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幸福的十二月

 




  王丹凤

  十二月,是一年中的岁末,它孕育着新的一年将诞生,春天将降临。
  北京的十二月,总是瑞雪纷飞,银装素裹。在这千里冰封之中,唯有那青松挺拔,做梅吐蕊,把芬芳留给人间。
  我爱十二月,更爱北京的十二月,因为,我曾在北京度过一个终生难忘的“幸福的十二月”。
  那是在一九六○年岁末,我接到上海电影局的通知,让我和张瑞芳、桑弧、秦怡四人立即去北京,参加由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率领的政府代表团赴缅甸访问。这一突然的喜讯,使我思绪万千,心潮难平,激动得夜不成寐。
  我是个从旧社会过来的演员,在旧社会演员是被社会所歧视的,更谈不上有什么政治地位。而今天,在新中国,不仅受到社会的尊重,观众的热爱,还能有机会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代表团出国访问,我亲身感受到党和政府对我们文艺工作者的关怀和重视。所以,这次去北京的心情不比往常,是格外的兴奋。
  我们四人到了北京,才知道这是个四百人的大型代表团,有各方面的代表人物,还有北影、八一、长影等电影厂的寻演、演员参加。老朋友相见,分外亲切,招待所里一片欢声笑语,热气腾腾。他们都说:“哎呀,你们要早来两天就好了,前天晚上周总理接见并宴请我们全体代表团成员,就缺你们上海几位呢!”
  离赴缅甸只剩没几天了,一天上午,团里没有安排活动,我和瑞芳、秦怡三人去东安市场看看,还没有逛上一圈,突然,广播喇叭里响起了急促的话音:“请上海来的电影演员张瑞芳、秦怡、王丹凤注意,请你们听到广播后马上回招待所去,马上回招待所去!”这时,我们三人都愣住了,什么事?谁也摸不透。此时此刻,也只能急匆匆地寻找出口处,赶紧回招待所。
  “你们总算回来了!”桑弧导演着急他说:“刚才总理办公室打来电话,要我们上海来的四个人在招待所里等,一会儿就派汽车来接我们去中南海,总理要接见我们。”
  听了桑弧导演的一番话,我简直难以相信目己的耳朵,这难道是真的吗?我太幸运了。
  当我们坐上总理办公室秘书来接我们的汽车,驶进绿荫葱葱的中南海时,我的心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我真想这车开得慢一点,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进中南海——十亿人民的心脏,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办公和生活的地方,我要把这里的一草一木看个够,可是我又嫌车子开得太慢,因为我迫切地想早一刻见到敬爱的周总理和邓颖超同志。
  汽车在一座宁静的小院里停住。周总理和邓大姐已经在客厅里等我们,我们赶紧上前,总理和邓大姐与我们一一握手,招呼我们就座。
  我是第一次来到周总理的家,又是第一次见到敬爱的邓大姐,心里不免有点紧张,可是当我握着邓大姐温暖的手,望着她慈祥的笑容,和蔼可亲的神情,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
  周总理笑着跟我们说:“你们没能赶上前天的宴请,今天我和邓大姐请你们吃一顿家常便饭。”
  总理亲切的话语,像一股暖流,溶入心田。我们的总理,日理万机,操劳着国内外的大事,工作如此繁忙辛劳,然而,对我们上海代表没有赶上宴请这样一件小事都想得这么周到,这么细致入微,特地在百忙中把我们请到他家中做客,陪我们吃饭。面对这样一