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二年七月十一日)

 




  
  〖正文〗
  
  来:
  我对爹爹的病的看法和你一样。所以,从星期一视疾后,当与刘医生商,除服奎宁外,兼服苏打。待星期二晨未大便,即去灌肠,无奈老人坚拒,只好加服清导丸。至星期三略清泻一次,体温减低,人亦较好,再后仍去灌肠,老人仍拒不肯。我苦难作主,而谢安丽〔1〕已来诊视,只好待验血结果,同时,嘱服够量的奎宁。验血无其他病,疟疾则以服奎宁故,细菌不现。昨日再请武汉疗养院长及宽仁院长曾医生先后诊治,老人热渐退,惟心脏弱,脾脏肿大,用强心,营养及治疟剂。二度验血结果,仍无他病细菌。至饮食方面,开始二日,老人唯思食广柑及煮汁,强进米汤,后增豆浆、藕粉,但所进量不多;前昨更增葡萄糖饮注两液,挂面及一切不易消化之物均禁食。牛奶医生谓易发酵,最好不用。惟李老太爷〔2〕每日来视,星期三曾以隔日送来之油炸麻花一条泡开水喂爹爹吃,事后我始知,或为星期四病增之一因。对爹爹病中一切,自当较你在家更当心负责。连日倚疾复值例假,急、劳更加人倦,甚觉疲惫,故今日不能来看你,只好以书面短告爹爹病状如上。
  至你出院,仍以遵医生意见决定,而你亦是最听医生话的人。他既主卧治效大,自当争取多用此种方式,而勿坐起下地过早。白药不用,很对。天气很热,望你静养,善自珍摄!
  参座〔3〕电慰你,亦望多珍重,善休养。董老谓晤王世杰时称最高亦关心你的病。带来广柑鸡蛋糕是韩文信兄送你的。匆匆不尽,祝
  安好!
  超上
  七·十一晚
  
  〖注释〗
  
  〔1〕谢安丽,即谢卡安丽。
  〔2〕李老太爷,指李克农之父。
  〔3〕参座,即叶剑英。
  〔4〕韩文信,牙科医生。
  



 
 

2007/09/10

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二年七月十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