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致邓颖超(一九四八年二月二日)

 




  
  〖正文〗
  
  超:
  自从去年八月十五日下修书以后,一搁至今,未再执笔。你怪我好,骂我也好,我实在是忙得不得开交。正好陈毅〔1〕同志来而复返,他可为此作证,故而托他带信,格外合适。你这两个月写来的信,寄来的书都收到了。关于土改的发言,搁在主席处,我尚未得看。你除夕一信,也是谈到土改的,我觉着你的确是在摸索,是在当小学生,但你还缺乏足够的分析能力,因此,你还未把问题的中心抓住去求解决。你不同意别人的性急去强求轰轰烈烈的场面而主张稳进是对的,但你却缺乏创造精神去打破群众中倚赖的观念。在这里,有两个观念束缚住你,一个是一切要以土改平分为中心,另一个是撤换坏干,搬开石头。
  其实,据我们现在研究,各地均有三种区域:第一种是老区,土地大致已经动过,地主已经斗过;第二种是日本投降后解放的区域,土地改革还没普遍;第三种是新区,土地改革还没开始。对这三种不同的区域,应该实行三种不同的方法。对第一种区域,一般地应是调整,而不是平分,其中心问题可能是整党与乡村民主;对第二种区域,一般地应实行平分,以土改为中心;对第三种区域则应视情况许可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先斗地主,暂置富农不动,以缩小斗争面,第二步再斗富农,实行彻底平分;如情况不许可,即敌人还会再来,而我军不能久住的地区,则只能宣传土改,而先以开仓济贫发动群众入手。你现在工作的地区,似颇近于第一种,而你所说的情况,一个村子贫雇农占多数,中农占少数,生活苦;另一个村子贫雇农占少数,中农占多数,生活较好,而地主已斗过,富农又不多。
  不管较好(生活)的村子农民是否愿意两村合起平分,而中心的问题却是平分必然要侵犯中农,否则中间不动两头平,只能将地主富农的好地多地来调剂贫雇农;如果这样做,而贫雇农所得仍较中农为少,那就要研究,是否这些中农因为是乡村干部和积极分子而多得了土地、多分了果实,或者仅是极少的富裕中农占有土地和财产较贫雇农略多。如属后者,此种情况在富裕中农不愿平分的条件下,只有让他留下此小山峁峁;如属前者,须看其人数多少,人数多则已近于平,只要设法调剂即可;人数少则可能为坏干窃取的果实,贫雇农斗争的目标必然转向此种坏干部。如我们偏重于搬开石头撤走此类坏干部,很容易使群众失去此斗争目标,即使发动诉苦,也会感到生硬,而不易煽起土改热潮。在此种情况下,必须考虑转变斗争中心为整党、整干使党内民主与群众民主相结合。少奇同志有一电致中央,称赞冯文彬〔2〕领导的平山县委摸索到这一方法,使半老区发动起整党高潮〔3〕,创造出党与非党农民结合审干的民主典型。其办法就是工作团〔4〕领导开支部会,请党外贫雇中农积极分子来参加,党员先实行批评与自我批评,容许非党农民尽情批评党员中坏的,称赞党员中好的;支部或工作团接受农民公意撤换或处分坏的,重用好的。使农民感觉他们有权过问党事,敢于批评干部了,他们都说这下子可与毛主席通气了。我举这样的例子,不一定就适合于你的工作所在,不过可给你一个启示,就是我们不要为一种抽象的观念所束缚而成为迷信,要从自己所接触的事实中找出它的中心环节,拿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和党的政策来衡量其得失,观察其全面,然后得出解决之方,再到群众中去考验。如此反复多次,定可摸索出新的办法,创造出新的规律,而不致为成规所囿不能打开新的局面。你在这方面,要多多用心,主要是多分析,多思考,反复推敲,与人商量,向农民请教,才不致犯粗枝大叶、笼统庞杂的毛病。
  你既在一两个村子里学习,就要决心做完这件事。不论做好做坏,都可取得经验,求得教训。四月初,大概你会回到中工委去开妇干会。中后委大约至四月底可全部搬移完毕。我们不会迟过六月。西北妇干会,你是否准备分开?我想建议中工委即利用四月会期,将晋绥、陕甘宁也召集若干有关妇干农妇前往参加,较为经济。
  陈毅同志来此,毛主席及中央与他谈得很多,你如便,可赶至中央局〔5〕一见,或可得益不少。毛主席报告〔6〕想已读过,不日中央将有一决定及分析阶级的文件发表,弼时尚有一演说〔7〕,你可好好读它几遍,当能启发你的思考给你以工作指示。
  匆匆。
  祝你快乐、健康。
  来
  二月二日夜
  
  〖注释〗
  
  〔1〕陈毅(一九〇一——一九七二),四川乐至人,字仲弘。当时任山东野战军、华东野战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中共中央中原局第二书记。一九四八年一月到陕西米脂县杨家沟,在西北野战军高干会议上作华东一年自卫战争的经验介绍,后受中共中央委托,到中共中央后方委员会、晋绥、晋察冀、晋冀鲁豫等处传达中央会议精神,主要是纠正土改、整党及新区政策中的“左”的问题。
  〔2〕冯文彬,(一九一〇——一九九七),浙江诸暨人。当时在河北平山县领导土改工作。
  〔3〕整党高潮,一九四七年九月召开的全国土地会议决定在各解放区结合土地改革开展整党运动。一九四七年冬至一九四八年春整党运动形成了高潮,但由于全国土地会议和党的各级领导对农村基层组织中存在的问题估计过重,出现了在实际工作中不信任基层组织,混淆不同性质矛盾,对犯错误的党员干部一律排斥打击的错误倾向。一九四七年十二月,在中共中央召开的会议上,毛泽东指出了整党运动中存在的“左”的错误倾向,此后中央和党的各级领导注意纠正“左”的错误倾向,使运动走上了健康发展的轨道。
  〔4〕工作团,即土改工作团。
  〔5〕中央局,即晋察冀中央局。
  〔6〕毛主席报告,指毛泽东在中共中央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八日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集的会议上的报告。该报告以“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为题,收入《毛泽东选集》(第二版)第四卷,第一二四三页。
  〔7〕弼时尚有一演说,指任弼时一九四八年一月十二日在西北野战军前线委员会扩大会议上的讲话。讲话以“土地改革中的几个问题”为题,收入《任弼时选集》第四一三页。
  



 
 

2007/09/10

周恩来致邓颖超(一九四八年二月二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