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毛主席如何及因何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代表团访华?

 




  《生涯》转引吴旭君的回忆说:
  主席让我看完文件退给外交部办理,办完这件事后我觉得主席有心事……至于有什么心事,我不知道。就在四月六日那天,他要提前吃安眠药,他要提前睡觉。晚上十一点多了,……他就坐在床边。我坐在床前面的桌子上吃饭,就坐在他对面。他因为吃了大量的安眠药,困极了,他就脑袋这么低着,就在那儿这么低着睡,就是不肯躺。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间说话了,嘟嘟嚷嚷的,听不清说什么。听了半天,我才听出来,他要我去给王海容同志打电话,当时王海容同志是外交部副部长,他说要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我的天哪,我一听这话当时就愣了,我想这跟白天退走的文件正好相反,如果按他现在说的去办,那跟文件的精神不符合呀,那总理和他都划了圈的,那可能就会办错了。再有,主席曾经跟我交待过,他说他吃了安眠药以后,讲的话不算数。那么现在跟我交待的这件事就是他吃了安眠药后讲的,那算不算数呢?……我得想一个办法来证实主席现在到底是清醒还是不清醒。用什么办法呢?我想,那就是我得让他再主动地讲话。过了一会儿,主席勉强地抬起头来,使劲睁开眼睛看着我说:小吴,你怎么还坐在那吃呀?我叫你办的事你怎么不去办呢?我想这下可对了,主席可说话了。我就很大声地问他,我说:主席,你刚才都跟我说了什么啦?我尽顾吃饭了,没听清楚,你再跟我说一遍。不错,他又断断续续一个字一个字地,慢吞吞地又把刚才交待的事重新说了一遍。我就反问了一句,我说:“你现在都吃了安眠药了,你说的话算数吗?”主席就向我这么挥了一下手,说:算,赶快办,要不就来不及了。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毛主席做了最新的决定。
  吴旭君非常生动具体地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史料。毛主席那时有什么心事呢?他为什么改变了主意又要邀请美国乒乓球代表团呢?吴旭君没有讲。实际情况是:四月六日在圈阅退走了周总理的报告以后,在晚上十一点多吃了大量安眠药以前,毛主席看了新华社编印的《参考资料》一九七一年四月六日下午版,这一版除封面外共七十八页。封面和里页印着目录,里页开头是:
  第三十一届乒乓球赛
  我国选手李富荣、都#恩庭进入男单前八名/四十
  日《朝日新闻》文章《博得好评的中国选手——风格也是近台快攻》/四十二
  在第四十二页下半页刊登《博得好评的中国选手——风格也是近台快攻》转到第四十三页上半页登完。下面分别用五号黑体字印小标题,用五号楷体字印正文,如下:
  △共同社消息《以庄则栋为中心,形成了“友好之环”》△
  [共同社东京五日电]题:以庄则栋为中心,形成了“友好之环”
  名古屋消息:在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比赛场上,中国的老运动员庄则栋的名声突然高了起来,在庄则栋的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喜笑颜开的人们。央求庄则栋签名的孩子们,以及其他人形成了“友好之环”,并在悄悄地扩大着。令人感到中国运动员代表团到日本的“友好比胜负更重要”的目的似乎在由他一个人实现着。前一天被邀请上了中国运动员代表团的接送车、接受了庄则栋赠送的织锦纪念品的现代派美国运动员科恩,这天拿着回赠的礼品,从上午九点钟就来到比赛场等候着。科恩的提包里珍藏着和庄则栋的合影照片,登载着这则报道的日本报纸,以及印有象征着和平的标志的衬衣。
  科恩向结束了比赛的庄则栋打招呼,把他带到记者接见室,握着他的手说:“真多谢你了!”作为回礼,他拿出一件睡衣,旁边陪同的一个中国代表团官员,拉了拉庄的袖子,但是,庄则栋却没有理会,微笑着接受了他的礼物说;“美中虽没有外交关系,但我很愿意加深个人之间的友好。”两个人被许多摄影师簇拥着,几乎是汗流浃背,连声说“谢谢!”“谢谢!”两人友好地让摄影师拍了照。
  和庄则栋分手以后,科恩说:“中国人是好人,我也想到中国去看看,但是人家没有邀请,大概去不了吧!”
  (下略)
  △共同社报道《“一起乘车吧”——世乒赛上的“美中友好”》△
  [共同社东京四日电]题:“一起乘车吧”一世乒赛上的“美中友好”
