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剧是大有发展前途的”

 




  陈伯华

  汉剧是具有三百年左右悠久历史的古老剧种,在辛亥革命前后曾出现过一个蔚为壮观的繁荣局面,但到解放前却奄奄一息,濒于衰亡的危境了。解放后,党的“双百”方针使调残的汉剧获得了复苏和新生,发展和兴旺。其间周总理对汉剧无微不至的关怀及指导,如春风春雨般及时地赋予汉剧以盎然的生机、蓬勃的活力和旺盛的生命。
  一九五二年的深秋,国庆前夕,崔鬼同志率领中南地区戏曲代表团赴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会演。汉剧代表队演出了《宇宙锋》、《打花鼓》、《战樊城》等戏。其中《宇宙锋》获演出二等奖。《战樊城》获荣誉奖,《打花鼓》获观摩演出奖。我因主演《宇宙锋》而荣获演员一等奖。一天,周总理到代表队驻地看望大家。他平易近人地坐在大家中间,询问了汉剧的源流、曲调、行当以及剧团的筹建工作后,亲切地对我说:“陈伯华同志,你一个《宇宙锋》的演出就反映了汉剧艺术的丰富。你是有功劳的,汉剧是大有发展前途的。”
  自此以后,周总理常看汉剧的演出,并且非常喜爱。只要是汉剧进京,或者周总理到武汉,或者在外地遇上汉剧的演出,他总是兴致勃勃地赶到剧场观看。他常常是带一个警卫员悄悄进场,坐下就看,从不惊动大家。有一次,周总理路过武汉,我们武汉市汉剧团正在省府礼堂演出《张羽煮海》,快演完时,我们发现周总理静悄悄地不引人注目地坐在剧场角落里,大家顿时欢腾起来。他连忙走到后台,亲切地问候大家,并对我和其他同志说:“我作为一个观众,给你们提一个意见。戏曲乐队在正台口伴奏,声响太大,压住了演员的演唱,也影响了观众听戏看戏的效果。我看是不是可以把乐队搬到侧幕里面去。”我们遵照周总理的指示做了,果然效果很好。
  周总理常常因为政务繁忙,一出戏要分几个晚上才能看完。一九五二年,国庆十周年的晚上,我们在北京“长安剧场”演出献礼剧目《二度梅》。周总理在接见外宾和观看焰火后,兴冲冲地赶来观看。看完后,他上台和演员一一握手、照相。然后走到后台,象老熟人一样向大家问长问短。周总理有着惊人的记忆力。我的琴师刘志雄、化妆师徐福林和一些老演员他都认得,并能叫出名字。他笑着对大家说:“你们的戏演得很好,我分几个晚上看完了,非常喜欢。但我要提一个意见,你们演的是少数民族的戏,少数民族的帽子上不要安尾巴。这样对民族团结不利。”
  记得这次赴京演出的一天上午,我们和首都文艺界同行举行了座谈。不知谁拿来一份《人民日报》,上面刊载了一篇署名石千山的文章:《传奇的艺术——评陈伯华同志主演的<二度梅>》。文章见解独到精辟,是建国以来该报第一次发表有如此分量的评介汉剧的大块头文章。这位石千山同志是谁呢?后来我总算了解到,原来是敬爱的周总理观看了我们的演出后,他亲自召见了文化部领导以及首都各报的负责同志,并对他们说,“要宣传汉剧的演出。”当时《人民日报》社长邓拓同志汇报说:“我报已予以报道了。”因为在一般情况下,《人民日报》对赴京演出的剧团只报道一次。总理马上又说,“像陈伯华这样的演员,可以破格宣传。”于是,邓拓同志当晚便挥笔疾书,第二天就在报上发表了署名石千山的那篇文章。
  周总理不仅喜欢汉剧,不时给予指示,而且非常关心和重视汉剧培养接班人的问题。记得还是在一九五七年,我们巡回演出到北京。一天我们在文联大楼小礼堂汇报演出。周总理穿一件旧汗衫,手拿一把芭蕉扇赶来观看。他老人家从来不让别人给他留座位的,哪里有空座便坐哪里。看完后,他很高兴。我还没卸妆,周总理便语重心长他说:“陈伯华同志,你演得好,我希望你能培养出三个陈伯华出来。”
  除了具体的及时的指示外,周总理还亲自对汉剧的发展作长远的战略规划。一九六○年秋,我在北京参加全国旦角名演员讲习班。一天,我接到通知:周总理和邓大姐邀请我和袁雪芬、常香玉、红线女去中南海他们的家中赴宴。傍晚,周总理准时派车来接我们。因为周总理临时有一个外事活动,接外宾去了,邓大姐亲自在家门口欢迎。她热情地招呼大家坐下,说:“总理早就想单独请你们,一直没空,这次正好你们都在北京,机会难得。总理是非常关心文艺和你们这些艺术家的。”这时,周总理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大家立即站起来。周总理连连摆手,说:“坐下坐下,别客气。”他在空座上坐下,不时招呼大家吃菜,并亲自为大家夹菜,和大家谈笑风生。他询问了各人的情况和剧种的发展现状,对我说,“汉剧源远流长,对京剧和许多剧种都有过很大的影响,这是有资料有根据的嘛。全国十三个省有汉剧,这个古老的剧种是有发展前途的。主席也说了嘛。”接着他笑着说:“你是中南地区的四大名旦嘛”。(另三位指,常香玉、红线女、尹羲)最后,他又认真地对大家说:“全国主要剧种都应该各自建立剧院,形成艺术中心,以便更好地发展地方剧种,全国要建立八大剧院,你们都当院长,由中央直接批准。你们回去后要积极筹备,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可以直接找中央。”就是在周总理亲自规划和指导下,我们湖北省于一九六二年元月建立了以我为院长,吴天保、胡桂林为副院长的武汉汉剧院,名称便是周总理亲自定的。
  武汉汉剧院的建立,使全国汉剧有了一个艺术中心,对促进和推动全国汉剧艺术的发展起了深远影响,汉剧又出现了一个繁荣的时期。
  如今,周总理逝世已经整整十五年了,但他那伟大领袖的远见和气魄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尤其是当今,在改革开放的年代,汉剧艺术的发展,碰到了不少新矛盾和新问题,处于“不景气”的状态之中。但是一想到周总理那和蔼慈祥的音容笑貌,以及他对汉剧的亲切指示和深切关怀,我顿时就勃发出了力量和信心。去年,在省、市领导的支持和关心下,我亲自指导成立了武汉市汉剧艺术研究院,我想借这块振兴汉剧的新艺苑,奉献我晚年的全部精力,以促使汉剧雄风再弘扬!



 
 

2007/09/10

“汉剧是大有发展前途的”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