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主席与“小国弱国人民会议”〔1〕

 




  (一)
  一九六○年,应我国工、青、妇等全国性人民团体分别邀请,六十多个国家的七百多位朋友到北京参加五一国际劳动节。节后,外宾们分批去外地参观。去郑州的一批人数最多,共有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二十三个国家的工会代表团等一百零一人。
  毛泽东主席在天津海河岸边的中心广场和当地群众一起欢度了六十年代第一个国际劳动节。随后,主席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兼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陪同,乘专列去南方视察,预定途经郑州时,会见在那里参观的外宾。为此,由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刘宁一临时组成的包括我在内的工作组,赶到郑州进行准备。
  工作组住在河南省委招待所。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和一九五九年二三月间,主席曾两次在这里召开会议,纠正他察觉到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左”倾错误。当时主席工作和休息的地方就在这里一栋楼房的第二层。河南省的领导人这次仍安排主席在此居留。楼下一进门是大会议室,可以作为主席会见外宾的场所。
  工作组把这间大会议室布置成接见厅。紧靠里墙中央部位的讲台上,安放一张条桌和几把椅子,作为主席和主要陪见人的座位。在讲台两侧各放一张长条桌和几把椅子,作为译员和工作组其他成员的座位。从大门到讲台留出通道,在通道的两边面向讲台安放桌椅,作为外宾和陪同译员的座位。
  五月七日上午,杨尚昆同志来到宾馆。他说:主席在专列上工作到凌晨才休息,现在还没有起床,主席可能今天下午会见全体外宾。杨尚昆看了接见厅。他说:这种布置官气太重,主席喜欢同被会见的朋友靠得近些,这样显得亲切。他指示;讲台上只为主席放一把椅子;通道两侧的桌椅环绕讲台排成半圆形,第一排要紧靠讲台。他同意刘宁一的估计,主席同外宾谈话不会长。他说:会见结束后,主席可能同外宾一起照相,地点就在接见厅的门外,分几行站在台阶上,其他的中国同志都不参加。主席不喜欢前呼后拥。
  刘宁一对杨尚昆说:主席定下会见时间后,请马上告诉我们,以便事先控制外宾的行动,不让外出。我们会注意保密,不过早透露,在会见前一小时再通知,安排他们提前十五分钟到达。杨尚昆说:主席一起床,就请示主席。
  刘宁一让人按照杨尚昆的指示重新布置接见厅,他陪杨尚昆上楼查看主席的工作和休息处。随后,杨尚昆带着刘宁一交给他的外宾名册离开宾馆。
  近午时分,刘宁一向工作组全体人员说,刚才接到尚昆同志电话:主席决定今天下午两点半会见非洲朋友,明天下午两点半会见拉丁美洲朋友,后天下午两点半会见亚洲朋友。主席指示,对弱小国家的朋友要特别尊重,不允许犯大国沙文主义的错误;对这些朋友不要搞神秘主义,不要搞突然袭击,要马上把会见的时间通知这些朋友,就说毛泽东请朋友们来谈谈;生病的,身体不好的,年老体弱的不要来;不愿来的听便,不要有丝毫勉强;对不愿来的不要有任何歧视。主席指示,要向这些朋友讲清楚,这次来到郑州的外国朋友,有非洲十二个国家的五十四位,有拉丁美洲八个国家的二十五位,有亚洲三个国家的二十三位,先见后见,是根据这一点安排的,并没有其他含义、决不是厚此薄彼,要请这些朋友理解。
  刘宁一派人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向外宾转达了主席的话。外宾们非常兴奋,非常感动,盛赞主席伟大而又谦虚。外宾没有一个不愿来的,有病的也坚持要来。不久,又接到杨尚昆同志电话,主席决定下午两点先到宾馆。工作组的几位同志猜测,主席带多少人来?有的同志说,除了杨主任,还会带秘书、保健医生、保健护士、几名卫士,另外还会有开道车、警卫车,至少有十五位警卫人员。
  一点五十分,刘宁一带领工作组的同志在接见厅门外迎接主席。不一会,一辆小汽车驶来,到接见厅门外停住,从车上走下三个人:主席、杨尚昆和一名卫士。
