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周恩来向张治中“公开一个秘密”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五日,我收到一份请柬:
  “国历十一月六日(星期日)中午十二时半洁樽候叙
  周恩来谨订
  座设中南海勤政殿”
  由于我和司机不识路,到勤政殿晚了几分钟,我正想向周总理解释,总理却指着客人说:“都认识吧?”我一看,客人是张治中、邵力子、刘斐等国民党当局原派的和谈代表。张治中说:“这不是熊老弟么?你也起义了?”总理说:“他不是起义,是归队。”客人们似乎有些茫然。
  席间,总理说:今天我向大家“公开一个秘密”。总理指指我,说:他是一九三六年入党的共产党员,是我们派他到胡宗南那里去的。客人们顿时大为惊讶。刘斐原是国防部次长,他说:真想不到!难怪胡宗南打败仗。总理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主席就先看到了。
  张治中说:我早知道蒋介石在军事上、政治上都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今天才知道,在情报上他也远远不是共产党的对手。蒋介石的特务如狼似虎,胡作非为,花天酒地,哪有像熊老弟这样的人?总理说:我们是依靠政治,不搞下流手段,同国民党的特务工作有本质不同。
  总理说:今天借这个机会向大家说清楚,我们派他到胡宗南那里,是要他帮助胡宗南抗日,不是要他搞情报。当时我们诚心诚意想同国民党合作抗日,中共中央还决定不在国民党机关、部队里建立党组织。可是蒋介石硬是要反共,我们不能不自卫,我们就交给他自卫的任务。
  总理向张治中说:文白先生最清楚,抗战胜利以后,毛主席去重庆,我们又诚心诚意同国民党合作和平建国,我们作了许多让步,但是蒋介石硬是要打内战,要消灭共党共军,我们为了人民的利益,绝不能听之任之。毛主席早就公开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在军事上、政治上是这样,在情报上也是这样。蒋介石、胡宗南已经知道他是共产党员,今天我向大家讲出来,希望文白先生有便转告蒋介石,让他知道来龙去脉。还要劝他改弦易辙,反共是自取灭亡,反攻是痴心妄想,劝他不要反动到底。我们对他还寄予期望。
  总理又指指我说:今天向你们公开这个秘密,还有一层意思:以后要他在外交方面做些事情,你们都是熟人,先给你们打个招呼,免得误会。
  从此,我正式从“地下”转到“地上”,在周恩来的指引和领导下,踏上新的征途。



 
 

2007/09/10

三十一、周恩来向张治中“公开一个秘密”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