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错综复杂的斗争

 




  一、凶手周驹逃往台湾
  高氏五月十八日下午抵港后不久,即将我方提供的情报面交港督葛量洪。港督及港警察长均认为很好,当晚即派英警偕华籍译员按我方开列的十二人姓名住址进行搜查。据称其中五人无法找到,对其中四人分别予以拘留、逮捕或监视。周驹在十八日上午十时十六分从机场下班后迄未回家,家中有其父及其叔和同住的两人。另称,十八日十五时四十五分,港警署接到美国人陈纳德经营的航空公司(CAT)保安官琼斯电话说,在该公司十八日上午十时自启德机场飞往台北的飞机上,发现一潜乘者(stowaway),系香港航空工程公司清洁夫,名周梓铭。经港警查证,周梓铭即周驹,乃告琼斯,周梓铭是香港警署调查对象,希即送回香港。但不久又获悉,周驹已落入台北保安队之手。港警长请求中国方面在目前调查阶段不要公布这一消息,以利工作,并称追回周驹希望不大。因按国际法,交通工具业主有责任将潜乘者送回原地,但到达地之政府愿意收留则不送回。香港当局认为,这是一件大规模的谋杀(mass murder),周驹好赌好色,有二姘妇,经常负债,最易成为这类罪行的工具,其后必有主使人。港方决心把这些坏蛋一网打尽,请求中国政府继续提供情报。港方深信中国必有可靠的情报来源。
  五月十九日,高氏将上述情况当面通知我。我说:高先生转告的情况以及香港当局的请求,我即报告本国政府。现在我个人指出两点:第一,这证明中国政府提供的情报是完全正确的,证明“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确实是蒋介石特务机关指使周驹破坏的。第二,香港当局仍应竭力追回周驹,并应加紧审讯已捕人犯,追捕其他人犯,使案情大白。此外,有几个问题,请转告香港当局查清:第一,为什么周驹恰巧在五月十八日高先生和我到达香港的这一天逃走?第二,飞机和火车、轮船不同,怎么会有潜乘者?第三,按国际法,美国人陈纳德的航空公司有责任把潜乘者周驹送回香港,为什么周驹落入台北保安队之手?第四,香港当局说,周驹在五月十八日上午十时十六分从启德机场下班,又说周驹五月十八日上午十时潜乘美国飞机逃走,为什么所说的这两次时间和事实不一致?
  高氏说,他将尽快转告香港当局。高氏走后,我连夜赶写了发回北京的电报。我想,总理让高氏传话,这一着的确高明。这样一来,印度政府也会了解实际情况,使香港当局无法赖账。
  五月二十日上午,我收到了北京回电。总理认为我的表态完全正确,并请高氏转告港方,只要香港当局继续合作破案,中国政府将继续提供有关情报,周驹逃台的消息可以不予公布,同时要求港方将周驹引渡回港法办。
  五月二十一日,高氏来告:港方称,香港和台湾并未缔结罪犯引渡条约,不能要求引渡周驹。港方不知道周驹为何恰好在十八日逃走,周驹可能从某一两面分子处获悉中国政府已掌握了该案的详细情报,惧而逃走;五月十五日新华社发表了印度《闪电》周报社论摘要,详细叙述了飞机失事的原因,周驹有可能看到,惧而逃走。我对高氏说:港方对周驹十八日逃台的解释完全不能令人满意,这不是弄清问题的态度。我保留进一步评论的权利。
  我问高氏:《闪电》周刊和印度一些报纸似乎有可靠的消息来源,发表了中国报刊所没有披露的消息。高先生对此有何看法?他笑而不答。现将新华社转发的部分摘录如下;
  四月二十三日,《闪电》周报发表了以《破坏万隆》为题的文章。文章说:制造失事事件的组织名叫“中美联合署”(Sino一American Joint Administration)设在台北,在香港和日本的厚木有分支机构。另一破坏活动的组织名叫“铁血团”,设在万隆市及其周围。
  文章说,据可靠方面消息,在万隆会议召开前一个月就制订了这个行动方针。但是在美驻香港总领事指挥下行动的中美联合署特务估计失误,爆炸了一架没有搭载周恩来的飞机。据这里的内幕新闻称,造成这个错误的原因是阴谋制造者看了发自加尔各答的一条消息,说周恩来将乘坐印度“空中霸王”式飞机,自昆明启程,特务认为这是印度故意转移视线,周恩来一定是乘坐星座式飞机自香港起飞。于是,他们用定时炸弹炸了这架飞机。