  主席微笑着向大家挥挥手,走进接见厅,在讲台上看了看,同杨尚昆走向二楼,刘宁一和卫士跟在后面走。刘宁一吩咐工作组的礼宾人员,待外宾到达后,安排他们依序坐好,再到二楼请主席接见。
  大约两点十五分,自远而近响起一长两短的汽车喇叭声,这是事先约好的外宾所乘车辆的信号。想不到主席随即走下楼来,站在接见厅门外左侧等候。杨尚昆让法语、英语译员站在主席身后,其余的人——包括他自己——都不出去,免得分散外宾的注意力。
  三辆大轿车在指定地点停放好,外宾和陪同译员相继下车。一位外宾突然用英语高呼“毛主席”。其他外宾也发现了“目标”,振臂高呼“毛一泽一东,毛一泽一东”或者“毛一毛一毛”。有几位外宾想走过来,另一些外宾用法文或英文叫喊:“注意秩序!”“排好队!”“不要乱!”陪同译员协助他们按顺序排成单行,他们快步(实际上是跑步)走向主席。主席微笑着依次同他们握手。每个外宾都想同主席多握一会,说几句话,可是身后的外宾不让,早就把手伸向主席。礼宾人员把同主席握过手的外宾引到接见厅各自的位置,但他们都不肯就坐,转身向门外观看。主席和排在最后的外宾握完了手,健步走进大门,走向讲台。全体外宾热烈鼓掌,高呼“毛一泽一东”、“毛一毛一毛”,他们的眼睛盯着主席,头和身体跟着主席逐渐向里转。主席走上讲台,向外宾鼓掌,外宾的掌声和“毛一泽一东”、“毛一毛一毛”的欢呼声更加响亮,不少外宾激动得流下眼泪。主席频频挥手,外宾仍然站着鼓掌欢呼。主席开始讲话,外宾才安静下来,掏出各自的笔记本坐下来记。
  (二)
  主席说:欢迎朋友们。我没有去过非洲。今天请朋友们当老师,给我上一课,讲讲非洲的主要情况,讲讲非洲人民最关心的问题。外宾显然出乎意外,大家愣住了。但很快有几十位外宾几乎同时举手。
  主席说:很好,这么多朋友愿意给我上课,我很高兴。
  主席坐着认真聆听,在白纸簿上记下要点。十二位外宾代表各自的国家和地区发言。他们说明,决不是作为教师向主席上课,而是作为学生向主席汇报非洲人民同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斗争的情况。他们发言后,主席又请尚未发言的外宾讲。一位外宾说,现在已经用了一个多钟头,不应该再侵占主席的时间。我们有这样宝贵的机会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感到非常荣幸。我们请求毛主席给我们上课,教导我们如何战胜帝国主义、殖民主义。
  主席站起来,亲切地说:我们是朋友。我们和你们站在一条战线上,共同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主席深入浅出地介绍中国革命的经验,他说:从前我们中国人也怕帝国主义和他们的走狗蒋介石。中国人一步一步觉悟起来,逐渐不怕了,我们从敌人那里学会了打仗,在战争中夺取敌人的武器。结果我们闹了几十年革命,还不是胜利了?!因为我们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团结起来了。主席强调,还是人要紧,武器是第二位的。只要把人团结起来,手里掌握着武器,就不怕帝国主义、殖民主义。
  主席说:非洲的反殖民主义斗争具有世界意义。不是一个国家,而是很多国家都有革命。不只是在几百万人中间,而是在几千万或者更多的人口中进行革命的民族解放斗争。我代表六亿五千万中国人民表示完全同情你们,完全支持你们。我们认为你们的斗争支持了我们,帮助了我们。
  主席高度评价了古巴人民的抗美斗争,并说:有人认为最近几年亚洲的民族独立运动比较低落,但是现在南朝鲜、土耳其和日本的人民掀起了反对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的斗争。主席着重指出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的反帝反殖斗争是互相支持互相帮助的,这就分散了敌人的力量。
  主席说:我讲了一些意见,也许你们不一定赞成。我们是交换意见的性质,再请你们讲一讲好不好?你们的情况和意见我很愿意听。
  一位外宾提出:再过几天——五月十六日就要在巴黎召开美、苏、英、法四国首脑会议,据说,经过大国首脑协商,可以避免世界大战,巩固世界和平。请问主席对四国首脑会议怎么看?