  名古屋消息:从专门接送中国选手代表团的汽车里招手的中国选手说:“咱们一起坐车到体育馆去吧!”于是,美国的科恩选手就蹒蹒跚跚地走上了汽车。四日早晨,在名古屋举行的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美国选手和中国选手同乘一辆汽车,通过体育互相了解了“美中人民”的友好。
  上午十点左右,在体育馆附近体育会馆前结束了练习的中国选手正要上车,这时候,穿着印着“USA”字样运动服的科恩选手,正急急忙忙经过汽车旁边步行到体育馆去。中国选手看见了他,就打着手势对他说:“要是去体育馆,就坐车去吧!”
  对于这种出乎意料的邀请,科恩选手开始有些诧异,但后来却被面带微笑招手示意的中国选手们吸引过去,上了汽车,向距那里数百米左右的比赛地点爱知县体育馆驰去。
  在汽车里,中国选手面带微笑,向与他们并排坐着的这位选手搭话说:“中国希望同美国友好。让我们共同努力吧!”虽然要把中国语翻成日本语,再由日本语翻成英语,经过这样繁琐的两重翻译,但是时方的意思似乎都可以明白。庄则栋选手送给他织有黄山图案的长十公分、宽十五公分的杭州织锦,他非常高兴。
  到了体育馆之后,穿着流行服装的科恩选手和穿着鲜红色运动服的中国选手在大门前面一起拍照留念。因门票卖光而进不去体育馆的观众,见到了这种情景,都热烈地欢呼、鼓掌。中国选手代表团自从来到日本以后就说:“友谊比胜负更重要”,积极地掀起了人民之间的友好热潮。这一天的“美中友好”,使人更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点,是一个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场面。科恩选手在这天参加了男子双打,与日本的今野、阿部两选手对垒,虽然比赛连续失败,但当问到他对中国选手的感想时,他高兴地莞尔微笑说:“诚恳、友好、亲切。”
  △美联社报道我运动员和美国运动员科恩进行一次友好活动△
  [美联社名古屋五日电](记者:彼得·萨姆)
  参加第三十一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共产党中国人,昨天招呼一位美国乒乓球运动员搭乘他们的汽车,并向他赠送了一件礼物。这位美国人向中国一位冠军回赠了礼物——一件带有和平标志的短袖衫。
  格伦·科恩(十九岁)透露说,他把这件短袖衫送给庄则栋以前,还在上面别上了美国代表团的纪念章。
  庄则栋说:“谢谢,谢谢。”并同这位美国人握了手。
  庄则栋对记者说:“收到美国代表队队员的礼物,我感到高兴。”
  星期日那天,庄则栋在汽车上曾向科恩赠送了一幅杭州的风景织锦。
  庄则栋在中国队负责人的陪同下,在爱知县体育馆正面看台后面的走廊上接受了他的礼物。
  科恩对庄则栋说,他还要向其他的中国选手赠送礼品。这个美国运动员(圣莫尼卡市立学院政治系学生)说,他在四月四日从一个练球场走到体育馆的途中,坐在一辆大轿车里的大约二十五位中国男、女运动员向他招手,并让他上车。这辆大汽车是中国代表队专用的。
  他说:“我坐到前面一个座位上,问‘谁会讲英语?’一位中国译员走过来了。”
  科恩说,在大轿车五分钟的行车过程中,他通过这位译员同中国运动员(包括庄则栋在内)交谈。
  科恩说:“交谈大都是私人性质的,个人性质的。”他不肯详谈。
  科恩说:“后来,庄先生从我后面约四排的座位上走来,送我一件礼物。”科恩说着,展示了这幅风景织锦。
  科恩说;“多年来,我一直很崇拜庄则栋。”但是他说,他没有叶中国运动员讲这一点。
  (下略)
  [法新社名古屋五日电]三届世界男子单打冠军庄则栋今天表示,在体育领域中是没有界线的。
  这位三十一岁的中国选手同美国的一位男选手科恩交换了礼品,作为人民中国和美国之间友好的象征。
  庄则栋把一小幅绣着中国风景的织锦送给了科恩。
  科恩回赠庄则栋一件乒乓运动衫。
  运动衫上有一个标志,科恩给庄则栋讲解说,这象征着反战的美国人民的愿望。
  就是这几则没有列入目录、用很小的字体印在很不显眼的位置的电讯,引起了已经七十八岁高龄、日理万机的毛主席的注意和深思。正如吴旭君所说,“晚上十一点多了,……他因为吃了大量的安眠药,困极了,……他突然间说话了,……毛主席做了最新的决定”——这一决定不但打开了中美两国人民友好的大门,而且开始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战略格局。



 
 

2007/09/10

六、毛主席如何及因何决定邀请美国乒乓球代表团访华?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