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结语

 




  有的史学工作者曾提出,毛主席对重大问题的决策,都先全面分析形势,提出论据,形成相关的文献。但从一九六九年一月尼克松就任美国总统到一九七一年基辛格访华期间,在毛主席的讲话、写作和党中央的文件中,都没有为何要打开中美关系的系统分析和论述。相反,作为权威文献的九大政治报告中对国际形势的论断,以及一九七○年五月二十日毛主席发表的声明,都把美帝看作最主要的敌人,从中找不出打开中美关系的任何依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历史空白,”?
  其实,并不存在这种“历史空白”,本文介绍的内容就是要回答这个问题。作为参证,再举出四段文字:
  (一)《人民日报》一九八六年十月三十日刊载的《叶剑英同志伟大光辉的一生》中说:“一九六九年四月,在党的九届一中全会上,经毛泽东、周恩来等同志的提议,叶剑英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六月至十月,叶剑英与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受毛泽东、周恩来委托,全面深入地分析了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为打开对外工作的新局面,提出了战略性的意见和建议。”
  (二)《人民日报》一九九○年十月十八日刊载的《徐帅丰功伟绩永载史册》中说:“一九六九年夏,受毛泽东、周恩来委托,在陈毅主持下,同几位老帅一起,全面深入地研究国际形势,为打开对外工作的新局面提出了战略性意见和建议。”
  (三)《人民日报》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七日刊载江泽民同志《在陈毅同志九十诞辰纪念会上的讲话》中说:“在被迫离开领导工作岗位以后,他还向中央提出了恢复中美会谈,打开中美关系的建议,得到毛主席的重视。”
  (四)《人民日报》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刊载的《聂荣臻同志生平》中说:聂荣臻同志“一九六九年夏,受毛泽东、周恩来委托,在陈毅主持下,与叶剑英、徐向前一起,全面深入地研究了国际形势,为打开对外工作的新局面提出了战略性的意见和建议”。
  由此可见,打开中美关系是毛泽东主席的重大战略决策,它的前奏是一九六九年在陈毅同志主持下,四位老帅对国际形势的研判和建议。



 
 

2007/09/10

九、结语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