  主席说;世界大战我们是反对的,我相信朋友们也都赞成不要打世界大战。避免打世界大战,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要两条腿走路。四国首脑会议,或者大国协商,是跟他们在桌子上谈,这是一条腿;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反殖民主义、反帝国主义的斗争,又是一条腿。两条腿走路,世界大战就难于打了。我们支持四国首脑会议或大国首脑协商,同时我们更支持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各国人民有权利反对他们的压迫。要不打世界大战,就要各国人民起来,反对压迫者。这是一条重要的腿,是第一条腿。有人说,要世界和平,就不要搞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如果这样,帝国主义不打世界大战就没有保证。
  主席说:我很高兴看到非洲朋友有这么多人破除了迷信。人常常是有很多迷信的。迷信帝国主义是迷信的一种,再有一种是不相信自己的力量,觉得西方世界行,我们黄种人、黑种人、棕种人都是不行的。这也是一种迷信。怎么不行呢?我不相信。白种人可以干的事,我们都可以干,而且可以比他们干的好些。对白种人要加以区分,白种人十分之九是好人,或者暂时受人欺骗,不觉悟,总有一天他们会觉悟起来的。这就是无产阶级,还有农民和其他劳动者。所以全世界受帝国主义压迫的人民,同盟军是很多的。主席说:帝国主义已经削弱了,十个指头已经砍掉一个、两个、三个了。帝国主义制度是要灭亡的,全世界人民是要站起来的,这是从战略上讲;从战术上讲,我们要谨慎,每一个步骤都要好好研究,要认真办事。合起来就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这样才能敢想敢说敢做。
  将近四小时的谈话结束后,主席举起茶杯说:祝贺我们的团结,我们一定会胜利,让我们团结起来取得胜利。全体外宾起立,热烈鼓掌。主席邀请外宾到门外一起照相。照相后主席含笑同外宾一一握手告别,外宾们依依不舍,礼宾人员好不容易才请他们上车,他们边走边回过头来高呼“毛一泽一东”,“毛一毛一毛”,到车上又摇下窗玻璃,探出身来向主席鼓掌、欢呼。主席站在门外向外宾挥手,一直到外宾所乘车辆驶离很远后,主席才停止挥手,回到二楼休息室。
  五月八日和九日,主席分别会见拉丁美洲和亚洲朋友。主席都是事先在门口等,合影后在门口送,礼遇与对非洲朋友完全相同,而这些外宾的热情表现也与非洲外宾毫无二致。
  (三)
  主席送走了非洲朋友,我去食堂吃饭。刘宁一忽然匆匆走来说:主席指示,今天会见非洲朋友要发表消息,等你去写。我跟着刘宁一走进主席办公室。主席靠在木制大躺椅上吸烟。我向主席问好。主席说:不握手了,坐吧。今天让你做“秀才”,桌上有烟,自己抽,增加点“烟士披里纯”。
  我坐在办公桌后的长背木椅上,刘宁一和杨尚昆坐在单人沙发上。
  主席说;人家要开大国、强国首脑会议,我就开小国、弱国人民会议。三号在济南开了一次,今天又开了一次。这些小国、弱国的人民不简单,破除了对帝国主义的迷信,比赫鲁晓夫高明。天下事千奇百怪,赫鲁晓夫是苏联共产党总书记,硬是迷信帝国主义。列宁不是讲过吗?在帝国主义时代,帝国主义制度是一切战争的根源。赫鲁晓夫不赞成列宁。他说,现在有了那么多原子弹,能够毁灭全人类。所以,当代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反对帝国主义,而是避免战争,保持和平。他说;避免战争、保持和平必须依靠大国、强国的首脑,首先依靠美、苏两国的首脑。只要他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互相信任,友好合作,达成裁军协议,就能让一切国家化剑为犁,天下就能永远太平。
  主席说:赫鲁晓夫去年九月访问美国,同艾森豪威尔会谈。他宣扬艾森豪威尔是爱好和平的。他九月三十日来到北京,一下飞机就大放厥词,一吹他的美国之行如何如何成功,要我们不得破坏和平气氛;二吹他的裁军主张如何如何美妙,要我们相信帝国主义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我们国庆十周年招待会上,他含沙射影,指责我们用武力试探资本主义制度的稳固性。
  主席说:赫鲁晓夫想控制我们。前年,他要在中国建立什么长波电台,搞什么潜水艇联合舰队。我们说,这涉及中国的主权,连半个指头也不行。他原来答应帮我们造原子弹,还签了协定,后来他说不帮了。不帮就不帮,我们不稀罕。中、苏两国之间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们坚持原则,在内部对他进行批评,同时照顾大局,不由我们公之于世。在国际问题上,赫鲁晓夫不支持殖民地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不支持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还帮助帝国主义进行恐吓,说只要燃起一星火花,就会引起世界大战,必须马上扑灭。他美化帝国主义,散布和平幻想,麻痹世界人民,实际上助长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政策。对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再保持沉默。今年四月二十二日列宁诞生九十周年,我们发表用红旗编辑部名义写的《列宁主义万岁》,对国际上的重大原则问题正面说明我们同赫鲁晓夫不同的观点。我们没有点赫鲁晓夫的名,注意维护中苏团结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这篇文章的内容不错,就是太长了,引经据典,书生气太重,一般人不爱看。所以在四大国首脑会议之前,我先开小国、弱国人民会议。三号在济南,我同拉丁美洲和非洲十四个国家工会和妇女代表谈话,尚昆没有参加,刘长胜和曹孟君参加了。我说,要发表简短消息。我有些“官僚”,没有看稿子。第二天报上登出来,虽然简短,内容有些不妥,写了人家唱“东方红”。写这干什么?大国沙文主义!今天再发表一次消息,写上非洲朋友讲话的要点,写上我讲话的要点,要表明我们的反帝立场。不要长,要快,半个钟头够了吧?
