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二:《毛泽东传》中对胡宗南侵占延安记述的补证

 




  熊向晖
  金冲及主编的《毛泽东传(一八九三年——一九四九年)》(简称《毛泽东传》),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出版问世后,得到广泛的重视和高度的评价,普遍认为是研究毛泽东生平的权威之作,是学习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的宝贵教材。笔者读后,受益匪浅。其中难免也有需要商榷之处。该书《后记》中说;“书中不当的地方,希望得到读者的批评。”
  《毛泽东传》对一九四七年胡宗南侵占延安前后的情况作了概述,其中有三段与拙作《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一书中的有关内容大相径庭。一些读者据此向笔者质疑、非难。现先将《毛泽东传》中的几段文字抄录于下:
  一九四六年十月十一日,也就是占领张家口的当天,(蒋介石)就宣布在十一月十二日召开“国民大会”,制定“宪法”,准备出任“总统”。不久,对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下达了进攻延安的命令。(第七七八页)
  一九四七年二月上旬,蒋介石将握有重兵、长期坐镇西北、围困着陕甘宁边区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召到南京,确定了进攻陕甘宁边区的基本设想。二十八日,他又飞到西安,召集西安军政负责人开会,研究确定进攻延安的具体部署。三月十一日,胡宗南在洛川召开旅以上军官参加的作战会议,传达西安会议的决议,确定在洛川组织前进指挥所,统一指挥西安绥靖公署(由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改称)所属各部的进攻行动。(第七九○至七九一页)
  三月十一日,美军驻延安观察组刚撤离后七小时,国民党飞机开始大规模轰炸延安。十七日清晨,西安绥靖公署前进指挥所主任裴昌会指挥两个整编军十五个旅十四万人开始向北进攻。(第七九四页)
  作者并非作史,不能要求在战史方面详述。但笔者发现,从抗日战争结束后到我党放弃延安,对胡宗南的阴谋和军事行动迄无系统记述。为此,笔者选用以下材料:《毛泽东年谱(一八九三——一九四九)》(简称《毛泽东年谱》)、《周恩来年谱(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简称《周恩来年谱》)、一九七二年台湾“国防部印制厂”印制的《胡宗南上将年谱》(简称《胡宗南年谱》)及其他文章的有关内容。引用部分凡加引号的均系原文,原文过长的由笔者作简要表达。
  (一)一九四六年四月蒋军整编后,划归第一战区的部队有:整编第一军、整编第二十九军、整编第三十师。(以下除引用的文章外,简称整一军、整二十九军、整三十师。余类推。)
  裴昌会(曾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解放后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写的《蒋军胡宗南部进犯延安纪略》(以下简称裴昌会文)中说:“一九四六年七月,胡宗南的整编第一军(辖第一、第二十七、第九十等三个师)和整编三十师联合阎锡山部队进犯晋南解放区。”与此相衔接,《胡宗南年谱》一九四六年部分说:“晋南战役自八月上旬至十月二十日晋军会师止”,“对北蹿晋西山区之匪,则于十二月十七日开始清剿”。此前,胡宗南曾要求蒋介石准许他把在山西的部队调到陕西,进攻延安,“已集兵待发,旋又奉令中止。”“中央拘于国际形势,未解决然实施。”〔1〕
  《毛泽东年谱》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日获悉胡宗南于本月上旬下令抽调在晋南的四个旅入陕,准备进攻延安(略去致陈赓电)”。“二十四日,获悉胡宗南又令暂编第一师从陕西禹门口东渡返回晋西南后(略去致陈赓电)”。“十一月二十二日至十二月十二日(略去陈赓等部的军事行动)迫使胡宗南急令己入陕的整编第一、第九十师东返晋西南。”
  《周恩来年谱》(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周恩来同马歇尔,陈诚举行非正式三人会议。周指出国民党正在布置向延安进攻。十六日,在同马歇尔会谈时又说,由于“国大”的召开,国民党已关上了谈判的大门,他和中共代表团将不得不返回延安。马歇尔表示愿意为周恩来回延安提供飞机,负责送他们回解放区。十八日,周恩来和邓颖超访马歇尔,将中共留在上海、南京、重庆的人员名单交马歇尔,请他为上述人员的撤离提供方便。
  到一九四七年二月,胡部整一军及整三十师均在山西。整二十九军军部在陕西三原,已无法“围困着陕甘宁边区”。一九四七年二月二日毛泽东致续范亭的信中说:“边区局势现较平稳,如绥德方面住得相宜,似不必去晋西北,增加劳顿。”〔2〕
  (二)胡部整二十九军的任务是对付陕甘宁边区的关中分区。以陕西旬邑县马欄镇为中心的关中分区,“是一个插入国民党统治区的囊形地带,在地理上据有进攻之利。解放军关中分区部队向南可威逼西安,向东可切断咸(阳)榆(林)公路,断绝胡宗南北上的交通线。因此,在保卫陕甘宁边区的战斗中,关中分区是解放军的极为重要的前哨阵地,而对胡宗南来说却是极大的威胁,它不能不拼死争夺。”〔3〕
