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七年五月三十一日)

 




  
  〖正文〗
  
  鸾:
  曾经交童陆生〔1〕同志带给你一信及一包药,后又托贺炳炎〔2〕同志带给你一信,不知收到未?念念!
  我因叶、罗〔3〕函促回来参加城工工作〔4〕总结,只好放下正热衷的土地斗争,于上月三十日就回到后委〔5〕驻地来了。我回后即参加后委工作和城工的几个总结。复以驻地防空条件太差,为了小侉的关系,不得不移至距后委驻地约五里处之另一机关附近住。因此,在工作上稍有不便,返往亦略费时间,但我却得到一经常走路骑马的机会,在这方面比以前是有进步了。现在走上三五里不算什么了。身体虽比以前清瘦得多,但亦比以前结实了一些。这种锻炼和进步是需要的,正是下农村与长期战争生活中应有的起码准备。
  你近来的身体可好?听说还是依然深夜始眠,很少运动,是否如此?小侉妈信中告我,你曾病过一次,流过鼻血一次。现在夏天来啦,你还是要多注意才好!总之,我对你的一切,总是系念的!亦许你……
  事变发展得真是很快!最近第一战线〔6〕,捷报频传,战局改观,真令人欢欣鼓舞振奋!复在蒋管区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7〕,其斗争发展,亦是伟大剧烈!处今日,忆当年,诚令我心情跃跃,不禁心向往之,恨未能献身其间也。
  绝不是客观的原因,近来我感到我的性格正在有些改变着,喜爱幽静的境界,淡于热闹的场合(这与人民的斗争,土改的红火有别),对许多人和事,最好是沉默静观,且“沉默”往往使我内心感到恬适!“沉默”亦许是一种最深刻而复杂的情感和生活交织成的,或许是由于年龄生理演变的规律所引起,亦许是很多沧桑经历的积累所致。但不管其来因是怎样,这种改变,对我是会有好处的,因为它并没有丝毫影响我对人民的热爱、革命的热情和斗争的勇气。
  这次带给你们的材料中,有妇委〔8〕陈楚平〔9〕同志在葭县参加土地斗争后总结的几点经验,内容值得一阅,望你抽空看下,可以知道点下情。伍全奎〔10〕的信亦附给你一阅。
  在子龙带来的物单上有一项是你需要一支派克自来水笔,此物此间此时很难找到。现为应你之需,把我正用着而是仅有的一支寄给你用(即附信内)。当你拿起笔儿来的时候,亦许有时会想起一下人儿写几个字吧?你的51号笔如还可用,望带给我用,如何?
  另包内维它命丸二瓶是卫生部发给你的,你们那儿的几位每人都有二瓶。望你注意每日服一至二粒,对身体或有小补。近发现还保有你一件汗衫、未吃完的糖两包,统寄给你,聊作慰劳品吧。
  此间一切情况统由尚昆〔11〕面报。
  遥寄我的念意和祝福给你!
  凤
  31/51947河东岸
  
  〖注释〗
  
  〔1〕童陆生,一九〇一年生于湖北黄陂。当时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作战部第一局局长。
  〔2〕贺炳炎(一九一三——一九六〇),湖北松滋人(原籍湖北宜都)。当时任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司令员。
  〔3〕叶,即叶剑英,当时任中共中央后方委员会书记。罗,指罗迈(一八九六——一九八四),湖南长沙人。又名李维汉。当时任中共中央城工部副部长。
  〔4〕城工工作,当时指在中央规定的方针下,研讨和经管国统区的一切工作(包括工、农、青、妇),并训练这一工作的干部。为统一领导这一工作,中共中央于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日专门成立中共中央城市工作部,周恩来任部长,李维汉任副部长。
  〔5〕后委,即中共中央后方委员会。后委成立于一九四七年四月十一日,以暂留晋西北的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大部工作机构组成,叶剑英为书记,杨尚昆为后方支队司令员,李维汉、邓颖超为委员。
  〔6〕第一战线,又称第一条战线。当时主要指在彭德怀指挥下的西北野战兵团,遵照中央方针,以自卫战争粉碎国民党对陕北的重点军事进攻。同时指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北、热河、冀东、豫北、晋南等地区开始的对国民党军的局部反攻。
  〔7〕第二条战线,指在解放区军民抵抗蒋介石进犯军的自卫战争的同时,自一九四六年底在国民党统治区蓬勃兴起的伟大前正义的学生运动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毛泽东赞誉它为第二条战线。
  〔8〕妇委,指中共中央妇女运动委员会。
  〔9〕陈楚平(一九一四——一九八〇),江苏嘉定(今属上海)人。原名婉琴,曾用名成群。当时任邓颖超的秘书。
  〔10〕伍全奎,浙江人。当时任董必武的副官。
  〔11〕尚昆,即杨尚昆。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兼中共中央后方支队司令员。
  



 
 

2007/09/10

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七年五月三十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