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教我们事事想到将来

 




  张骏祥

  (一)
  一九四九年第一次全国文代会将近结束时,周总理召集戏剧界、电影界的各地代表开了一次座谈会,要大家谈谈工作中的问题和设想。我记得电影界的代表们当时提的基本上都是电影厂场房破烂、设备陈旧的问题。当时接收下来的国民党政府所属的电影厂,虽然由于工作人员护厂有力,基本上没有破坏,但这些厂本来就是些寒酸的烂摊子,至于民营厂,更因资金所限,设备极不像样。因此代表们不免偏于诉苦,言下之意就是希望政府能马上拨款来修建厂棚、更新设备。作为一个刚开始做电影导演的人,我当然也是抱的这种心理。我记得很清楚:周总理听完了大家的意见,首先肯定大家所说的都是事实,大家的要求也都是合理的,他相信这些要求不久一定会得到安排和解决。但是他又说(大意):目前我还不能考虑这些问题,因为我现在急于要考虑的,是几十万解放军南下了,南方的蚊子多,战士们没有蚊帐,怎么办?几句话说得大家哑口无言。但是周总理却又提出一个问题,问大家(大意):拍电影要用胶片,胶片的来源怎么解决,你们考虑了没有?代表们谁也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最后,是袁牧之同志老老实实回答:“胶片吗,看来还得进口一些。”总理说(大意):一个时期内进口一些,是必要的;但是,我们将来一年要拍好多部影片,一部影片在全国发行,要印很多部拷贝,这就需用多少胶片?不仅我们自己用,还要考虑到将来朝鲜、越南、缅甸等许多国家,都可能要求我们提供胶片。你们想想这个问题要不要考虑?要不要解决?
  是这次座谈会后,司徒慧敏等同志才大力筹划建立我们自己的胶片厂。而我却是在这次会上第一次领会到周总理的领导艺术,接受了他的教诲;在工作中既要分出轻重缓急,不要眉毛胡子一把抓,又要能高瞻远瞩,对于事业的将来,要从一开始就有所规划,心中有数。
  (二)
  一九五四年苏联举行中国电影周,中国派了代表团去参加,在苏联各大城市轮流放映了《智取华山》、《鸡毛信》等影片。在与观众见面时,少不得要陪着看影片。于是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当时很多苏联观众,一看到银幕上有战争场面就低下头不看。后来我和另两位团员去了波兰参加那里的中国电影周,又发现情况与苏联一样。当时,我国还派了一批导演在苏联学习,见面时他们也向我们谈起这个问题。我们还接到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的信,要我们转给文化部,提醒以后要少拍战争影片。回国之后,代表团进行总结,就把这一条认真地写了进去,建议以后少拍战争片。有位导演因为自己的影片人家低头不看,还开玩笑说:“以后再不敢做战争贩子了。”
  总结交上去没有两三天,周总理就通知全体代表团到中南海开会。他直截了当地指出我们的总结中的这一错误。他说(大意):苏联人民经过残酷的卫国战争,几乎家家有惨痛的损失,他们怕看战争场面。情有可原。但是我们却千万不能因此就不拍战争影片。帝国主义还在封锁我们,蒋介石还在梦想反攻大陆。我们不能放松战争的准备,尤其不能在思想上丢弃战争的警惕性。我们不是要停止拍战争片,而是要大力拍好战争片。
  我们这些原来看了到处画着的和平鸽,就把呼吁和平与和平主义的区别也分不清的人,听了周总理的话,真如醒酬灌顶,清醒了过来。



 
 

2007/09/10

他教我们事事想到将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