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
  〖正文〗
  
  鸾:
  现在正是一九四七年的岁末——除夕之夜,明晨就要进入一九四八年的岁首——新年元旦。抗战以来,整十个年头,有九次我们都是在一起度过新年的。今年的过年,你在西北,我在华北,除了相互的遥念默想外,你那儿过年的情景大概和往年差不多,而我呢,却与往年大不同了。我正在河北接近平原的一个农村里做土改工作,今天各□〔1〕域工作的同志正回到区委来汇报,我和他们在一起开会过除夕。晚饭后,乘着会议休息的时间,走到几家贫农家里去串门,看看他们各家过年的情景。放在我面前的事实,说明着几千年来旧的风俗习惯仍然是根深蒂固,阳历新年在农村民间没有发生多少的影响,虽然是老的解放区。只有在这个村里的一间公家香烟厂,从吃饺子、放一天假,即是过新年的象征了。
  我到这个村里来工作整整二十天了,一直是在摸索着工作,在工作中摸索。以一个新的小学生进了农村大学,真是感到什么课题都是新鲜的,其内容又极复杂,脑思和心情都被拴住了,只有从岁月更新的一点,意识到是过年了。
  我工作的村,是在这次土改决定由两个村合并为一个编乡,但两村的情况完全不同。甲村的土地少,质量坏,农民生活贫穷,贫穷农民占多数(男女七十多人),除一部分中农外,富农不多,地主只二户,已被斗过。乙村的土地多,质量好,农民生活比较好,中农六十二户占大多数,贫农占少数(三十五户五十人),而贫农的土地、质量,生活情况,一般的好过甲村的贫农,有些好过甲村的中农,原有地主亦都斗过了,可能有化形地主富农。这两个村除了地域、贫富之不同,加上过去曾是一个合编乡,主要由乙村干部当权,因而造成与存在着严重的宗派,影响与支配着贫农们,在任何问题上都很容易地表现出来,特别是在平分土地问题上。甲村的人认为本村无法解决土地与翻身的问题,故心里谋算着和眼睛都望着乙村,而乙村的贫农亦时刻从村本位出发,维持村本位。他们反而对于地主不是深恶痛绝,仇恨来得亦不那么深刻。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此间地主多在外地,有些甚至远在五台。另一方面是抗战以来的十年间,经过双减〔2〕,清算,土改复查,他们的光景,无论如何是比旧日好。还有是沙河发大水冲走了他们的滩地,使他们贫穷化。因此,在追穷根的时候,有些人往往回答:“大河发水穷的。”时间和现实(生活比前好,地主不存在),冲淡了他们对地主的仇恨和记忆,说起他们的痛苦,往往是从现实出发,对干部的不满与诉苦。
  关于宗派的问题,在我们这一区里,凡是两村合并的编乡,或由于历史的根源,都明显的存在着。另外在老解放区,大多数乡村中都是中农占多数,故解决这些村子的土地的基本问题,是在于提高阶级觉悟、打破宗派主义、和贫团〔3〕齐心团结紧与善于团结中农的问题。对于地主的仇恨,因为具体对象已不存在,有些村子即使尚有亦是斗过的,只有更深入地思想发动,去回忆与引导到对整个地主阶级的仇恨与打垮的上面,以及进行检举化形的未斗过的地主进行斗争了。对于干部,则把压在人民头上的异己分子、坏作风的人撤职,搬掉石头,转移与集中力量去对地主与进行平分土地,穷人当家,闹翻身。
  雇贫农们对于平分土地和土地法〔4〕,是从心眼里满意,听着的时候是眉笑眼开,对于穷人当家是感觉高兴痛快,但他们思想上还是依赖上级,快把土地分了就成了。因此,怕多开会,怕拖得久,进行五比兴趣还不高。在刚来的几天,有些人拉着我们叫“恩人,你们来了就好了,你们可别走呵!”——这是对过去“恩赐”与包办代替的讽刺。有些人对我们有顾虑,在观望,逐渐靠拢,他们现在已大为活跃积极起来,实行当家了——成立了贫农团、代表会,已转入斗争阶段,正在继续深入发动群众。
  说到发动群众,主要是坚决充分地撑雇贫的腰,压地富,搬石头;树立作主人当家的思想,相信他们,依靠他们,一切事经过他们,遇事毫不疏忽地从群众路线出发;时时警惕着不要包办代替,只有这样,才能解决贫雇农当家的思想与实现的问题。
  在工作干部方面,有些人以及和我在一块工作的几个同志,有急于求成慕想轰烈,往往犯了急性病,易主观出发,及超过、代替群众;不是把工作的中心放在艰苦的深入群众的工作与发动群众的思想觉悟和了解情况与掌握情况上面。因此,对于这样的同志,还要做思想工作。
  以上是初期工作感到的一些问题。二十天来,工作、材料、问题都更多而有发展,时间不允许在这次都写给你,留待以后再谈罢。
  在此工作告一段落后,尚拟一游石门市〔5〕,看下城市和工作。之后,如中央批准召开妇女工作会议〔6〕,则要在会议结束之后再作归计,自当公私兼顾一番。
  十一月中旬、十二月初旬均有信寄你,并附有材料刊物等,不知收到未?望告我,免我惦念。
  晋察冀画报社给我照了几张照片,寄上四张,权当把晤。其中一张是给小侉的,望看后面的注明转给她。
  夜已深,冬季的寒风正在怒吼,冲淡着寂静,鼓励着人们前进的勇气。
  用热情和默念祝你除夕快乐、新年健康!
  小超
  1947.12.31除夕
  
  问主席、江青诸同志好!
  
  〖注释〗
  
  〔1〕此处手稿的字迹辨认不清。
  〔2〕双减,指减租减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各抗日根据地改变了没收地主土地分给农民的政策,代之以实行减租、减息的政策。
  〔3〕贫团,指贫农团。
  〔4〕土地法,指《中国土地法大纲》。一九四七年九月召开的党的全国土地会议上通过,同年十月十日由中共中央公布。土地法大纲规定:“废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乡村中一切地主的土地及公地,由乡村农会接收,连同乡村中其他一切土地,按乡村全部人口,不分男女老幼,统一平均分配”;“乡村农会接收地主的牲畜、农具、房屋、粮食及其他财产,并征收富农的上述财产的多余部分,分给缺乏这些财产的农民及其他贫民,并分给地主同样的一份。”土地法大纲不仅肯定了一九四六年“五四指示”所提出的“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原则,而且改正了“五四指示”中对某些地主照顾过多的不彻底性。
  〔5〕石门市,即石家庄市。
  〔6〕妇女工作会议,指当时计划召开的解放区妇女工作会议。经中共中央批准,一九四八年九月二十日至十月六日,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周恩来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邓颖超作了主要报告,参见《邓颖超文集》,第六十二页。
  



 
 

2007/09/10

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