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四位老帅疏散

 




  (一)九月十七日,《人民日报》及各大报均在头版以整版篇幅刊登《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周年口号》。口号共二十九条,第二十二条口号是:“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反对任何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特别要反对以原子弹为武器的侵略战争!如果这种战争发生,全世界人民就应以革命战争消灭侵略战争,从现在起就要有所准备!”九月十八日,《人民日报》刊载新华社的报道说“国庆口号第二十二条是伟大的动员令,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这个“伟大的动员令”发表后,报纸上相继出现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新闻:
  (一)九月二十一日,《人民日报》刊载:“毛主席、林副主席批准中央军委命令,授予珍宝岛自卫反击苏修挑衅的战斗中孙玉国等十同志‘战斗英雄’称号”。
  (二)九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以《美帝二十年来疯狂反华遭到惨败》为题,刊载新华社的长篇报道,历数“二十年来美帝伙同它的帮凶、走狗顽固敌视、侵略中国所遭到的一次又一次的惨重失败”。最后说,“如果他们胆敢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中国人民“一定要把一切敢于来犯的侵略者,坚决彻底干净全部消灭之”。
  (三)九月三十日晚,周总理在国庆二十周年招待会的讲话中说:“美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内外交困”,“企图组织反华包围圈,对我国进行战争威胁。为了掩盖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反诬我们有所谓扩张主义野心,甚至影射我们要发动核战争”。周总理说:“我们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决不会侵略别人。我们发展核武器完全是为了防御,为了打破核垄断,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消灭核武器。”周总理在强调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后说:“对于美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包括核战争威胁,我们要作好充分准备。如果他们硬是要把侵略战争强加在我们头上,我们就坚决抵抗到底,直至最后胜利。”
  (四)十月一日,林彪在天安门讲话。他说:“美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妄图策划对我国的侵略战争,公然对我国进行核讹诈”。“我们警告美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如果你们硬要把战争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我们就坚决奉陪到底!我们辽阔的土地到处都将是你们的坟墓。”林彪的讲话和两报一刊的国庆社论,都一字不易地将国庆口号第二十二条作为结束语。社论还号召“防止敌人突然袭击,坚守岗位,做好准备”。
  (五)十月四日,新华社报道:“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在我国西部地区上空,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新的氢弹爆炸,在此以前,在一九六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国还成功地进行了首次地下核试验”。“中国核武器发展的这些新成就,对于美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核垄断,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六)十月七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重申“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和平解决中苏边界问题”,而苏联政府“在中苏边界全线不断进行武装挑衅”,“同时反诬中国进行边界挑衅;并且更加露骨地影射中国要对苏联发动核战争”。在驳斥苏方上述言论和阐明中方立场后,声明又简述了九月十一日周总理和柯西金就两国边界问题等交换意见及中国方面的建议。声明宣布:“中苏两国政府已经商定,中苏双方就中苏边界问题在北京举行外交部副部级谈判”。
  (七)十月十日新华社报道,在北部湾公海上从事正常捕鱼的中国渔船,连续遭到美国军舰的炮击和美国军机的扫射。“这是美帝国主义头子尼克松上台以来,美国军用飞机和军舰对我在公海捕鱼的船队连续进行猖狂挑衅的极为严重的罪行”,我外交部发言人“提出严重抗议”和“严正警告”。
  (二)十月十一日下午,四位老帅开会,这是九月十六日休会以后的第一次会议。会上,四位老帅说,中苏边界谈判即将开始,毛主席、党中央为了防止苏修、美帝利用谈判为掩护,对我发动突然袭击,公开宣布了一系列措施,提高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警惕性。同时使苏修、美帝知道我们已有准备。立足于打,才有利于谈。
  陈总说:在加强备战声中,北京革命委员会送来观看体育表演的请柬,这倒是新鲜事,我想去看看。叶帅、徐帅、聂帅也接到请柬,认为这和加强战略的气氛不大协调。
  (三)十月十七日,新华社报道;“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邀请在北京外宾两千多人,今晚观看了我国优秀运动员的体育表演。体育表演在新建的现代化的首都体育馆进行”。“表演受到了全场中外观众近两万人的热烈鼓掌欢迎”。报道最后提到,“观看表演的,有董必武、朱德、叶剑英;王震、邓子恢、陈云、陈毅、陈奇涵、李富春、张鼎臣等”。(徐帅、聂帅未参加。还有一些未被选为中央委员的老同志观看了表演,新华社未作报道。)
  表演结束后,工作人员把出席的老同志引入休息室。不久,周总理和政治局的几位成员来了,分批会见这些老同志。周总理说,主席根据当前形势,决定这些同志在二十号或稍后从北京疏散到外地。主席指定了每个人的去处,其中,陈总到石家庄,叶帅到长沙,徐帅到开封,聂帅到郑州。总理已分别向各地第一把手打了电话,安排好住处,并由中办准备专机或专列。
  十月十八日上午,陈总邀叶帅、徐帅、聂师以及姚广和我到紫光阁开会,向徐帅、聂帅作了转达。陈总说:总理讲,主席指示我们四人去的地方都是战略要地,去后在当地工厂“蹲点”,分别研究国际形势,如果战争爆发,协助当地军政首脑指挥作战。陈总说:总理已作了周到布置,并且再三嘱咐,一定要带夫人去,北京的住处保留。陈总说:我们的国际形势座谈到此结束。〔1〕聂帅说,他对郑州不熟悉,希望去邯郸。后经总理同意。就在这一天,新华社报道说,“中苏两国政府已经达成协议,中苏双方于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日在北京就中苏边界问题举行外交部副部长级谈判”。

  【注释】
  〔1〕本文记述了四位老帅从北京疏散到外地的原因和经过。有些文章认为这与林彪的“一号命令”和“第一个号令”有关,不确。另据于南《“文化大革命”时期史实订正》,“战备疏散是在中央统一部署下进行的。”“1969年10月18日下达的所谓《林副主席指示(第一个号令)》中,并没有疏散干部、家属的内容。”(王年一:评《“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党史通讯》1987年第4期,第20页。)



 
 

2007/09/10

七、四位老帅疏散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