  我说:我就试试。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用圆珠笔在白纸簿上写。写完后看了一遍,作了个别增删。一共写了四段:
  “新华社郑州七日电毛泽东主席今天下午在这里接见了正在我国参观访问的来自非洲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会活动家、和平人士以及工会、青年、学生代表团和代表。他们是:(代表团名单容即增补)”
  “在接见中,各个代表团都作了热烈的发言,介绍了他们多少年来在帝国主义压迫和榨取下所遭受的种种苦难;介绍了他们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斗争的情况;表达了他们争取彻底胜利的决心和信心;并且表达了他们对于中国人民的深厚感情和对于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敬爱。”
  “毛泽东主席代表中国六亿五千万人民对于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英勇斗争表示完全同情和完全支持。毛泽东主席还表示同情和支持南朝鲜人民、土耳其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爱国主义斗争。毛主席感谢非洲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厚友情,祝贺中国人民和非洲人民的伟大团结,祝贺在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共同斗争中取得彻底的胜利。”
  “今天陪同接见的有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杨尚昆、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中国亚非团结委员会副主席刘宁一。”我把稿子交给刘宁一。他和杨尚昆传看后,改了几个字,请主席过目。
  卫士打开躺椅后的立灯,把木板架安置在躺椅上,把稿子放在木架上,主席一边吸烟一边看。
  在审阅过程中,主席问:“代表团名单容即增补”,增补了没有呀?
  我说:我正在搞。
  主席继续审阅,说:对非洲朋友的讲话,概括得还可以,有一句要不得。他让卫士递给他一枝圆珠笔,划去了几个字。又加上几个字。
  主席问:代表团名单搞出来没有?我说:搞出来了。
  主席要我递给他,他看后问:名单为什么这样排?我说明了理由。
  主席说:排名单要能讲出道理。搞不好,人家会有意见。这个排法我赞成。我说:主席真细致。主席说:在济南做了一次“官僚”,现在“辞职”了。
  主席要我从头到尾念一遍。我发现,杨尚昆、刘宁一把原稿最后一句的“祝贺”改成“并且确信”,“彻底”改成“最后”;主席把原稿第二段的“中国人民伟大领袖”划掉了;在第三段最后一句“并且确信在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共同斗争中”后面加了一个逗号,在“取得最后的胜利”前面加上“一定会”。
  我念完后,主席说:就这样,下点毛毛雨,捅出去吧。刘宁一说:已经让新华社河南分社社长在招待所等。我说:我就去办。
  我回到餐厅,把新华社河南分社社长雷行找来,他看了稿子,要拿回发。我说:稿子上有主席亲笔修改的字句,我要留作纪念,让他另抄。这时,刘宁一赶来了,把稿子拿走,说:主席还要再看看。
  雷行说,他马上给北京新华总社打电话,报告这件事,总社要通知全国各大报,留出明天头版的版面。
  不一会,刘宁一又匆匆来了,说,主席口授,他笔录,加了一段,内容非常好,主席让你再去谈谈。我随即跟他回到主席办公室。主席仍靠在躺椅上吸烟,我看到在原稿第二段“毛泽东主席还表示同情和支持南朝鲜人民、土耳其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爱国正义斗争”之后,刘宁一笔录了以下一段话:“他认为:南朝鲜人民和土耳其人民的这种斗争,表明亚洲各国受压迫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斗争,将会有更大的兴起。这个斗争对于非洲人民、拉丁美洲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的正义斗争都将是一种支持。主席说,所以,全世界人民的斗争都是互相支持的。”
  我看完后说;刚才宁一同志对我讲,主席加的这一段非常好。的确非常好,把主席今天同非洲朋友讲话的主要内容突出出来了。