  文章说,来自一个方面的消息称,这个爆炸任务是“由负责飞机的检查和加油的工作人员中的特务执行的。香港机场工作人员中有两个工会,一是亲北京的,一个则是由美国特务领导的、来自台北的煽乱者所把持”。
  五月十四日,《闪电》周报主编卡朗吉亚在题为《空中谋杀》的社论中写道:这是一个预先计划和预先组织的破坏事件。定时炸弹是放在右翼后边的油箱后面,那里没有灭火设备,因为这个地方不可能起火。
  社论说:很明显,定时炸弹是飞机在香港停留时被置放的。在香港并没有采取特殊的安全措施。在飞机场周围没有看到额外的警察。当飞机在香港着陆加油时,两个负责例行的中途检查和加油工作的机械师卡尼克和德索纳的皮包神秘地被人从机上取走了。皮包上都有机组人员的标识。在布置让这两个机械师去寻找他们的皮包的十五分钟时间内,某一熟知星座式飞机结构的地勤人员就在右边支架的轮舱里放了定时炸弹。
  印度报业托拉斯五月二十七日报道:在香港机场检修过“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的职员已经逃往台湾。五月二十八日,印度《政治家报》也报道了这一消息,并说“无可辩驳的证据表明”,“此人应对飞机被破坏事件负责”。
  二、印尼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及引起的反应
  五月二十七日印尼调查委员会发表调查结果的报告(摘要):经过一个多月在纳土纳群岛、新加坡、印度、香港等地的调查,委员会根据对残骸进行的检查显示出肯定的证据,“断定这次失事的原因是由于放在飞机右翼轮舱处的一个定时炸弹的爆炸所造成。爆炸打穿第三号油箱而发生了无法控制的大火。”
  五月二十七日香港政府新闻处发表了关于“克什米尔公主号”失事事件的特别公报。公报说:在飞机残骸受到技术专家的检查之后,香港政府即接到通知说,飞机失事几乎可以肯定是由于右翼的爆炸而造成的。鉴于时间的因素(因为通常类型的定时炸弹是要在十二小时以内爆炸的),看来最有可能的是,爆炸物事实上是当飞机在香港停留的时候被安放在飞机上的。港方表示他们将以最大努力进行侦察,使肇事者归案法办。
  英国外交部发言人二十七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英国政府同意香港政府发表的关于印度飞机“克什米尔公主号”失事事件的声明,并说这个声明说明了英国政府的意见。
  五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以《蒋匪特务谋杀罪行得到证实》为题发表社论。社论说:印度尼西亚调查委员会的调查报告摘要,以及香港当局的特别公报,“充分有力地证实了我国所一再提出的飞机失事事件是由蒋介石特务分子所蓄意破坏的指责。”“中国人民对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政府和从事这一调查工作的各方面人士的努力表示深切感谢,对于香港当局所表示的‘决心作一切努力来调查事实’,‘决心尽全力来使肇事者归案法办’的负责态度表示满意。我们相信,经过这些公正调查之后,蒋介石特务组织所进行的卑鄙的谋杀罪行,定将在全世界人士面前完全暴露。”印度总理尼赫鲁五月三十一日在新德里对记者发表谈话。他谈到“克什米尔公主号”被破坏事件时说:没有疑问,定时炸弹是在香港放在飞机上的。在航空史上,他不知道任何比这更可怖的事情。
  《政治家报》专栏作家维迪五月二十九日发表文章说:在印尼调查委员会的报告摘要发表以后,印度国内再度掀起了愤怒和嫌恶的浪潮。印度人民怀着焦急的心情注视着美国政府,看它是否打算对蒋介石使用它的影响力量。对这种可怕的破坏行动负责的人不是一个普通的罪犯,因此他不能够作为政治难民受到保护。
