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多培养几个小六龄童呀!”

 




  章宗义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中旬,我们浙江省绍剧团正在萧山演出,那天突然接到通知,不日赴上海作招待演出。
  按预定日期,我们赶到上海,下榻于北京旅馆。上面通知所有演职员不要随意外出。看样子这次演出十有八九是招待中央领导了。我高兴之余不免有些担心,首先是二儿子章金星(小六龄童),当时只有八岁,似懂非懂,要紧关头不知他听不听使唤。尽管他跟我演出五个年头,在《闹天宫》中扮演罗猴也挺机灵,然而毕竟年幼无知,倘出了洋相,岂不误事!谁知我把这担忧告诉他时,这小家伙竟然闪眨着小眼睛对我说:“爸爸,我一定听你的话,做只乖小猴。”
  孩子算是说定了,却又遇到了别的小意外。那是次日一早,我们乘车去当时的中苏友好大厦小礼堂“踏台”。开始排演一段开打,不知道什么原因,许是情绪太兴奋或者是紧张,扮演神将的韩一虎,手持单刀,与我交架,一失手,就劈了我鼻于上一刀,疼得我猛地跳将起来。韩一虎一见这情景,紧张得脸色发白,连连问我:“还能演出吗?”我宽慰他说:“不要紧,只是一点皮伤。”他这才放心了。
  十二月二十四日晚,演出准备定当,但我依然紧张,不知来看演出的是哪一位中央首长,后台已经化妆穿戴完毕,而我还是按照自己平时的习惯,在登台前五分钟开始描金粉。因为这金粉是用麻油调的,调得过厚,不起光亮,只能调得薄一些。但描得过早,便会流掉。所以,不到时候不描。而这时候,有人兴冲冲地跑到我的身边说:“门口到了许多小车,有一个穿深蓝色中山装的像是周总理。”我一听,有些不信:“你看清楚了?”他说:“不会有错!”这下,我更显得紧张了,那只描金的手再不能控制,总是微微地颤,几次勾眼眶,都勾不准了,只能比往日勾得粗一点。然而这也好,无意中更增添了猴王的一种威美之感。
  这一夜演的是两出戏。先是俞振飞和言慧珠合演昆曲《长生殿》,接下来是我们的川司天宫》。一文一武,也很有特色。演出中,我们把全部心思都集中到戏上去了,适才那种紧张感似乎被平抑下去。在众小猴的簇拥下,我身穿盘龙大蟒袍,头戴紫金冠还插上两根滞洒的雉鸡挑毛,肩垂两条雪白的蝴蝶围,以袖遮面,从上场口疾步走至台前……。美猴王的壳虎雄姿顷刻赢得了台下又一阵热烈的掌声,此时,我已完全进入了角色,心中无半点杂念,全神贯注对付“十万天兵天将”的到来……
  戏演得十分顺畅,下了幕,俞振飞先生就跑过来向我表贺,连声称赞:“演得很好!”帷幕重新开启,台上台下掌声一片。不多时,早有两人抬着一只大花篮送到我们面前,随后是周总理陪着外宾健步走上舞台。我终于看清楚总理的身影了,顿时心猛烈地跳动起来。总理伸过手来,一下子将我握住,我赶忙又用左手将总理的手抚住,总理也立即用左手覆上我的手背,于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使我的眼睛变得模糊了。我听总理说:“我是绍兴人,看绍剧可还是第一次。你们演得很好,外宾看了很满意。”他还问我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岁数,我部一一作了回答。总理又夸奖说:“你的武功不错。”我说:“这是总理对我的鼓励。”接着,他又问到绍剧的曲调,我告诉他主要是「二凡]和[三五七]两种。他点了点头,回身就抱起我的儿子小六龄童,将他擎起,悬空举着。看总理十分高兴的样子,我猜想他一定是感到这小孩在戏中扮演天真无邪的罗猴时大逗人喜爱了。这时,台下掌声雷动,记者连连拍照,许多观众在座位的过道上欢腾雀跃。这当儿,总理又用手拍着孩子并问他:“你几岁了?”小六龄童答道:“八岁了!”总理十分满意地对我说:“文艺事业需要接班人,你要把后一代带出来,多培养几个小六龄童呀!”说着,他放下孩子,走到俞振飞先生那里,握手、谈笑。待到与所有演员握过手后,总理又招呼我和小六龄童过去,他古手抱起孩子,左手紧搭我的腰部,再次让记者拍照留影。临走时,总理又对我说:“这次来观看你们的演出。是陈毅副总理推荐的。欢迎你们到北京来,向毛主席作汇报演出……”



 
 

2007/09/10

“要多培养几个小六龄童呀!”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