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五〇年一月二十一日)

 




  
  〖正文〗
  
  来:
  你走后,我之紧张忙碌,非你所能想象的。今晚是有意识地给自己放一下假,又恰值礼拜六,楚平回家了,刘昂〔1〕、陈浩〔2〕亦去过礼拜六了,李琦〔3〕已南下,后西花厅显得寂静得很,于是掀起了我对远人的怀念,提起笔来写几个字给你。
  首先告诉你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在月之十八日午夜,我在外面开完会拖着疲乏的身体回来,掀帘走入大客厅,即觉清香扑鼻,遂对楚平说,哪里来的香味?再向里走,发现在花瓶里插着两束水仙花,我马上问小鬼哪里来的这种鲜花?(因北京无此产)他答:“今天人家送来的,还有信。”我赶快到房中看信,乃知是夏静〔4〕赴渝省母,是日由渝飞返北京,她的母亲给我带来的生长在红岩土壤里的新鲜水仙花。我不仅由衷地喜悦,并感激红岩房东芳邻的刘太太〔5〕的深厚友谊。我马上折回到客厅去,从瓶里拿出那两束水仙花,抚摩着她,欣赏着她;花从重庆红岩来,又把我的脑思带回到重庆红岩去。三年红岩,一切往事萦绕脑际,历历如在目前,我的心情复杂,对花无言,半晌才迸出一句“百感交集”语。楚平复,快呼人换水来把花儿分插在两个花瓶中,以此来打破自己的万感心绪。可惜你没有在家,如果你在的话,你一定和我具有同感,而且是最能了解我的心情的人。没到过红岩的人,固不能了解。即于次晨我高兴地告陈浩、刘昂时,她们听着看着花儿亦不过乐乐,平淡处之。我真是奇怪,她们对红岩何其薄耶?可惜花儿不能久留待你归来。为此特寄三枝给你,到时水仙花想已干萎,但终是来自红岩土壤里的花,或能余香犹在吧。望分一枝给女儿〔6〕,把我的想念和祝福托花儿带给她!望分一枝给何谦,谢谢他的关心和提醒,我才能够收到你在旅途写给的一封家书。
  你走后,我是倍加忙碌,因大姊〔7〕入院治病,区大姊〔8〕又南下,妇联和党组,里里外外一揽子都交给我。说不上休息。所好的,就是夜眠安静,不再提神吊心地挂着隔房犹有未眠人,仅此一点安静而已。待你回时,我只要不加病就好了。年轻的希望,还是还诸你罢。望你忙中注意休息!
  女儿未出我料留下了,我很高兴十年后她能在莫斯科有助于你的工作,虽然这次没有我。匆匆。祝好!
  超
  一月二十一日晚
  
  〖注释〗
  
  〔1〕刘昂,当时任政务院总理办公室秘书。
  〔2〕陈浩,当时任政务院总理办公室秘书。
  〔3〕李琦,一九一八年生,河北磁县人。当时任政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
  〔4〕夏静,饶国模的女儿。当时是国家计委工作人员。
  〔5〕刘太太,即饶国模。抗日战争时期,十八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驻地红岩村十三号的房东和邻居。其弟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其三个子女都是共产党员,她受弟弟和子女的影响,思想进步,同情支持革命,是一位有爱国心和民族感情的妇女。一九三九年五月,日军轰炸重庆,十八集团军在机房街七十号的办事处驻地被炸毁。饶国模拿出她在重庆郊区红岩村大有农场的地皮供办事处盖房子,并将自己的部分房屋租借办事处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
  〔6〕女儿,指孙维世。
  〔7〕大姊,指蔡畅。当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主妇女联合会主席。
  〔8〕区大姊,指区梦觉(一九〇六——一九九二)。海南人。当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主妇女联合会秘书长。
  



 
 

2007/09/10

邓颖超致周恩来(一九五〇年一月二十一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