  胡宗南未能进攻延安,就先抢占关中分区(胡习称为“囊形地带”)。以下摘录《胡宗南年谱》一九四七年部分:“二月一日,研究关中晋南形势,主张先收复囊形地带。二日奉委座电话核可。七日研究攻略囊形地带方案。十五日赴三原整二十九军军部指导。十八日拂晓向囊形地带攻击前进,二十日占领马马欄镇,向甘肃宁县以南地区追剿。二十五日率僚属至邠州,决定一举收复庆阳。二十八日忽奉召入京,各部队遂原地待命。”
  经查,以上记载属实。《周恩来年谱》一九四七年“二月十八日胡宗南部队五路进攻陕甘宁边区的关中分区”。裴昌会文:“整编二十九军的主力向陇东之庆阳、合水进犯”。
  (三)据《胡宗南年谱》,二月二十八日胡宗南飞抵南京,蒋介石召见时,突命胡将所属部队立即集中于陕西洛川——宜川一线,于三月十日(美、苏、英、法四国外长会议开始之日)向陕北发起进攻,“以闪击行动迅速夺取延安”,务必严格保密。“三月一日(胡)在国防部研究攻略延安方案,刘为章认为妥善,晚九时同谒委座即蒙同意。”
  《周恩来年谱》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日蒋介石在南京召见胡宗南,部署进攻延安。中共中央得到情报后,决定延安紧急疏散。”
  此前,美国宣布退出军事调处,马歇尔已返美。蒋介石决心完全破裂国共关系,《周恩来年谱》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南京国民党政府派军警包围中共驻南京、上海、重庆办事处,限三月五日前撤离全部人员,同时封闭《新华日报》。”“三月五日致函延安美军联络组转司徒雷登:‘感谢阁下给予中共留京、沪、渝人员在回延安运输上的便利。’”“三月十二日就苏美英法四国外长会议建议对……中国问题……加以讨论,发表声明(略)”。三月初,蒋介石令其外交部公开宣布拒绝四国外长会议讨论中国问题。
  (四)据《胡宗南年谱》,胡宗南于三月九日回到洛川,前进指挥所人员已先期到达。蒋介石发觉美军联络组尚在延安,即命胡将发起进攻日期推迟三天。裴昌会文说:“一九四七年三月初,胡宗南的整编第一军(三个师辖七个旅)附属迫击炮营和火箭部队,由晋南运城出发,在禹门口渡过黄河经韩城向宜川附近集中,整编二十九军(辖十七、三十六、七十六等三个师共八个旅)附战车重炮部队向富县、洛川地区集中。这两个整编军都在十日前集中完毕,并完成战斗准备。”
  据《胡宗南年谱》,一九四七年“三月十日晚十时召整编第一、第二十九两军、师、旅长指授攻略延安方略”,然后进行讨论,并宣布任命前进指挥所主要人员,主任为裴昌会。会议开到凌晨。裴昌会文:“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一日,胡宗南下达作战命令。”
  《周恩来年谱》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三日胡宗南指挥的十五个旅十四万余人自洛川、宜川之线北犯”。“三月十九日西北野战兵团从延安撤出,胡宗南部占领延安”。
  (五)据笔者所知,洛川前进指挥所由参谋、副官、电讯、后勤、政工等人员组成,前进指挥所主任裴昌会抓总,负责处理具体事务。裴实质上是幕僚长,有责任在作战方面提出建议,接受咨询,而无权“指挥”。从裴昌会文也可看出,“下达作战命令”的是胡宗南。
  从《周恩来年谱》中也可看出,“指挥”部队“北犯”的是胡宗南。据笔者所知,一九四七年三月,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毛泽东传》误为“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并未“改称”西安绥靖公署。这不只是“改称”,而是改组。在展开重大军事行动之时,绝不会改组指挥机构。那时,胡宗南还是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不是西安绥靖公署主任。一九四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中央日报》发表题为《劳解放延安的将士》社论。其中说;这一次胡长官所指挥的国军,……奏了犁庭扫穴的大功。当天该报还刊载了“嘉勉收复延安将士电”,电头就是“胡长官宗南转全体将士”。
  (六)《毛泽东传》第七九一页上还有很长的一段,摘录如下:“国民党军队用来进攻陕甘宁边区的总兵力共三十四个旅二十五万人。基本部署是:以胡宗南直辖的十五个旅……担任主要突击;……以青海、宁夏的马步芳、马鸿逵等部……担任辅助突击。企图一举攻占延安……”在此仅须指出:全段只有一个主词,即“国民党军队”。
  据笔者所知,核准“一举攻占延安”计划的是蒋介石。在计划当中,并未提到马步芳、马鸿逵、邓宝珊。马步芳、马鸿逵部队隶属于以张治中为主任的西北行辕,不受胡宗南指挥。裴昌会文说:胡曾“通报甘宁青马家部队,要求派出一部兵力向庆阳、合水附近进击,以支援胡军的北进(但这个通报马家并未理睬)”。
  有些读者根据《毛泽东传》的上引段落对拙作《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提出质疑和非难。本文选用的上述材料,除供《毛泽东传》编者参考外,也作为对拙作质疑和非难的读者们的回答。本文如有错误或不当处,欢迎批评指正。

  【注释】
  〔1〕《文史资料选辑》第36辑。
  〔2〕《毛泽东给续范亭的十封信》,《文献和研究》1984年第6期,第5页。
  〔3〕刘冰:《延安保卫战始末》、《党史通讯》1986年第4期,第29页。



 
 

2007/09/10

附录二:《毛泽东传》中对胡宗南侵占延安记述的补证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