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主席对周总理的批注是否同意?

 




  《生涯》转引钱江书中的话说:“毛泽东看了报告后没有当即批示,但也没有让秘书把它拿走。这个情况说明,报告引起了毛泽东的思考。因为等不到毛泽东的批示,名古屋的赛事就要结束,外交部就把周恩来批过的文件内容告诉了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这是一种说法。
  《生涯》则说:“结束比赛的日子即将临近,周恩来提醒毛泽东,四月八日,各国代表团将纷纷离开名古屋回国。毛泽东面对新的抉择。”——这又是一种说法。
  《生涯》转引当年任毛主席护士长的吴旭君的回忆说:“毛主席在四月六日那天给我看了份文件,……这是外交部和国家体委联合起草的一份关于不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的报告。这上面,毛主席在他自己的名字上圈阅了。我当时想,这么看来,不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这个大局已定,因为大家的意见一致。主席让我看完文件退给外交部办理。”——这是第三种说法。
  据我所知,吴旭君的说法符合事实,只需略作补充。外交部、国家体委的报告于四月三日送给周总理,周总理于四月四日在这份报告中加进了上一段所引钱江书中写的那些话,除写了“拟同意”,还写了类似请“主席审批”这样的文字。四月六日毛主席在 “请主席审批”中“主席”二字上划了圈,工作人员退外交部(当然要先给周总理看过)。
  赵正洪文中说:“实际上在科恩与庄则栋接触后,我们就及时报告了北京。北京第二天回答‘告诉美国朋友,将来访华总是有机会的’。美国队再度提出访华后,我们又打电话请示北京,答复还是那句话。……北京几次回电都是那句话。”这段文字没有说具体日期。赵正洪当时虽是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团长,但在二十年后写的回忆文章难免有不准确之处。这里只指出,代表团既然请示北京,在未得回答之前就不能作答,外交部和国家体委也不能作答,而是在四月三日提出意见报告周总理,周总理于四月四日加批后送给毛主席,毛主席于四月六日白天圈阅后退外交部,外交部有关人员只能按周总理的批示回答代表团。而如此回答代表团只能是一次。因此,赵正洪文说,“北京几次都是那句话”,一定是记错了。
  奇怪而又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乒乓球代表团负责人对美方的这一答复,并无任何外国通讯社或报纸作过报道。



 
 

2007/09/10

五、毛主席对周总理的批注是否同意?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