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致邓颖超(一九五〇年一月十二日)

 




  
  〖正文〗
  
  超:
  明早将到满洲里。何谦告诉我说,给小超同志写几个字带回去。谢谢他的关心,我马上提起笔来写信。
  沿途平安,堪以告慰老婆。九日夜开车后,即解衣就寝。五点半到天津,黄敬〔1〕等人上车问事。十日十时起床,车过开平、滦州、昌黎、榆关;出关后又就寝,晚十时再起,直至十一日五时半始到沈阳。在沈停三小时,见高岗、林枫〔2〕、李卓然〔3〕等同志,八时半加入富春〔4〕、欧阳钦〔5〕等同志继续北行。十一时就寝,一睡十一小时,直到晚十时始起床。当夜十二时半抵哈尔滨,在哈停三小时,洗了一个澡。十二日三时半离哈,五时就寝,十时起床,准备今晚十时就寝,回至常人常轨。如能睡至明早六时起床,则七十八小时的行程,我睡了三十六小时,当不算少了。这是你最开心的事,特此告你。
  途中并不太冷,我的大衣有点太沉重了,且显得臃肿,但既穿上身,就不必再改。过哈尔滨后,北满高原,气候转暖,且未下雪,于今春生产,恐大有影响。闻兴安岭北,则气候特寒。已入夜中,不能探知雪景究如何了。
  所带书报,尚未打开细看。翻了翻雪声纪念册〔6〕,觉得你应该写封信给雪芬〔7〕,鼓励她多多学习力求进步才对。
  到满洲里不知能否遇到女儿,她回至北京当能告你。
  许多人都问到你的健康。希望你由于我的离开,能得到一个月的安心休息。回来后,能看到你更加年轻,那将如何快乐?!
  再见,我的老伴!
  周恩来
  一九五〇·一·十二晚
  
  今晨五时起,六时得满洲里电话,萧华、家康〔8〕已在站等候,大约女儿〔9〕也在那里了。
  十三晨六时又及
  
  〖注释〗
  
  〔1〕黄敬(一九一一——一九五八),浙江绍兴人。当时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天津市市长。
  〔2〕林枫(一九〇六——一九七七),黑龙江望奎人。当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共中央东北局副书记,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
  〔3〕李卓然(一八九九——一九八九),湖南湘乡人。当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宣传部部长。
  〔4〕富春,即李富春。当时任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重工业部部长。
  〔5〕欧阳钦(一九〇〇——一九七八),湖南宁乡人。当时任中共旅大市委书记。
  〔6〕雪声纪念册,指上海雪声剧团出的纪念册。
  〔7〕雪芬,即袁雪芬。
  〔8〕萧华(一九一六——一九八五),江西兴国人。当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委员。陈家康(一九一三——一九七〇),湖北广济人。当时任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国际部部长。一九四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萧华、陈家康率中国民主青年代表团出席在匈牙利召开的世界民主青年第二届代表大会,之后又在欧洲几个社会主义国家进行了访问活动。一九五〇年一月六日,代表团从莫斯科归国,适逢一月十日,周恩来率中国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协助毛泽东与苏联政府谈判,一月十三日在满洲里车站相遇。
  〔9〕女儿,指孙维世。当时为中国青年代表团的翻译。
  



 
 

2007/09/10

周恩来致邓颖超(一九五〇年一月十二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