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陈总主持“国际形势座谈”

 




  六月七日下午三时半,四位老帅在中南海武成殿开会,姚广和我列席。
  陈总讲了“开场白”。他说:主席指定我们议议天下大事,让我牵头。平时各人看材料,用不着我“牵”。上次我们谈过,材料很多,有价值的不多。一些单位的调研报告,差不多都是上面怎么说,自己做注脚。这种“二路货”可以不看。要重视第一手材料。《参考资料》每天两大本,内容很丰富。香港、台湾的几家报纸杂志,有时透露一些内幕消息。对有用的材料要认真看、过细看。对这些材料要按照主席的教导,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形成看法。开会的时候交换意见。总理让我们每个月讨论两次到三次。地点就在武成殿,或者紫光阁。时间一般定在礼拜六,下午三点开始,讨论半天。每次开会之前,由我这个牵头的人打电话分别通知。我们这个会,就叫“国际形势座谈”,在沙发上“座”而谈之。上次开的会不算,今天重打锣鼓另开张,算做第一回。我们四个老家伙,增加两位“壮丁”、“强劳力”。一位是熊向晖同志,他不再当驻英代办,总理让他专门协助我们,包括从英文书报里选择材料。另一位是姚广同志,他的工作比较忙,不一定每次都参加,他可以向我们通通情况,提供外交动态。开会的时候,每人清茶一杯,我请客,算是一点“物质刺激”,“刺激”大家踊跃发言。欢迎长篇大论,也欢迎三言两语。现在开不得“神仙会”,我们就来个“自由谈”。不拘体,不限韵,鸣放一通。可以插话,可以打断,可以质问,也可以反驳,讲错了允许收回。“自由”不能漫无边际,国际形势千头万绪,什么都议也不行,鸡毛蒜皮可以不管。要抓重点,抓要害。现在北边苏修磨刀霍霍,会不会向我们发动大规模进攻?南边美帝虎视眈眈,会不会把侵略越南的战火向中国烧?这是关系党和国家安危的大事,我们要做出明确回答,不能模棱两可,含糊其辞。总理的指示很重要:第一,脑袋里不要有框框;第二,要密切注意世界战略格局的发展变化。一次议不出名堂,就多议几次。由向晖同志做记录,议有所得,加以整理,再请大家复议。意见比较一致,上报总理。总理为我们把关。如果总理认为有可取之处,他会呈送主席参考。讨论的过程和内容要保密,这是总理规定的纪律,大家都要遵守。
  陈总讲完“开场白”,四位老帅一个接一个地发言,毫不冷场。他们没有稿子,没有提纲,侃侃而谈,高瞻远瞩,语言生动,条理分明,显然事先都做了认真准备。这年叶帅七十二岁,聂帅七十岁,陈总和徐帅都是六十八岁,但他们精神都很好,连续讨论三个半小时,中间不曾休息。此后每次开会,他们都提前几分钟到达。讨论的次数超过预定的计划,有时星期天也开会讨论。从六月七日到七月十日,他们进行了六次共十九小时的讨论,写出书面报告,由陈总定稿,上报总理。
  在此期间,《人民日报》的宣传报道有以下主要内容:
  (一)继续揭露苏军入侵我国领土,如;
  (1)六月十一日头版标题是:《苏联政府指使苏联军队侵入我新疆巴尔克鲁山西部地区制造新的流血事件我国政府向苏联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2)七月八日头版标题是;《苏修边防军侵入我黑龙江八岔岛地区进行武装挑衅我国政府向苏联政府提出强烈抗议》
  (二)更加强调苏美以反华为重点的勾结,如:
  (1)六月七日以《苏修加紧同美帝进行反革命全球勾结》为标题,指出:“苏修同美帝勾结的一个突出表现,是加紧拼凑反华包围圈和组织反华‘神圣同盟’”。“苏修叛徒集团在其他方面同美帝的反革命勾结也在加紧。”
  (2)六月十九日以《美苏一对世界恶棍狼狈为奸加紧反华》为标题,指出:“美帝国主义和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正在加紧勾结,狼狈为奸,妄图重新瓜分世界”,“正在结成事实上的政治联盟和军事联盟,共同反对中国”。“尼克松之流大谈所谓‘中国的威胁’,公开叫嚷说中国是美帝的‘头号敌人’;而苏修头目则鹦鹉学舌般地污蔑中国‘策划武装冲突’,来掩饰他们猖狂反华、不断对中国进行武装侵犯的罪恶行径”,“亦步亦趋地追随美帝的脚印,往反华死胡同里乱钻”。“苏修还同美帝经营的一条从日木、南朝鲜到暹罗湾的所谓‘新月形防线’这一军事侵略部署相响应,在中苏、中蒙边境大量陈兵,美帝苏修串联亚洲各国反动派,拼凑一个反华军事包围圈的罪恶阴谋严重地威胁着中国的安全。与此同时,美帝苏修这两个‘核霸王’还越来越公开地结成了反华核军事同盟。”
  (3)六月二十七日以《苏修反华一再向帝国主义求援》为题,引用英、美报刊的一些报道,说苏修“作了很大努力来使华盛顿了解同中国日益恶化的边界局势情况”,“故意把向北京发出的一个措辞强硬的照会内容转告给美国政府”。说明“紧张局势并不孤立于某些地区,而是边界沿线都如此”。苏联“在口头上向华盛顿及其它西方国家的首都进行试探”,要它们“对远东发生核战争的可能性有所准备”。
  (三)一再渲染美、苏联合日本等亚洲国家进行反华。这里只引用《人民日报》的几则标题:(1)《苏修打起“亚洲安全体系”破旗拼凑反华军事联盟》(六月二十九日);(2)《尼克松在走投无路中疯狂扩军备战勾结苏联拼凑反华包围圈在亚洲加紧侵略活动和战争部署》(七月三日);(3)《美帝苏修大力扶植日本军国主义充当反华反革命急先锋》(七月八日)。
  上述宣传报道造成的印象是;大规模侵华战争迫在眉睫。但是,四位老帅并不这样看。



 
 

2007/09/10

三、陈总主持“国际形势座谈”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