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在表演民族舞蹈方面多做贡献”

 




  崔美善

  那是三十年前——一九六一年元旦的事情,我在中央歌舞团任独舞演员,我们歌舞团的同事们都在高高兴兴地准备过新年。元旦那天的下午,团领导孟盂同志兴奋地对我说:“美善同志,我们有一个新的任务,元旦的晚上到中南海紫光阁,给周总理以及其他中央首长演出。向周总理演出你的《长鼓舞》。你带着长鼓,还有乐队也“一起去。”傍晚时分,我和孟团长以及给我伴奏的民乐队的同志一道到了紫光阁。一进大厅,就看见许多熟悉的面容:陈毅副总理,罗瑞卿总长、邓大姐和王光美同志等。他们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他们都在等待着敬爱的周总理的到来。过了一会儿,周总理步人舞厅。这时,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周总理满面笑容地同大家一一握手。那时,我的心情是多么地激动啊!心里暗暗地想:我一定好好地向周总理和其他中央首长汇报演出。
  孟团长告诉我,让我背着长鼓,在大厅表演《长鼓舞》。在我内心里充满了幸福的喜悦之感。
  当时跳舞的场地,不是舞台,而是一个大舞厅。四周有大圆柱子。气氛非常热烈。我就在舞厅的一块空地上表演。
  我带着对周总理和其他中央首长的崇敬和激动的心情,面向周总理跳完了《长鼓舞》。当我表演的时候,场内非常安静。我的舞步达到高潮时竟转了四十多圈。这时,在场的首长给我热烈鼓掌。汇报演出结束后,周总理亲切地拉着我的手,要我陪他跳舞。我那时来不及擦汗。一边跳舞,周总理一边对我说:“你跳得很好,民族风格很浓!也有丰富的生活气息!”周总理接着说,“我国是多民族的国家,今后多创造一些民族舞蹈。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民族的传统,努力发展民族舞蹈艺术。”还鼓励我说:“愿你在表演民族舞蹈方面多做贡献。”我亲自聆听了周总理的这番教诲,心里非常激动。
  我兴奋地对周总理说:“我一定不辜负总理的期望,继续努力提高,演好民族舞蹈!”周总理满意地点点头。周总理还说:“我喜欢朝鲜音乐。朝鲜舞蹈也很美!”因那天晚上跳舞时,用朝鲜音乐伴奏的。所以,周总理特意讲了这番话。
  那天晚上,我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之中。周总理的亲切话语和给予我的鼓励,使我一直处在激动和兴奋之中,一夜难以入眠。
  我暗暗地下决心,要加倍地努力学习井进一步提高演出水平,以报答周总理对我的亲切指教。平时,每当我遇到困难时,想起周总理的教诲,便能鞭策自己继续前进。
  在发展我国的民族舞蹈艺术方面,周总理一向是十分关心的,在具体的表演艺术方面,周总理一直反对生搬硬套的做法。一贯耐心地教导我们在表演艺术上也要做到舍其糟粕,取其精华。记得有一次,中央歌舞团演出安徽民间舞蹈《花鼓灯》。在一个舞蹈动作中,男演员托举女演员。周总理看后说:“民族舞蹈的表演形式,要真正反映民间的生活习俗,托举女演员这个动作下大合适。”周总理建议,以后表演时不要再作托举动作了。
  过了一些日子,周总理又有一次机会观看了《花鼓灯》。在表演中仍保留了男演员托举女演员的动作。周总理看后,亲自走到后台找艺术团团长,问团长:“为什么仍要托举?为什么还不改掉呢?”并再次劝导说,托举女演员的动作不符合农民的实际生活。
  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终于改进了这个动作。使这个舞蹈更接近于民间生活的实际,符合民间生活的习惯。
  我想,周总理的建议是完全符合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舞蹈艺术也同其他文艺创作一样,理应来之于群众,又要服务于群众的。从群众中来又要到群众中去,这是我们党历来的优良传统。我是十分赞赏这样的方针的。
  我心里想,周总理日理万机,国家大事如此繁忙,还能抽出时间关心和指导这样一个舞蹈表演艺术方面的小小的动作。一直关心到改进为止。
  周总理不但关心发展民族舞蹈的大的方针政策问题,而且还经常关心基层的工作和艺术团的情况。每当我陪他跳舞时,总理都要问起团里的工作情况和演员的意见等。有一次,当周总理知道团里没有搞好工作方针任务时很生气,并耐心地指点和出主意。他总是关心和鼓励大家把工作搞好。
  现在口想起周总理对民族舞蹈表演艺术的关心和指导,使我感慨万千。五十年代,在周总理的关怀下,我国的民族舞蹈艺术事业达到高峰。
  一九七六年周总理不幸病逝。到了八十年代,我国的民族舞蹈真是处于低潮了。人们一味追求“现代派”、“迪斯科”,很少有人问津民族舞蹈的发展和前途。看到这种状况,我这个从事民族舞蹈表演艺术几十年的演员,内心里充满忧虑和不安。我是多么渴望我国的民族舞蹈艺术能遵循周总理当年的教导,更快地繁荣和发展起来啊。
  我们想念您啊,敬爱的周总理!
  一九九一年五月十日



 
 

2007/09/10

“愿你在表演民族舞蹈方面多做贡献”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