  三、香港当局使用蒋特“处理”破坏印机案
  北京五月二十八日电告:尼赫鲁派印度驻联合国首席代表梅农来京会见周总理,想在中、美关系中牵线搭桥。(这年四月亚非会议期间,周总理宣布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和缓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问题。)在他离京前,总理托他经过香港时向港督面告以下各点:
  (一)现任香港警察司署政治部国民党调查组帮办的李福基,为台湾重要特务,属于“保密局”香港特别组,李过去在青岛国民党警察局任职,到港后与“保密局”发生关系。一九五三年台湾“内政部”调查局以蒋经国的名义与李建立联系。一九五四年以来,港方取缔在港蒋特非法活动的历次行动,由于李福基充当耳目,蒋特组织未受大的损失。
  (二)此次印机案发生后,李奉蒋特之命探听港方动态,在侦知港方已注意启德机场的地勤人员并监视周驹后,李即唆使周驹逃台,并将中、印官员秘密抵港事报告台湾。李还将港方搜捕情况通知蒋特。
  (三)李福基近向台湾报告,他现为印机案主审,暗嘱已捕案犯坚不吐实,销毁案犯之文件账目等罪证。李还建议台湾要美国方面疏通港方将案犯递解台湾。
  (四)英国政府在答复中国政府愿意合作破案时,曾保证不将中国政府提供的材料告知华籍职员。现蒋特分子李福基竟参与审讯,对破案极为不利。切盼港方对李福基采取紧急措施,将处理情况通知我们。
  北京来电让我将此事告高氏。高氏认为此事十分严重,除亲告港督外,还将以慎密方式报告尼赫鲁。
  我于五月三十日电告北京,港督向高氏表示:(一)李福基虽参与审讯,但非主审,不知此案全貌,所获文件均由高级英警官保存,李无从销毁;(二)现即采取步骤,保证不使李影响破案。在梅农告知此事时,港方即对李注意,但尚不便逮捕,以免引起惊异。港方早知李曾在国民党政权下做过事,但数年来他为港方调查国民党情况颇有贡献,未疑及他对港府不忠。港府不知李与蒋特仍有关系,现将认真调查此事;(三)港方从未将中国提供的情报材料透露给华籍职员,破案均由英人负责。但因下层警员均为华人,在具体工作中必须使用他们。华人不知意图和全貌,但搜查某地和逮捕某人,则无法保密。今后仍须使用华员,但只限于具体工作。此点请中方谅解。港督还向高氏表示:美国方面并未就印机案和港府有任何接触。
  六月二日北京电告:梅农告我驻印大使袁仲贤,他过港时已将李福基事转告港督,港督表示调查飞机案将不用华人,而用正式铨叙之官员。梅农说他请示尼赫鲁后又发一私人电报给港督,促港督注意此事对破案之重要性及应具的警惕。梅农说他去英时还要把上述情况通知英政府。梅农并称,他向港督提出通过美方向台湾要求引渡周驹,但恐难有结果。
  我六月二日电告北京:高氏告,港警长已不使李福基接触印机案工作,并已对他进行调查。
  六月四日北京来电告,周总理今日对赖嘉文说:港府虽将李福基调开,但在港警署中尚有蒋特分子。我们已查明,港府政治部华籍帮办李洛夫,很早就属于蒋特系统,在审理印机案中担任审讯和翻译,经常向台湾报告港方侦察搜捕情况,并在设法减轻案犯罪行。现李洛夫每天都与香港特务曾汉元联系。中国政府认为这一情况非常严重,务希港督采取措施。
  赖嘉文告诉周总理:梅农来电说,关于在港进行调查问题,已同艾登谈过。艾登说:英国政府已要求美国政府进行斡旋,把逃台的人送还香港。赖说:高氏认为港方不可能全部去除华籍译员,因懂中文的英籍译员不多,而需要审讯的人五百至六百人。此外还有大批中文文件要审查,但香港当局将注意可疑分子。周总理说;李福基被调开后就由李洛夫取代,但他同蒋介石分子关系更为密切,不仅向蒋介石分子提供更多材料,且还销毁了一些材料。港方必须采取措施。



 
 

2007/09/10

六、错综复杂的斗争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