  主席说:找你来,不是让你讲“非常好,非常好”。我临时想了这几句,来不及推敲,你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
  我又看了一遍,说:在文字上有几点小建议。开头的“他认为”。改成“主席认为”,这样,前后比较连贯。主席说:可以。还有呢?我说:在“亚洲各国受压迫人民的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斗争”之后,加上“风暴”两个字。主席今天同非洲朋友讲话,几次讲了“风暴”、“斗争风暴”比“斗争”更有气势。赫鲁晓夫经常鼓吹,现在国际关系晴雨表的指针,不是指向暴风雨,也不是指向阴天,而是指向晴天;改成“斗争风暴”,也是间接驳赫鲁晓夫的。
  主席微笑着说:你对赫鲁晓夫的讲话倒有点研究。还有什么要改的?我说:最后那个“所以”似乎可以不要。主席说;我常说“所以”,有点习惯了,刚才不知不觉说了出来,刘宁一就记了下来,这里不必要形成文字。主席风趣地说:所以,“所以”两个字可以删掉。
  主席又让我把这条新闻稿从头到尾念一遍,念完后,主席说,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你们还有什么意见?杨尚昆说;很好了,没有意见了,早点发出去,再迟,新华社就难办了。
  我说:我这就去办。并说,今天《人民日报》第五版的新闻很重要,请主席看看。主席说:今天还没有看报纸,有什么重要新闻?我说:美国一架飞机侵入苏联领空,被苏联打下来了。
  主席说:美国的侵略行动搞到苏联头上,赫鲁晓夫还在幻想“加强普遍和平”。我看,我们将来应该出赫鲁晓夫全集。
  主席对杨尚昆说:通知北京,帮赫鲁晓夫一把,公开表示我们支持苏联打下美国的飞机,支持苏联对美国的抗议,让《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警告美帝,对苏联挑衅就是对中国挑衅,就是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挑衅。
  主席说:时间很晚了,大家散了吧,我也要回火车去了。
  (四)
  五月八日下午二时半,主席会见拉丁美洲客人。落座后,主席首先说:欢迎朋友们。拉丁美洲距离中国很远,各位朋友来到中国很不容易。利用这个机会,请朋友们向我介绍拉丁美洲的主要情况,并且欢迎朋友们对中国提出意见、批评和建议。
  几位外宾分别发言,主席坐着认真听,有时在白纸簿上记下要点。
  一位外宾说:我们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到中国的,现在请主席给我们作指示。
  主席站起来说:我讲一些情况和意见,不是作指示。
  主席在详细谈了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经验后说:我们要互相学习,互相交换经验。中国的经验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产生的,中国有中国的条件,经验不能照搬,只能参考。还希望朋友们作分析,哪些是优点,哪些是缺点,有哪些是成绩,有哪些是错误,现在我们工作中还有一些错误,我们用整风的方式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特别要听取人民的意见和批评。中国犯的错误,你们研究也有意义,可以避免犯类似的错误。
  主席针对外宾们提出的反帝斗争的问题,反对战争与争取和平的问题,作了生动的深刻的阐述。
  主席送走拉丁美洲朋友后,我回到卧室。不久,刘宁一来找我,说主席指示今天还要发消息,等你去写。我随他走进二楼主席的办公室。
  主席说:非洲朋友们很热情,拉丁美洲朋友也是这样。弱国、小国人民会议开得好,有共同语言。主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成立,我们就宣布执行和平外交政策。但是我们的领土主权决不容许别人侵犯,谁来侵犯,我们就要自卫,这同和平外交政策是一致的。我们希望有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这对我们进行建设有利。我们也同帝国主义打交道,譬如一九五四年参加日内瓦会议,同美国在华沙的大使级谈判还在继续。我们坚持原则,不抱幻想,同赫鲁晓夫不同。对世界大战,我们说了两条,第一,反对;第二,不怕。赫鲁晓夫和我们半同,半不同。他反对世界大战,又害怕世界大战,越怕越有鬼,越怕世界越不和平,如今连苏联的领空也不和平了。世界为什么不和平?怎样才能和平?赫鲁晓夫同我们的看法不一样,赫鲁晓夫完全依赖大国协商,我们强调主要依靠各国人民的斗争。小国弱国的人民同我们的意见完全一致。所以,还要发消息,让世人听听小国弱国人民的声音,听听我们的声音。照昨天的规矩,不要长,要快。
