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特殊任务”结束后的余波

 




  五月二十一日晨,我带一名警卫员乘吉普车离延安去西安,中途驶经长约一里的隘路,前面高坡和后面高坡都响起枪声,向我乘坐的吉普车射击,一定是我们的民兵或游击队把我当敌人打。司机停车,警卫员拔出手枪准备还击,我制止,要司机加速马力冲过去。子弹打中前座玻璃,幸亏是土枪,没有打穿,我幸免于难。心里想,若是此时此地被自己的同志打死,岂不是天大的冤枉?
  我和筱华在西安新华巷一号王石坚住宅的后院安家。第一战区已裁撤,改成西安绥靖公署,胡宗南任主任,盛文任参谋长。不几天,盛文告诉我,年已五十二岁的胡宗南,于五月二十五日从延安飞南京见蒋介石,二十七日到西安,二十八日在西安南郊王曲张学良原住所结婚,只请盛文等八个人,婚前一天他才报告蒋介石,婚后三天他即与新妇分袂去延安。事先他对西安所有的人,包括盛文和我,都保了密。[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七日在蒋管区上海出版的《观察》周刊发表《现阶段的战局总检讨》一文。文中说,“胡宗南这个神秘的不娶将军,居然因为延安攻下,素志得偿而结婚了(抗战胜利时他并没有结婚)。他该是如何兴奋高兴,以为从此西北可以稍安了,十年戎守自此可以稍松一口气,哪晓得当时就有晋南富饶之区的易手,山西人讽刺他是以一只肥牛换来了几条鸡肋。中共中央始终没有离开陕北,新华广播电台还在那里呼喊。”]
  我在西安停留个把月,常在家里邀请绥靖公署和西安党、政机关的熟人聚会,借机介绍他们同王石坚相识,其中包括胡宗南住处的行政副官张德广,他为王石坚办了不少事。
  一九四七年六月我去南京,七月筱华送我到上海乘船赴美。事先与王石坚商定,筱华在南京母家分娩后,即去西安掩护他。
  我先入美国密西根大学,旋得俄亥俄州Western Reserve大学奖学金,转入该校攻读硕士学位。我在美国没有“特殊任务”,只是顺便为王石坚主办的《新秦日报》写“旅美通讯”。
  一九四七年十月初,《纽约时报》载称:国民党当局在北平、西安破获中共地下电台,抓了不少人。不久,筱华来信说,西安来人告诉她,王石坚被捕。后来得知,我们在西安住所全部衣物包括留存的西安绥靖公署信封、信笺全被搜走。筱华担心我的安全,我更担心她的安全。万没有想到,周恩来给我的“特殊任务”结束后,还会有这样的余波。



 
 

2007/09/10

二十八、“特殊任务”结束后的余波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