后,才通知盛文,告中央社发布两则电讯:
  一、“(中央社西安十九日下午四时急电)陕北共军自企图南犯以来〔1〕,国军即予猛烈反击,昨(十八日)下午进抵距延安十公里处,经一度激烈战事后,今(十九日)上午十时,已收复延安,同时占领该县东南郊之宝塔山,战果正调查中。”
  二、“(中央社西安十九日下午五时急电)共军为配合莫斯科会议向西安所发动之大规模攻势,今已为国军完全摧毁。共军之老巢延安,于本日上午十时为国军收复。……据初步统计,共军伤亡约一万余,投诚二千余。国军乃于本日上午十时,完全占领延安,刻正抚辑流亡中。”(蒋管区各大城市纷纷出号外)
  三月二十日,《中央日报》头版头条刊载上述电讯,却冠以《国军收复延安,生俘共军一万余人》的标题。同日《中央日报》刊载题为《国军解放延安》的社论。内称:“国军本无意进攻延安,一直延到本月十三日,共军贺龙、陈赓率部十二万余人,由陕北出发对西安采钳形攻击的后两天,才决定于迎头痛击之余,更进一步去解放延安”;“共党这一次发动全面攻势,实用以配合莫斯科会议中外人酝酿国际干涉中国内政的外交攻势。……政府对于这种出卖国家的第五纵队,自有严厉教训的必要,而最能收教训的效果者,莫过于扫荡延安。”
  更使胡宗南哈哈大笑的是,他接到蒋介石“手启寅马府机电”,内称:“延安如期收复,为党为国雪二十一年之耻辱,得以略慰矣。吾弟苦心努力,赤枕忠勇,天自有以报之也。时阅捷报,无任欣慰。各官兵之有功及死伤者应速详报。至对延安秩序,应速图恢复,特别注意其原有残余及来归民众与俘虏之组训慰藉,能使之对共匪压迫欺骗之禽兽行为,尽情暴露与彻底觉悟。十日后,中外记者必来延安参观,届时使之有所表现,总使共匪之虚伪宣传完全暴露也。最好对其所有制度,地方组织,暂维其旧,而使就地民众能自动革除,故于民众之救护与领导,必须尽其全力,傅其领略中央实为其解放之救星也。”
  胡宗南认为,这体现了蒋介石的“三分军事,七分政治”,但“七分政治”又使他忧心。“十日后,中外记者必来延安参观”,怎么应付?
  胡更为优心的是,我送他看了新华社二十日电,发报地点仍说是“延安”,并称中共中央仍留陕北。
  “(新华社延安二十日电)卖国贼蒋介石进攻民主圣地延安,经我陕甘宁边区军民坚强抗击,予以重大杀伤,十九日我人民解放军以任务已达,撤出延安”。“蒋介石使用于第一线的部队达九个整编师,十三个整编旅,把胡宗南所有的主力都集中起来,企图以突然袭击占领延安,打击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首脑机关”。“蒋介石这次进攻延安的政治目的,显然是对其内部振奋消沉已极之士气,和在国民党三中全会上替其党内主战派壮胆;在国际上则配合美帝国主义的‘大棒’政策和使马歇尔在莫斯科外长会议中渡过难关。我人民解放军的战略向来不死守一城一池,而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的。此次保卫延安则着重于破坏其突然袭击,保证首脑机关的安全转移。现在可以宣告于世人者,就是此项目的已经完满达成,而蒋介石企图在三月十日以前窜抵延安的计划,已被打破。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完好无损,并且仍留陕北指导全国的爱国自卫战争。”
  胡宗南看后忧心,我看后高兴。我想,可能胡宗南有一点是料对了——“周恩来将军”在指挥作战。

  【注释】
  〔1〕国民党当局为掩盖侵犯陕北的罪行,通过中央社散布谎言称。“本月十一日盘踞延长及鄜县一带之共军开始南犯”,“以贺龙为总指挥”,“共约l万余众”,对西安“将钳形攻势”。



 
 

2007/09/10

二十六、胡宗南“解放延安”的喜与忧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