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分一九四九年建国前后  二十九、纽约——香港——北平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南京解放。我取得硕士学位后,经唐明照〔1〕介绍,在纽约一家华侨餐馆做了几个月的打杂工,这时已攒够了路费,可以回国了。但第一个目的地是香港。因在此以前,经过曲折的途径,得到以中共中央名义转来的口头指示,让陈忠经、申健和我到香港《华商报》找章汉夫。他俩因故暂留美,我先走。
  四月底,我从纽约坐长途汽车到旧金山,搭乘“威尔逊总统”客轮西行,航程需时两周。在甲板上看着海浪,回忆往事,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特别是王石坚被捕,我在西安的住处被搜查,而我和筱华竟都安然无事,个中原因,实在猜不透。
  香港许多旅馆安排人在码头兜揽旅客,我选住九龙房金较廉的小旅馆,随即找到华商报社,接待我的是被称为小谭的青年。他说章汉夫已离开香港,问我有何事?我告以姓名、来由及所住旅馆,请他转告负责同志派人同我联系。
  等了一星期,没有回音。我剩下的钱已不多,卖掉英文打字机和半箱子书。又等了几天,小谭来了,引我见负责同志——乔冠华。乔简单问我几句,说小谭为我代订船票,到天津后,有人持写着我姓名的牌子接。
  小谭为我买了“湖北号”轮的统舱票,我付给他票钱。到了天津,我东张西望,没有看到写我姓名的任何标志。乘客走光,码头只剩我一人,我遂单独去北平,下榻前门外一客栈,不知该找谁。在我党的领导人中,我只认识周恩来、董必武,又不知如何找。闷了两天,从报上看到蒋南翔在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讲话的消息,我大喜过望,立即找南翔。阔别多年,南翔热情相待。他谈到,一九四一年他从重庆到延安,周恩来指示他把我的情况详细向当时中央组织部长陈云汇报,陈云认真听了并要他再向康生讲(我听王石坚说过,康生是书记处书记,是他的直接领导人)。我向南翔讲了在天津扑空的事。南翔问明我住的客栈,说他马上转告李克农。我问:李克农是谁?南翔说:是中共中央社会部长,做你这项工作的,都由他管。
  第二天,一位不认识的英俊青年来找我,说他叫罗青长,接到香港电报,说我坐“湖南号”到天津,派人接,没接到。我说,我坐的船是“湖北号”,错一个字,引起波折。罗让我随他走,我已付不出旅馆费,请他代付。这是我第一次用党的钱。
  罗安排我住弓弦胡同十五号,这本是戴笠的公馆。罗告诉我:一九四○年由申健掩护,他在西安三青团工作了短时期。因我处境特殊,没有见我。他以后在中社部一室任主任,清楚我们的情况。一九四七年撤出延安,他随毛主席、周副主席转战陕北,管情报。周副主席说过,西北战场每天都有得用的情报。王石坚被捕,周副主席在陕北打电报给在山西的李部长,设法营救,未成。李部长爱护干部,很担心陈忠经、申健和我的安全,以中央名义的口头指示,就是李部长多方设法请人转达的。
  罗青长说:进城后,查获敌伪大批档案,找到王石坚被捕经过和全部审讯记录。王石坚没有招供你们三人的真实身分,只说利用你们。李部长已总结了这一事件的教训。
  罗青长引我见李部长。李部长很亲切,请我吃饭喝酒,使我感到党的温暖。我奉准去南京,看筱华和尚未见面的儿子,把他们接到北平。

  【注释】
  〔1〕唐明照,1910年生,广东恩平人。1948年在纽约任《美国华侨日报》总编。建国后曾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秘书长,联合国副秘书长。



 
 

2007/09/10

第五部分一九四九年建国前后  二十九、纽约——香港——北平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