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芭蕾舞可不能发胖啊!”

 




  白淑湘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周总理是一九五八年六月三十日晚上,那天是世界著名古典芭蕾舞剧《天鹅湖》的彩排演出。这个舞剧只有世界上有名的大剧院才能上演,它是一个难度很大的剧目,除了要求演员有高超的技巧和优美的舞姿,还要对剧情和音乐有深刻的理解。我当时是即将毕业的学生,同时担任白天鹅和黑天鹅的主要角色。对我来说困难是很大的,但在同志们的共同努力下,在古雪夫专家的精心指导下,彩排圆满成功,我们都沉浸在喜悦之中。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演外国的芭蕾舞名剧,而且成功了,为中国人争了气,为祖国争了光。更使人兴奋的是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在文化部领导的陪同下来看彩排演出。演出结束后,周总理、陈副总理和文化部领导走上舞台接见全体演职员。周总理神采奕奕、精神振奋地对大家讲:“同志们,辛苦了!你们很不简单嘛!这么短的时间就排成了世界经典舞剧《天鹅湖》,我祝贺你们!”总理的话音没落,大家立即欢呼起来了,总理转过身来对我说,“你跳得不错嘛,听说你很用功刻苦,要继续不断努力啊!”我听到总理的鼓励和教导,心情万分激动,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重复的说了几遍:“我一定努力。”周总理与陈毅副总理和我们剧组全体成员合影留念后挥手和大家告别。
  我第二次见到敬爱的周总理是一九五九年的春节联欢会上。晚会主要内容是跳交谊舞,总理很喜欢跳交谊舞,他说:“跳交谊舞可以消除疲劳,还可以锻炼身体,人应该多运动,对身体有好处。”总理的交谊舞跳得很好,舞姿端庄大方、轻盈潇洒。晚会上很多人都想和总理跳舞,我也非常想和总理跳一曲,我的交谊舞水平不高,怕踩了总理的脚,但我还是鼓足了勇气,走到总理面前说:“总理,我请您跳舞好吗?”总理笑着说:“好哇。你是跳芭蕾舞的白淑湘吧!好,我和芭蕾舞演员跳跳。”总理说着站起身来,我们一起走进舞池中央,音乐响起,总理的舞跳得确实漂亮。我怕踩总理的脚,心情有点紧张,也顾不上和总理说话,总理看看我笑着说:“你们学外国的芭蕾舞,要学精了,学到家,这样才能把我们民族的艺术溶合进去,学这门艺术的黄金时代很短,掌握它不容易,要精益求精,成为专家。”听了总理的教导,我说:“我一定记住总理的话,努力学习,争取在芭蕾舞艺术上有所成就。”总理听了我的回答,很高兴地连声说:“好,好!”乐曲结束了,我和总理握手道别,一种幸福感久久环绕在我的心头。
  我第三次见到周总理,是一九六○年秋天。这天晴空万里,清爽宜人。我们去机场欢迎非洲的一位国家元首。外宾的专机还未来,周总理和其他领导人都在机场上等候。总理兴致很高地和大家谈笑、聊天,见到我很关心他说:“噢!天鹅来了,你们排演些什么剧目呀?跳芭蕾舞可不能发胖啊,不然飞不动了,听医生讲喝豆浆比牛奶好,有劲又有营养,还不会发胖。”转过身总理对李先念同志说:“财神爷,他们舞蹈演员,武功演员,两条腿可是不得了,太重要了,你给他们拨些木头,铺在宿舍里保护关节,这是一辈子的事啊!”李先念同志诙谐地笑着说:“总理的话,哪个敢违抗,一定照办。”大家听了高兴极了。从那以后,我们早餐有豆浆又有牛奶。我们中央芭蕾舞团和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宿舍楼地上,都铺上了像人大会堂大宴会厅一样的水曲柳木地板了。总理的话确实实现了。总理那么忙,日理万机地处理国家大事,还时时记着我们这些青年舞蹈演员的生活、学习……。又一次见到总理是一九六三年冬天,我们团到上海南京巡回演出。在上海演出的是《天鹅湖》、《巴黎圣母院》。演出期间有一个休息日,上海文化局在上海市委礼堂主持开了一次联欢会。当时,周总理也刚好在上海,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这个联欢会。参加联欢会的都是上海文化界和各界知名人士,我也参加了这次活动。我印象很深的,是越剧演员王文娟有点“发福”。总理看到后逗乐他说:“这个林妹妹,身体健康了,再不会哭鼻子了。”引起大家一片欢笑声。这天来的人特别多,都希望与总理多跳舞,也很想听总理讲讲。总理说,“交谈、跳舞都要做,咱们先轻松一下,跳跳舞。”听总理说先跳舞,大家都争先恐后要同总理跳。跳过舞以后,总理稍事休息一下,站起来对大家说,“上海及华东地区正在搞现代题材的戏,很多,各种艺术形式都在改革,演现代戏就要做革命人,就要改造自己。我们党的政策是一贯的,党的阶级政策是‘重成份但不唯成份论,重在表现。’请大家不要背包袱,出身不好是可以改造的。我出身就不好嘛,毛主席及中央一些领导人中出身不好的也很多,不要有负担。我们共产党人,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请大家记住这个真理。”总理讲话不长,但很真挚、很诚恳、很亲切。我时时在想象周总理这样伟大的国家领导人,还不忘学习,改造自己,真是我们中华民族学习的楷模。



 
 

2007/09/10

“跳芭蕾舞可不能发胖啊!”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