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一日)

 




  
  〖正文〗
  
  来:
  给你写了几页信,已封包好,拟寄给你,旋闻你要回,又取出留待你归来看。现在又闻你这次不回,终于又要封包寄给你,因此,再加上这几页。你想想,在这种过程中,给我带来了一些什么滋味?不仅寄信,如此改变,而且你的行止,亦是这样教人难以捉摸的。你去也,是那样的闪击式的迅速;你回也,又是这样的姗姗地来迟!七八日来,使人由欢迎、期望、等待,以至转到失望、惘然!在这种过程中,给我以极大的波动,引起我的内心极复杂的情绪!等你回来我一定要拥抱着你,向你低声倾诉的。真是“别时容易见时难”〔1〕。“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2〕我深深地体味到了。但不知你可有同感?异地而处的你,或许有另外一种心情吧?
  此间上层一般观察,均认为我们已做得仁至义尽,而在正面的文章,很难有什么可做的,你留渝,亦不过是在盟友方面起些作用;如为正面,似非必要也。我亦有同感。不知你以为如何?董老先回,你何时回呢?你们一同回来,多么好!
  你回时,请带些糖果回来,以应远远〔3〕、杨小二〔4〕等之要求。杨小二说:“我到飞机场接周伯伯,问他带了糖来没有?”你听听。真的,二十四那天,到机场的不但有四个娃娃、男女老少,而且从毛主席以至中央全体约二三十人都在机场候到午后一点,始返王家坪〔5〕,后你的改期电才到。你看,大家多么热情地欢迎你!我更是其中的一个啊!二十三号我们还有很多人到了王家坪呢!
  写得太多了,你是否无暇看?可告慰你的,是日来身体精神均似稍有进益。只是一颗心,好似悬悬无着落也!
  超
  十二·一晚
  
  〖注释〗
  
  〔1〕“别时容易见时难”,出自南唐后主李煜《浪淘沙》词。
  〔2〕“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出自南唐后主李煜《乌夜啼》词。
  〔3〕远远,即任弼时之子任远远(一九四〇——一九九五),湖南湘阴(今属汨罗)人。出生于延安。
  〔4〕杨小二,即杨尚昆之子杨绍明,四川潼南人,一九四一年五月出生于延安。
  〔5〕王家坪,在陕西省延安市西北,距延安市中心约二公里,隔延水河与延安城相望。一九三七年一月至一九四七年三月,曾是中央军委和八路军、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所在地。
  



 
 

2007/09/10

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