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周总理派我去香港

 




  五月十五日夜,周总理叫我到西花厅,罗青长在座。总理简要地讲了“克什米尔公主号”案件后说:英国政府同意合作破案,明天你作些准备,后天就同高氏去香港。高氏代表尼赫鲁和印度政府,你代表我和中国政府,这样便于执行任务,把新的情况经过高氏提供给香港当局,把高氏转告的香港当局破案的情况报回来。代表不是传声筒,特务案件不同一般,如果你认为香港当局的处理有问题,时间允许就报回请示,时间紧迫就马上向高氏表态,不要错过时机。
  总理说:给你配个助手和译电员,带上密码去香港。所有给你的电报都由我批发,你发回的电报都抄送给我一份,重要的抄报主席和政治局。
  总理说:这个案子非常复杂,不但涉及蒋介石集团,而且涉及英国和美国,所以我们一定要联合印度,共同促使英国破案。印度和我们都是受害者,但是对这个案件的看法和态度也不会完全一致,要参照统一战线的原则来处理。外事无小事,你要多动脑筋,认真细致,争取一个比较好的结果。〔1〕
  五月十六日,李克农、罗青长、章汉夫、黄华分别向我介绍情况,董越千告诉我,已指定亚洲司专员张文廉作我的助手,译电员是王德三,英国代办处给我们三人在香港为期一个月的签证。当晚总理约见赖嘉文和高氏,让黄华和我参加。总理对高氏说:你代表尼赫鲁总理,熊向晖代表我。你们两位要像尼赫鲁总理和我一样,相互信任,友好合作。希望香港当局在审讯时,同意你们列席旁听。总理还一再提醒高氏在香港要注意安全。
  五月十七日,我及随行人员和高氏乘中国民航飞机到广州,住在迎宾馆。高氏约我谈话,不让助手参加。他说:周总理多次接见他,对他如此信任,给他如此重大的委托,使他深感荣幸。周总理一再要他注意到香港后的安全,使他非常感动和感谢,他说:印度政府对飞机案极为关注,现在中国政府提供了难得的重要情报,英国政府承诺全心全意地合作,使这件事前进了一大步。现在要推动香港政府积极行动。我表示:周总理提出的五点是破案的必要步骤。高先生说要推动香港当局积极行动起来,我完全同意。如果高先生认为需要向香港当局提出其他建议并愿意先和我商量,我们可以随时交换意见。我在香港住在新华社招待所,我不准备外出,高先生在任何时间都可以找我。
  我将香港住处的电话告诉高氏。高氏给我两个电话号码,只要拨通其中之一,就可找到他。双方约定会面的地点就在我的住处。
  五月十八日,我们由广州乘专列到深圳,新华社香港分社干部谭干、潘德声陪同过桥到罗湖。香港警察署政治部主任威尔考在罗湖迎接。他说,已指定电报局英籍人员轮班收发给我和我发出的密码电报,给我的电报将及时送达。他要求我外出时,及早通知他,以便保护。我和高氏乘新华社汽车去住处,港方派便衣警察专车护送,沿途要地也布置了警卫。
  新华分社在摩星岭有三栋楼房作为招待所,我和随行人员专用中间的一栋,新华分社派理人轮流日夜值班。港方派持枪警察日夜在楼外保护,每班四人。威尔考偕便衣警官二人到我住处进行安全检查。此后未再见到他。经与新华分社同志商量,我拍发的电报由分社派二人乘专车送电报局,不要港方保护。北京发给我的电报由电报局派专人乘摩托车送达,没有延误。
  因张文廉不懂广东话,体弱有病,改由潘德声作助手,参与记录和翻译工作。

  【注释】
  〔1〕参见《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版,第481页。



 
 

2007/09/10

五、周总理派我去香港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