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致邓颖超(一九四二年七月十二日)

 




  
  〖正文〗
  
  凤:
  闻爹爹病渐愈,甚放心,并谢谢你的偏劳!
  信悉。从昨天望到今天,以为你必翩然而至,等小鹏、克坚〔1〕进门,我尚以为你又藏在后头,问明方知你确未来。劳累你了,不来,我毫无失望,因为一来天气实在太热,二来王大夫在他们来前已要我今日起床下地,明后日便可出院,见面期近,你当然不必再来了。我为慎重起见,决后天早晨出院,好使这两天得在院中行走行走,免致头晕腿软。
  这两天实在太热了,夜中始终不得好眠,恐非回家不能恢复我原来能睡的习惯。
  昨早张文白来,云委座要他来看我的,谈了一小时余才走,所谈大致与和董老谈者相仿,不过没有谈到军队区域等等大问题。详情容面告。
  在院三周,以这一周为最热而最没睡好。人来者虽较少,但仍天天有人来谈话——磐生、磐州乃至孟、吴〔2〕等的朋友都来倾谈。护士惟已考试完毕,放了暑假,于是花也没人送了。旧时的人也散了,恰巧我也该出院了,因之得诗二句:
  “我病已痊人去也,花枯瓶碎好回家。”
  *〔3〕瓶子即悬在墙上的小瓶,昨日忽然堕地碎了。
  祝你安好!
  鸾
  12/7午
  
  信写完,下午送报小孩来,忽说,仓库老太爷〔4〕因打摆子死了,现正在忙后事。这话使得我心神不宁,疑心你们骗我什么,等小鹏来又坚说无此事。我决心明日黄昏回山上了。
  
  〖注释〗
  
  〔1〕克坚,即吴克坚(一九〇〇——一九八六),湖南平江人。当时任重庆《新华日报》总编辑。
  〔2〕吴,即吴克坚。
  〔3〕这个星号系按手稿排印。
  〔4〕仓库老太爷,即周恩来之父。因曾在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所属的下土湾仓库帮助工作而得此称。
  



 
 

2007/09/10

周恩来致邓颖超(一九四二年七月十二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