  根据昨天的经验,我事先作了考虑,并且已写好第一段的导语,听完主席的指示,我着手写正文。写完交给刘宁一。刘宁一同杨尚昆传阅商量后,作了一点改动,送给主席。主席先让我念一遍。
  我念完后,主席要我递给他,卫士安放了木板架,主席摆在上面看,亲笔作了修改,让卫士送还我。
  杨尚昆说:今天的新闻稿比昨天的更有分量,就这样发出去吧。主席点点头。我辞出,把主席审定的新闻稿交给已在宾馆等候的雷行。
  (五)
  五月九日下午二时半,主席会见了西亚三国(伊拉克、伊朗和塞浦路斯)的客人。
  主席在这次谈话中指出:根据中国的经验,团结人民的大多数才有前途。历史是人民的历史。政党、领袖应当是人民的代表,如果脱离人民群众就要倒台。蒋介石为什么被赶出大陆?因为他脱离群众。人民中间最大多数是工人和农民,他们是生产者,没有他们,我们就不能生活。因此,主要的基本的是团结工人和农民,要满足他们的要求,代表他们的意志。还有别的人,主要是知识分子,中国还有民族资产阶级。现在我们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我们还是同民族资产阶级合作。知识分子——教授、教员、科学家、文化工作者、工程技术人员更是少不了的。他们有缺点,但是可以改造。今天在座的人就有这样的例子,就是他(主席指着担任翻译的马坚教授)。他是一个穆罕默德,今年五十三岁,是专门研究可兰经的。今天没有他,我们就不能开会,我们不能脱离他。他信穆罕默德,我不信,但是我们两个并不打架。他信穆罕默德,又不是共产党,那没有关系。他不反对社会主义,不反对共产党,而且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共产党,那更好办事。有各色各样的人,并不都是共产党。中国有六亿五千万人,只有一千三百万共产党员,共产党员要力争团结六亿三千七百万非共产党员。被打倒的阶级,譬如地主阶级,我们也要改造。主席说:要战胜帝国主义,不是短期的事,要进行持久的艰巨的斗争,要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只是不包括敌人在内。这是我们革命胜利的经验。中国的经验对外国来说,只能有选择有分析地来对待。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历史条件,外国的经验只能作参考。我所讲的话,只供朋友们参考。
  接着,三国外宾各有一位代表简短发言,感谢毛主席的接见和谈话,表示要加强本国人民的团结,加强同中国人民和其他各国人民的团结,共同反对帝国主义。
  主席送走西亚三国朋友后,刘宁一把我找到主席的办公室。
  主席说:晚上我有事,今天没有请亚洲朋友多发表意见,他们不会见怪吧?刘宁一说:不会。今天的气氛和前两天一样热烈。主席说:这次在郑州,用三个下午开了三次小国、弱国人民会议,收获很大,非洲、拉丁美洲、亚洲,这些小国弱国人民都有一股劲,我看,世界大有希望。我三次讲话大同小异,发表消息每次有一个重点。前天的重点是“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都是互相支持的”;昨天的重点是“世界和平的取得,主要依靠各国人民的斗争”;今天要强调“为了战胜帝国主义的反动统治,必须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必须团结不包括敌人在内的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继续进行艰巨的斗争”。加起来,就可以基本上说清我们对国际问题的立场。
  主席让我快写。我写完后照例送给刘宁一,他照例给杨尚昆传看后,送给主席。主席改了一个字,其余未动。
  主席从躺椅上起来,说:我要回火车去了。
  乘主席整衣的机会,我把新闻稿交给雷行。回来时,主席已走出办公室门外。主席说:都不要送了。主席同刘宁一和我分别握手,在杨尚昆和卫士的陪同下,离开了招待所。

  【注释】
  〔1〕原载《缅怀毛泽东》(上),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出版。



 
 

2007/09/10

毛泽东主席与“小国弱国人民会议”〔1〕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